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复联小说!

首页资讯›江月张柳岭(江月张柳岭)热门小说_《江月张柳岭》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江月张柳岭(江月张柳岭)热门小说_《江月张柳岭》最新章节在线阅读

《江月张柳岭》

旧月安好

张柳岭 江月 江月张柳岭 现代言情

强烈推荐热门现代言情小说《江月张柳岭》,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旧月安好”。小说无错版梗概:江月在看到他,在那乖乖站着。施念开口:“柳岭,江月要拜我为师。”张柳岭从她身上移开视线,看向施念:“是吗?可你时间不是很充足。”“没关系呢,我时间上应该没有多大问题...

来源:hj   主角: 江月张柳岭   时间:2023-01-15 14:21

《江月张柳岭》小说介绍

《江月张柳岭》是作者“旧月安好”独家创作上线的一部现代言情,文里出场的灵魂人物分别为江月张柳岭,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江月,适可而止”他眉间积攒着郁意江月终于停止了抽泣声,乖乖的在那边等待着张柳岭沉默了好久,直接挂断了电话施念正好进大厅,看到坐在沙发上的他脸色不对,问了句:“柳岭,谁打来的电话?”…

第8章 弄脏

“江月说你要挑选弟子,问施念姐这里可不可以给她一个机会。

施念在美术界确实很有声望与才华,是目前最炙手可热被人追捧的艺术家。

她笑了“好啊,当然没问题,我昨天还问柳岭江月的成绩呢。

这个时候张柳岭从楼上下来,他穿着黑色家居服,有种慵懒的疏离感,他的目光第一时间落在江月身上。

江月在看到他,在那乖乖站着。

施念开口“柳岭,江月要拜我为师。

张柳岭从她身上移开视线,看向施念“是吗?可你时间不是很充足。

“没关系呢,我时间上应该没有多大问题。

施念是个爱雕琢朽木的反骨,成绩越是不好的学生,越招她喜欢,所以对于江月的拜师,她想都没想,直接答应。

张嘉文也开口“三叔,江月一定会好好跟施念姐学的。

张柳岭到了楼下他们面前“既然你施念姐同意,那就可以。

张嘉文笑,而江月也弯起唇角的甜笑“谢谢张叔叔跟施念姐。

而张柳岭眼里带着一丝冷光看着她。

江月跟张嘉文没有多待,在她们离开后,餐桌上施念开口说“江月这女孩我是真喜欢,要是好好打磨打磨下她,说不定真能够成为我的接班人。

张柳岭听到她这句话,没有抬头,目光只是落在书上,翻着手上的书。

“柳岭,你觉得呢?

“我觉得你时间不是很多,还是多考虑。

施念是个自我的人,一旦决定的事情,不会更改,她笑着说“我肯定会抽出时间来好好带她的。

椅子上的人不再说话,阳光照射在他的面容上。

第二天施念说做就做,迫不及待的给江月安排课程辅导,要她晚上八点到她家来,她好好测下她的基本功。

这一天台风又是大雨,下午四点的时候施念还在外面帮人陈列一个艺术展,因为第二天就要开展了,她无法走开,忙到七点我五十,她在展厅内看了一眼时间,在心里暗叫糟糕。

于是火急火燎的给柳岭打电话。

电话被接听后,施念忙说“柳岭,江月到了吗?

“还没到,怎么了?

他温声问着。

“我这边今晚有些走不开,江月的课你帮我代一下。

那边沉默会问“需要我来接吗?

“不用,可能要很晚,明天要开展。

“好,你先忙。

两人挂断电话,而就在施念挂断电话后,江月冒着风雨来了两人的住宅,她浑身湿透的站在大厅门口,手上抱着画架,眼睛看着楼上下来的人。

而张柳岭也是刚跟施念挂断电话后,听到楼下有门铃声,于是他下了楼,走到大厅,也正好看到全身湿透的江月,用一双湿漉漉且瞳仁黝黑的眼睛盯着他。

“张叔叔。她唤着他,像一只被大雨淋湿的小鸟,需要庇佑。

张柳岭看着浑身湿透的她,看了她半晌,对她说“先上楼吧。

似乎正中她的下怀,她脸上带着笑“好

张柳岭最先转身,而江月则抱着画架,跟在他身后,像只迷路的小羔羊。

在到楼上后,有个保姆在走廊,张柳岭停住对保姆吩咐“给她拿件干净的衣服,带她去浴室洗澡。

保姆看向那女孩,她正站在张先生的身后,也同样在看着她。

保姆莫名觉得这画面很是奇异,因为那女孩很漂亮,立在张先生身后,如一朵娇嫩的玫瑰,实在难以忽视,可张先生对她态度好像很冷淡。

保姆立马应答着“好的,张先生。

张柳岭便不再看她,吩咐完就走了。

江月盯着离开的他,一点也不在意。

差不多三十分钟,张柳岭在画室等待着,他正在改着施念昨天画到一半的画。

“张叔叔。

张柳岭听到声音一回头,便看到她洗完澡还洗了头发,长发披在肩头,身上穿着施念有些不合身的衣服站在那,那T恤几乎没过她大腿,让她整个人显得柔顺和无害。

他只是看了一眼,语气冷淡“那天布置的功课呢。

他侧过了脸,目光继续落在画架上的画上,对那天的事情半字不提,只淡声说着。

那天布置的功课是素描半身像,她有好好完成的。

江月走到他身边,正要将抱在怀中完成的作业交给他,突然电闪雷鸣,江月惊了一下,不小心撞到身边的人。

张柳岭手上正拿着调料盘,被她身子突然的撞击,染料盘直接翻到她身上。

张柳岭想要收手已经来不及。

一瞬间五颜六色的染料洒在江月身上,染料附着在她薄薄的衣服上,衣服紧贴在她胸口,就连她脸颊上都没能避免,

两人都怔住,张柳岭抬头。

江月低头看向自己上身,先是委屈,接着抬脸睁着一双无辜错愕的双眼,说了一句充满歧义的话“张叔叔,你把我弄脏了呢。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