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复联小说!

首页资讯›《重生后,将军她被冷戾王爷娇宠了木槿离》木槿离年泝已完结小说_重生后,将军她被冷戾王爷娇宠了木槿离(木槿离年泝)火爆小说

《重生后,将军她被冷戾王爷娇宠了木槿离》木槿离年泝已完结小说_重生后,将军她被冷戾王爷娇宠了木槿离(木槿离年泝)火爆小说

《重生后,将军她被冷戾王爷娇宠了木槿离》

诸葛翠花

古代言情 年泝 木槿离 重生后,将军她被冷戾王爷娇宠了木槿离

小说《重生后,将军她被冷戾王爷娇宠了木槿离》是网络作者“诸葛翠花”写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详情:” 苏槿儿拍着她安抚着:“大姐,你就相信我吧。” 说着看向一旁的小路:“我们走这。” “二姐,你到底要带我们去哪?”年泝也问了。 “到了你们就知道了...

来源:hj   主角: 木槿离年泝   时间:2023-01-14 17:21

《重生后,将军她被冷戾王爷娇宠了木槿离》小说介绍

古代言情小说《重生后,将军她被冷戾王爷娇宠了木槿离》,由网络作家“诸葛翠花”所著,男女主角分别是木槿离年泝,纯净无弹窗版故事内容,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第10章:别再来挑战本王所剩无几的忍耐“我也可以去砍柴啊”年泝嘟囔着:“不想大姐去被王家笑话”“他们爱笑话笑话去,你都十四了,字还不识得几…

第5章:杀了吧

“槿儿,令东,你们听话,和姐姐先离开京城,等风头过去了,我们再回来。 苏槿儿轻轻摇头“大姐若信我,就随我去个地方吧。 眼看天快黑了,这个时候出城也跑不了多远,苏瑶儿只能跟着苏槿儿走了。 当他们到达目的地,苏瑶儿惊恐的看着眼前的高墙“槿儿,你怎么带我们来宫墙下。 苏槿儿拍着她安抚着“大姐,你就相信我吧。 说着看向一旁的小路“我们走这。 “二姐,你到底要带我们去哪?年泝也问了。 “到了你们就知道了。 苏槿儿带着他们七拐八拐的,终于在宫墙最偏僻的一角不远处停下。 她看着眼前的院子,眼底闪过一丝怀念。 苏瑶儿有些诧异“我在京城这么多年,还不知道这里还有院子。 苏槿儿收起眼底的怀念“我们暂且先躲在这。 苏瑶儿一把拉住她“槿儿,这是谁家的院子啊?能随便进去吗? “这院子我来过一次,没有人住的。 苏槿儿不知怎么解释,随口说了一句,然后一瘸一拐走在前面推开了门。 三人脚步很轻走进去,年泝走在前面四处张望。 因为天黑,他们在门口看不清里面,走到院子中间才能看清屋门。 年泝拉住两位姐姐,神色有些慌乱“二姐,你不是说这里没有人住吗? 苏槿儿也皱紧了眉头。 院子太干净了,她已经好多年不曾来,怎么会这么干净。 当即便做出反应“我们赶紧离开。 姐弟三人刚转身就被十几个黑衣人团团围住。 年泝挡在两个姐姐面前,苏瑶儿抱紧了苏槿儿。 苏槿儿冷静极了,仔细打量这些黑衣人,浑身肃杀之气明显不是一般的杀手。 不过年岸的暗卫都是她一手教出来的,武功套路自是熟悉。 眼前这些黑衣人她看着却是陌生的。 所以这些人不是年岸的人,更不可能是木槿离的人。 那又会是谁?能在她隐秘买下的院子里埋伏。 院子里的烛火忽然燃了起来,所有一切都清晰可见。 察觉到身后有人靠近,苏槿儿敏锐转过身去。 这一看却是愣住了。 是他。 “咳咳.坐着轮椅出来的男人掩嘴咳嗽着,月白色的长袍在烛火下透着几分冷厉的气息。 男人生了一张妖冶的脸,却透着几分病态的白皙。 苏槿儿强压下心头的复杂,镇定看着男人。 “你们是什么人? 苏瑶儿赶紧道歉“对不起对不起,我们走错路了,这就离开。 年泝还有些诧异看着轮椅上的男人,那不是昨天苏槿儿让他从乱葬岗背到相王府的男人吗? 不就是小王爷年泝。 “青鸟。男人清冷的声音透着冷厉“杀了吧。 青鸟眉目一凛,给周围黑衣人使了个眼色。 苏瑶儿吓得拉着年泝跪下哀求“求您不要杀我们,我们真的只是走错路,我们会立马离开的,求您了。 苏槿儿却是愣住了,昔日爱笑爱闹的小男孩,怎么会变得这般阴郁冷漠,就因为他们进来了这个院子,就要杀了他们? 看着轮椅上的男人决绝转过去,她上前一步扬声“是木槿离让我们来这里的。 木槿离三个字成功让所有人都停下了动作。 轮椅上的男人更是脊背一僵,好一会才转动轮椅。 那双星冰冷的星眸多了一丝情绪,是怒火。 “她的名字,你不配喊。 苏瑶儿吓得一个劲拉苏槿儿的衣裙。 苏槿儿却像感觉不到一样,直直看着轮椅上的男人。 她没有被男人强大的杀意吓到,冷静从容的开口“木槿离是我们姐弟三人的救命恩人。 木槿离三个字她刻意咬重,语气里满是尊敬。 也就是这样一句话,年泝浑身杀意渐渐散去。 半晌后,男人垂下眼帘“青鸟,让他们出去。 不再是杀了,年泝已经给了他们活路,就因为苏槿儿一句,木槿离是恩人。 苏瑶儿连连磕头道谢,起身拉苏槿儿示意她离开。 天都黑了,他们离开又能去哪,而且木槿离还在外面找他们。 苏槿儿没有动,依旧看着男人“我们要留在这。 年泝看都没看她一眼,语气冷漠“滚。 “槿儿,我们走吧。苏瑶儿声音都在颤抖。 年泝都有些害怕了“是啊二姐,我们另外找地方藏身。 可苏槿儿打定主意要住在这,这里是她买下的院子,没人比她更清楚,此处有多安全。 她腿上还有伤,苏瑶儿是弱女子,年泝还是孩子,他们这样出去无疑是死路一条。 青鸟走到苏槿儿面前,还算客气“请你们离开。 苏槿儿越过青鸟,依旧看着男人“木槿离以前和我们说过,若是今后遇到难处,可以来此处栖身。 年泝这才抬起眼帘看向眼前的三人。 和他说话的女孩脸上脏兮兮的,但一双眼睛明亮又好看,特别是说话时的神情,让他熟悉得心揪疼。 “咳咳. 眼看男人又咳嗽,青鸟赶紧过去“主子,夜凉了,您还是进屋吧。 男人抬起手,咳停了才看向苏槿儿,星眸里不带一丝感情“多久? 苏槿儿一愣“什么? “住多久? “她说住多久都可以。 年泝最终妥协了,但不是对姐弟三人,而是对木槿离。 轮椅转过去的瞬间,传来男人冰冷的声音“别去主院,别动院子里的东西。 苏槿儿没有说话,苏瑶儿和年泝早就吓坏了,一直到黑衣人都消失,这才回过神来。 “槿儿,我们可以留下了?苏瑶儿不敢置信的问。 苏槿儿点点头“我们先去屋子里。 年泝忍不住问“姐姐,真的是木将军让我们来此处的吗? 苏瑶儿也疑惑“我不曾听木将军说过这话啊? 苏槿儿面不改色说道“当日木将军悄悄和我说的,以前没当回事,最近才想起来。 因为当初原主和她在马车里单独呆了一会,说这话倒也不会引起怀疑。 苏瑶儿瞬间泪目“木将军又帮了我们一次。 年泝也叹气“这世道也不知怎么了,木将军如此好的一个人,却落得个一尸两命的下场,老天真是不公。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