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复联小说!

首页资讯›阮小梨贺烬(阮小梨贺烬)火爆小说_《阮小梨贺烬》阮小梨贺烬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阮小梨贺烬(阮小梨贺烬)火爆小说_《阮小梨贺烬》阮小梨贺烬小说免费在线阅读

《阮小梨贺烬》

白小城

古代言情 贺烬 阮小梨 阮小梨贺烬

小说《阮小梨贺烬》是由“白小城 ”所著。主要内容讲述的是:”彩雀还是鼓着脸不说话,阮小梨只好站起来,伸手轻轻戳了戳她的脸:“我这就去行了吧?”彩雀这才高兴了一点:“奴婢也去。”“就走一趟的事儿,你还是赶紧把绣活做了吧。”彩雀也就没再坚持,阮小梨拿着盒子,抬脚出了溪兰苑,想着大冬天的花园里应该没有人闲逛,就想抄个近路,没想到刚拐进梅花林,就瞧见贺烬迎面走过来...

来源:hj   主角: 阮小梨贺烬   时间:2023-01-14 16:58

《阮小梨贺烬》小说介绍

小说叫做《阮小梨贺烬》是“白小城 ”的小说。内容精选:虽然心里很莫名,可出都出来了,总不好再退回去阮小梨扯了扯嘴角,露出个笑模样来和孙嬷嬷问好,虽然这位长公主的身边人一向瞧不上这溪兰苑,可俗话说的好,伸手不打笑脸人:“给孙嬷嬷拜个早年,您方才说挑什么?”孙嬷嬷也没开口,只斜了斜眼睛,看起来不像个奴才…

第26章

彩雀气的一噎,一时竟然不知道该怎么反驳。

半晌她才一把将坠子的盒子扣上“姨娘,咱又不缺这点东西,要是因此被人嘲笑太不值得了!那对主仆本来就瞧不起咱们,这要是舀了……咱绝对不能要,必须给她退回去!

阮小梨觉得这实在是没必要,毕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就算白郁宁本意真的是羞辱她,可这种程度,她并不放在心上。

她话在嘴边,正想说,可一抬头就瞧见彩雀气的脸都鼓了起来,她不由一怔,她的确是被这世道磨平了心气,可彩雀还是寻常孩子,这种事情大概真的很难忍受。

这也不是什么大麻烦,何必要惹她不高兴?

阮小梨无奈的笑了一声,抬手揉了揉彩雀的头“好好好,送回去,等会我就送回去,别生气了啊。

彩雀还是鼓着脸不说话,阮小梨只好站起来,伸手轻轻戳了戳她的脸“我这就去行了吧?

彩雀这才高兴了一点“奴婢也去。

“就走一趟的事儿,你还是赶紧把绣活做了吧。

彩雀也就没再坚持,阮小梨拿着盒子,抬脚出了溪兰苑,想着大冬天的花园里应该没有人闲逛,就想抄个近路,没想到刚拐进梅花林,就瞧见贺烬迎面走过来。

如果只是他一个人也就算了,偏他身边还跟着一个陌生男人,从衣着气度来看,不像是个寻常人。

妾身份尴尬,既不是府里的正经主子,能出来见客;也不是纯粹伺候人的丫头,不必太过忌讳这些。

因此不管是什么原因,但凡见到了外男,都极容易引起流言蜚语,何况她还是那种出身。

她下意识躲了起来,却还是被两人看见了。

“谁在那里?

阮小梨心里叫苦,这眼神也太好了,她犹豫着要不要出去,忽然反应过来说话的人不是贺烬,她心里一松,索性当作没听见,转身就跑。

来人一愣“哎,你跑什么?我又不是坏人。

贺烬被惊动,这才抬眼看过来,却只瞧见一抹艳丽的粉色自梅林里穿梭,很快消失不见。

他脸色一沉,即便没看清那人的脸,可这颜色的衣裳,他用脚趾头想也知道是谁。

青藤没能瞧见人,心里很有些失望“贺兄,你这侯府的女子,怎得如此胆小?你这主人在此,她竟也不理会。

贺烬冷笑一声“兴许是做了什么亏心事,不敢过来。

青藤有些意外,他打量着贺烬,忽然凑了过来,贺烬下意识后退一步,碍着对方的身份不好将嫌弃表现的太明显,可……忽然凑这么近做什么?

“贺兄,你知道这人是谁对吧?可方便为我引见?

贺烬眉头一拧“殿下,你堂堂天皇贵胄,还是莫要什么人都结交的好。

青藤毫不在意“我素来不介意这些,再说这不是你侯府的人吗?又不是什么不三不四的地方出来的,你的人品我信得过。

贺烬眉头拧的更紧了些,却没再开口。

青藤沿着阮小梨跑走的方向看了两眼,面露惋惜“虽然没看清楚样子,但这惊鸿一瞥,足够我确定了,那绝对是个大美人……

他忽然想到了什么,扭头朝贺烬看过来“没听说贺兄成亲,这应该不是嫂夫人吧?

贺烬心里有些冷,阮小梨出现在这里,是凑巧还是有意为之?

莫非是觉得这侯府呆不下去了,打算另谋高就?

然而他心里思绪翻转,面上却滴水不漏“自然不是,我忠勇侯府的女主人,自然要德才兼备才好。

青藤砸吧了一下嘴“你还真是刻板……要我说,合心意最重要。

贺烬不想继续讨论这个话题,总觉得他用不了多久就会再扯到阮小梨身上。

“殿下,母亲还在慈安堂等着,这边请。

青藤毕竟是一国皇子,虽然见美心起,可到底分得清轻重,没犹豫就点了点头,只是不自觉朝着阮小梨消失的方向看了两眼。

贺烬也跟着看了一眼,这个方向再往前有个岔路口,一条通向大厨房,一条通向惜荷院。

不是吃饭的时辰,她自然不会去大厨房……这是又要去惜荷院?明明有小路可以走,却非要走梅林,难道不知道年底下客来客往,这地方人多眼杂吗?

他心里哼了一声,琢磨着以阮小梨爱贪便宜的性子,这一去应该不会很快就走的,他完全有时间去找她算账。

还真是把他的话当成了耳旁风,他可是不止一次告诉过她,没事不许出溪兰苑的。

等送走了青藤,天色已经有些暗了,贺烬婉拒了长公主让他留下用膳的邀请,抬脚朝惜荷院去。

惜荷院已经点了灯,院门口橘黄的灯光衬着还没完全下去的太阳颇有些寡淡,点与不点,区别倒是看不出来。

只是这颜色的光若是点在屋子里,应当能多几分温暖。

然而白郁宁用的是稀罕物件琉璃灯,瞧着比灯笼要亮堂的多,光也有些白生生的。

贺烬不知道为什么,竟然有些失望。

但他很快甩了甩头,将莫名的思绪抛在脑后,抬脚进了屋子,里面静悄悄地,也听不见说话声。

莫非又在刺绣?

他放轻了脚步,却还是惊动了里面的人。

“贺大哥怎么这个时候过来了?还以为你要长公主那里用了晚膳才回来。

贺烬闻声看过去,白郁宁正靠在暖炕上一边看书一边喝茶,姿态倒是惬意懒散,脸上还带着恰到好处的惊讶和欢喜。

然而贺烬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阮小梨竟然不在,难道是猜到了他要来找她算账,才匆匆跑了?

“贺大哥?

白郁宁轻唤了一声,已经坐起来下地穿了鞋子“莫非是我失礼了才让贺大哥这眉头越拧越紧?

她说着伸手过来,想要替他抚一抚,却没想到这一下竟然摸了个空,她不由一愣。

贺烬也有些不自在,他实在没想到白郁宁会忽然和他亲近,他后退了一步,扭开头咳了一声。

“男女授受不亲……我不希望你名声受损。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