精彩小说尽在复联小说!

首页资讯›林诉唐湘(花下酒中客)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花下酒中客)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

林诉唐湘(花下酒中客)全本免费在线阅读_(花下酒中客)完结版免费在线阅读

《花下酒中客》

叶也爷

古代言情 唐湘 林诉

火爆新书《花下酒中客》是由网络作者“叶也爷”所编写的古代言情小说。作者“叶也爷”创作的主要内容有:刀剑相交,寒光四射,令人不寒而栗。林中妖魔见此更是不住哀嚎,抱头鼠窜。只见那一袭白衣足尖一点,身子凌空而起,稳稳停在树上,将剑负在身后,面容冷峻,神色清冷。而树下身着黑衣的男子则是半跪在地,略显狼狈地用拇指擦去嘴角的鲜血,抬眼望向树上的男子,缓缓站起了身...

来源:fqxs   主角: 林诉唐湘   时间:2023-01-25 11:35

《花下酒中客》小说介绍

主角是林诉唐湘的精选古代言情小说《花下酒中客》,小说作者是“叶也爷”,书中精彩内容是:黑沉的夜色,如浓墨浸染过一般,连星星都隐去了光辉枫华谷上空被妖气笼罩,且有愈发浓烈之势躺在地上的林诉察觉到妖气的靠近,悄悄睁开了眼,施法让唐湘与李家夫妇沉睡,向后山飞去山林中,一袭白衣如鬼魅般在树间穿行,纯钧剑剑气…

第10章 或许不同

黑沉的夜色,如浓墨浸染过一般,连星星都隐去了光辉。

枫华谷上空被妖气笼罩,且有愈发浓烈之势。

躺在地上的林诉察觉到妖气的靠近,悄悄睁开了眼,施法让唐湘与李家夫妇沉睡,向后山飞去。

山林中,一袭白衣如鬼魅般在树间穿行,纯钧剑剑气裹挟其身,化作白色飓风与一黑影缠上,所过之处,参天大树拦腰折断。刀剑相交,寒光四射,令人不寒而栗。林中妖魔见此更是不住哀嚎,抱头鼠窜。

只见那一袭白衣足尖一点,身子凌空而起,稳稳停在树上,将剑负在身后,面容冷峻,神色清冷。

而树下身着黑衣的男子则是半跪在地,略显狼狈地用拇指擦去嘴角的鲜血,抬眼望向树上的男子,缓缓站起了身。

“收起你的结界,滚出枫华谷。林诉狭长的眼睛不悦地看向树下,略带威胁地说道。

“就凭你?!男子愤恨地看向树上,“妖主的走狗!为祸人间的害虫!还想让我滚?做梦!

走狗?爱妻?

林诉眼底夹杂着一丝打量,试探道“妖主手下有一大将,乃是黑犬精修炼而成,名唤江渊。你如今说我是走狗,倒显得可笑。

“呸!江渊听见这话,眼里是藏不住的厌恶,“谁要给那老妖怪办事!

这厌恶的神色做不得假。但即便不是妖主派来抢夺地诛令,也差点害得唐湘失明。更在深夜来袭,立场不明,林诉依旧不敢放下戒备。何况失踪的金雀还生死未卜,此人是敌是友还未可知。

“金雀在哪?林诉质问道。

“什么金雀?你那只鸟?早被那条蛇精抓走了!你如今找我来要,真有意思!江渊不屑地说。

此人周身并无金雀的气息,看来所言非虚。他所说的蛇精当是顾子陵,看来此事真的与他无关。

林诉收起纯钧剑,足尖一点,又从树上跳下。落地轻盈,却带起一阵劲风。江渊看着,不禁感慨面前这人妖力之强大,恐已达到天妖级别,手中的刀握得更紧。

“你到底是什么人!我怎么记得妖族没你这号人物!江渊抽刀问道。

“无名之辈。林诉不愿与他纠缠,只是警告他今后不许靠近唐湘,也尽早放了佩兰,莫要伤害村里的人。

江渊“老子的媳妇自己疼着宠着还来不及,和你有什么关系?!

林诉“嗯?!!

……

清晨,薄雾弥漫。村里的公鸡迎着第一缕曙光发出高昂的鸣叫,睡梦中的村民便被这叫声唤醒,开始了一天的劳作。

林诉踏着曙光回到屋中时,唐湘还在沉睡。林诉伸出手在唐湘眼上抚了一下,随即打响了响指,解了唐湘与李家夫妇的法术。

“嗯——唐湘翻了翻身,手无意识地搭在了林诉的腿上。

林诉则是低下头,解开唐湘眼上的布,一股中药的清香味四散开来。

在感觉到一丝微弱的阳光后,唐湘伸出手揉了揉眼睛,缓缓在这药香中睁开了双眼。

眼前之人的轮廓逐渐清晰,不多时,唐湘便看见了林诉温柔的注视着她的目光。

“林……唐湘刚想兴奋地叫起来,就被林诉用手指抵在唇上。

“好了便好,莫要大喊,扰了大婶夫妇的清净。林诉眼角带着笑意,嗔怪道。

唐湘尴尬地笑笑,随即撑着手准备坐起,却发现自己的手好像按在了不该按的地方……

“啊!对不起!唐湘赶紧收回摁在林诉腿上的手。

要不要那么丢脸啊唐湘!杀手睡大发了本来就够丢人了!你手放哪呢!大早上揩人家油呢?!

唐湘脸涨得通红,眼睛不知道该看向哪里才能缓解尴尬。

林诉却像是毫无所觉一般,没有做出反应,只是嘴角勾起了不易察觉的弧度,伸出手为唐湘理了理睡乱的发丝。

“起来吧。事情比我想的要顺利多。林诉温柔地说道。

唐湘面带疑惑的挑了挑眉,却也还是跟着林诉起了身。

晨曦穿过云霞,驱散了谷中的薄雾,四周的景物逐渐清晰起来。秋日的阳光照在身上,仿若为女子披上了一件金色的嫁衣。

唐湘眺望远处的山脊,金黄色的枫叶像是一张地毯,从眼前直铺到天际。

“好美!唐湘不由得衷心地感慨。这才是枫华谷该有的样子!

林诉转头看向身边的唐湘欣喜的模样,眼中微光闪烁。

如果江渊可以避开天谴,与佩兰相守,那他们会不会也有和不渡口老人所说的,不一样的结局?

“咦?那个是……佩兰?!唐湘眯起眼看向远处那个挽着一黑衣男子胳膊的女孩。

难不成?唐湘回过头看向林诉,在看到身边那人点了点头后,更加困惑地歪了歪头。

此时的李家夫妇也正巧从屋内出来,在看到自家女儿挽着那妖怪的胳膊时,李家大婶几乎失控地从屋内抽出笤帚,尖叫着抽打江渊。

“哎哎哎!娘!你干什么呢!佩兰拉着他娘的胳膊,一边护着江渊,一边喊林诉过来帮忙,“少侠!你快劝劝我娘!

大婶听到这话,一脸不可置信地望向林诉,连手里的笤帚都因为震惊,掉在了地上。

而老老实实站在那儿挨了大婶一顿打的江渊则是赶紧把笤帚拾起来塞在大婶手里。

李家大婶“!

“哎呀娘!佩兰挽起了她娘的胳膊,“现在我已经好了!这位少侠已经帮我驱过邪了!江渊不是妖怪!相反,江渊还是杀妖怪的大英雄呢!

佩兰调皮地冲着江渊挑了挑眉,江渊赶紧将手里死掉的山鸡递到李家大婶的面前,又吓了大婶一跳。

江渊讪讪地摸了摸鼻子,求助地望向林诉。

“大婶,林诉在众望所归之下开了金口,“李姑娘说的是真的。

唐湘“!

这下轮到唐湘不自信了。唐湘的视线在林诉和江渊中来回打转,却还是想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

昨晚林诉有出去吗?不对,昨天晚上发生什么了?她怎么一点印象都没有?

江渊听着林诉的话,小麦色的脸有些微红,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有种憨憨的傻气。

“进屋吧。李天勤看着面前这情况,虽然也是一头雾水,但毕竟是一家之主,还是端起架子,替众人做了决定。

佩兰听着这话,高高兴兴地叫了声“爹,挽着她娘的胳膊,将一脸震惊的李家大婶拉进了屋。李天勤紧跟其后,唐湘则是望了望林诉和江渊,迟疑地跟在了后面。

屋外的林诉给了江渊一个眼神,江渊心领神会,在死去的山鸡身上施了个咒。

“我只能帮你到这。剩下的你自求多福。林诉说道。

“知道。江渊提着山鸡进了屋,向身后挥了挥手“请你喝喜酒!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