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复联小说!

首页资讯›(阮小梨贺烬)阮小梨贺烬最新章节免费阅读_(阮小梨贺烬)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阮小梨贺烬)阮小梨贺烬最新章节免费阅读_(阮小梨贺烬)全文免费在线阅读

《阮小梨贺烬》

白小城

古代言情 贺烬 阮小梨 阮小梨贺烬

热门新书《阮小梨贺烬》上线啦,它是网文大神“白小城 ”的又一力作。在这里提供精彩章节节选:阮小梨还以为是自己受罚了,大厨房的人欺负他们,克扣了她们的饭菜,可低头一瞧,不但没少什么,反而丰盛许多。以往她们两盘菜多是一盘咸菜,另一道会是加些肉沫炒的素菜,但今天的菜,虽然仍旧有份咸菜,可除此之外竟然还有一整只鸡。她一愣:“拿错食盒了?”彩雀还是气鼓鼓的:“没有,这就是咱们的。”既然没被克扣,那...

来源:hj   主角: 阮小梨贺烬   时间:2023-01-14 16:58

《阮小梨贺烬》小说介绍

小说叫做《阮小梨贺烬》是“白小城 ”的小说。内容精选:虽然心里很莫名,可出都出来了,总不好再退回去阮小梨扯了扯嘴角,露出个笑模样来和孙嬷嬷问好,虽然这位长公主的身边人一向瞧不上这溪兰苑,可俗话说的好,伸手不打笑脸人:“给孙嬷嬷拜个早年,您方才说挑什么?”孙嬷嬷也没开口,只斜了斜眼睛,看起来不像个奴才…

第32章

阮小梨其实刚才就猜到了一些,见她眼巴巴的看着自己,有些好笑,又有些心疼,她抬手敲了敲彩雀的脑门“罚你干什么?罚的你走不动路,连饭菜都领不了,我又不能出门……咱们两个要在这屋子里饿死吗?

彩雀还是很自责“姨娘,对不起……我真的没想到会这样……

阮小梨揉揉她的头“好了好了,事情这不都过去了,我本来名声也不好听,不差这一点,快去洗把脸。

彩雀点点头,却又迟疑着不肯走,阮小梨好奇的看过来“怎么了?还有事儿?

“姨娘……彩雀看起来很犹豫,但几个呼吸后,还是小声开了口,“你真的不难受啊?我听说爷问都没问一句就给你定了罪。

阮小梨眼神微微一暗,却笑起来“是有点生气,可谁让那是人家白姑娘的丫头呢……快去收拾一下你自己吧。

彩雀这才走了,阮小梨听着她逐渐远去的脚步声,长长地叹了口气,是啊,谁让那是白郁宁的丫头呢……

彩雀回来的时候,还领了两人的午饭,但脸色不太好看,只是忍着没有吭声,阮小梨有些无奈“这是又和谁生气呢?

食盒被重重的放在桌子上,彩雀随手打开了盖子。

阮小梨还以为是自己受罚了,大厨房的人欺负他们,克扣了她们的饭菜,可低头一瞧,不但没少什么,反而丰盛许多。

以往她们两盘菜多是一盘咸菜,另一道会是加些肉沫炒的素菜,但今天的菜,虽然仍旧有份咸菜,可除此之外竟然还有一整只鸡。

她一愣“拿错食盒了?

彩雀还是气鼓鼓的“没有,这就是咱们的。

既然没被克扣,那彩雀生什么气?

阮小梨很想问她一句,但话到嘴边又觉得没什么必要,因为她多少也猜到了一些——

“是白姑娘特意嘱咐的?

彩雀没想到她一猜就猜到了,泄气似的点了点头,但很快又生气起来“姨娘你不知道,满府里都说她心善大度……这要不是她的丫头,你能被关起来吗?

“凭什么恶名让你背了,好名声都给她了?!

她越想越气,尤其是厨娘们看着她的眼神,活像是她没有感激白郁宁就很不是东西一样!

当时她简直想把食盒里的菜全都扣在厨娘们脸上,可最后还是咬着牙忍了。

再怎么样,她也不能让阮小梨受罚的时候还饿肚子,只是她一肚子气,是真的有些吃不下“姨娘你别管我了,你快吃吧。

她吃不下去是因为自己,阮小梨怎么好意思吃独食,再说她其实也不是很想吃。

但丢是不能丢出去的,也不好剩在盘子里,不然消息传到贺烬耳朵里,大约就不止觉得她心术不正,还要骂她不知好歹。

毕竟昨天的事,他看起来是真的信了。

两人凑活着吃了那盘咸菜,彩雀看着阮小梨那没什么表情的脸,心里又觉得自己很幼稚,总是害的阮小梨跟着自己吃苦。

她咬了咬牙,伸手扯下了一根鸡腿放在了阮小梨碗里“姨娘,奴婢想了想,不吃太亏了。

“咱们不吃别人又不知道,再说了,我觉得那白姑娘就是做给别人看的,说不定就等着咱们不吃呢,到时候咱们一点好处没落着,倒让她称心如意了。

她气哼哼的把一只鸡撕扯开,鸡肉全都放在阮小梨碗里“姨娘,咱们全给她吃了,一口都不剩!

阮小梨看着自己要溢出来的碗,有些无奈的拦下了彩雀“够了够了,这些我可吃不了……剩下的你吃。

彩雀摇头“这只鸡也不大……

阮小梨夹起鸡肉塞进她嘴里“眼睛肿成这样可得好好补补。

主仆两人相视一笑,彩雀不好意思的低下头,阮小梨弹了弹她脑门“行了,别往心里去,我本来也不喜欢出门,之前碍着爷的面子,还总得去惜荷院,现在咱们倒是能理直气壮的窝在屋子里了。

彩雀知道她是在安慰自己,也没拆穿,倒是说起另一件事来“奴婢今天在大厨房,瞧见张管家在买年货呢,好些鸡鸭猪羊鱼鹅,以往也没这么大阵仗……姨娘,你知道为什么吗?

阮小梨一边往嘴里扒饭一边摇头,她很想说不知道,却莫名地想起昨天在梅林遇见的那个一看就不是普通人的男人来……是因为他吗?

彩雀压低声音兴冲冲道“因为今年越国的皇子要来咱们府里过年。

可这些和他们是没什么关系的,就算来的客人身份再尊贵,她们这些妾也不可能露面。

所以彩雀只是单纯的觉得新鲜,新鲜过后就没抛在了脑后。

年关将至,就算布料不好看,可彩雀还是把哪匹像黑又像绿的料子收拾了出来,准备给阮小梨做衣裳。

赶着过年前一天,彩雀新衣裳做好了“姨娘,要不要试试?

阮小梨看了眼颜色,不情愿的摇了摇头,彩雀也不失望“那成,不试的话就这么收起来吧,反正衣服是做好了,旁人谁来也不能说咱们怠慢长公主的赏赐……姨娘,歇歇吧,都写一天了。

阮小梨抻了个懒腰“倒是不累,我只怕写不完。

先前她忙着赶绣活,没来得及写多少,昨天彩雀偷偷溜出去将帕子都交给了绣坊,她才空下来,便赶紧抄了几页书。

彩雀走过来给她揉了揉肩膀“奴婢倒是没想到姨娘还认字,奴婢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

阮小梨有点得意“我会啊,我教你,刚好咱们这有纸笔。

她在纸上写下彩雀两个字,大小不太一致,也有些丑,彩雀仍旧很高兴,拿起来看了看,很欢喜的样子“姨娘你真厉害。

阮小梨被她夸得高兴,虽然知道这厉害两个字完全经不起推敲,却还是笑了“我不止会写字,还会吹箫呢。

青楼里学的才艺都是取悦人的,上不了台面,她临走前,被交好的姐妹拎着耳朵嘱咐,这些本事让她不要拿出来,外头的人讲究的是女子无才便是德。

她便也听话的从来没提,其实就算想提,也没什么机会,毕竟贺烬鲜少和她正经说话。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