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复联小说!

首页资讯›《似是而非》乔以笙陆闯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似是而非》全集阅读

《似是而非》乔以笙陆闯全文免费在线阅读_《似是而非》全集阅读

《似是而非》

根号桑

乔以笙 似是而非 现代言情 陆闯

作者是“根号桑”的热门新书《似是而非》火爆上线,是一本现代言情的小说。其中内容精彩截取:陆闯皱着眉走过来,将朱曼莉从胖女人手中解救出来,语气很不高兴:“你们是我未婚妻的朋友?怎么一个比一个像泼妇?她让你们来的?婚还没结就管东管西管上我了?”“你给我闭嘴!”闻讯赶来的陆家晟爆发的雷霆之怒,震得乱哄哄的场面一时之间陷入寂静。-针剂注入没多久,乔以笙身体里那半股四处乱窜的无名火苗便逐渐平息。...

来源:hj   主角: 乔以笙陆闯   时间:2023-01-13 16:28

《似是而非》小说介绍

小说《似是而非》,超级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主角是乔以笙陆闯,是著名作者“根号桑”打造的,故事梗概:乔以笙的脑子嗡地刹那间空白她和陆闯的关系怎么会曝光了?下一瞬两个女人自行争执起来——“怎么感觉和照片不太像?”“哪儿不像了?不就是本人比照片更漂亮——啊呸,勾引别人未婚夫的狐狸精,丑得一批!”“你把照片…

第028章 缥

女人紧紧地攥住衣服。

粉裙子的胖女人被惹毛“你有本事勾男人!你有本事露脸啊!别躲在底下不出声!

跟在胖女人后面要上前去护的郑洋这时已经发现不对劲。

下一瞬随着衣服的揭开,他看清楚,不是乔以笙,而是朱曼莉。

郑洋驻足,转头望向陆闯。

陆闯皱着眉走过来,将朱曼莉从胖女人手中解救出来,语气很不高兴“你们是我未婚妻的朋友?怎么一个比一个像泼妇?她让你们来的?婚还没结就管东管西管上我了?

“你给我闭嘴!闻讯赶来的陆家晟爆发的雷霆之怒,震得乱哄哄的场面一时之间陷入寂静。

针剂注入没多久,乔以笙身体里那半股四处乱窜的无名火苗便逐渐平息。

之所以说“半股,是因为另外“半股,在注射针剂之前,她强行扑倒了陆闯……

越是不愿意回忆,脑子越是不受控地一遍遍为她循环播放,她对陆闯是如何地死皮白赖。

而得知自己变成这副模样的原因是被人下了药,乔以笙的愤怒也是无以复加的。

谁干的,一点儿不难猜。

甚至能猜到原本下了药之后是有后续的恶心安排的。

如果没有遇到陆闯,她现在的下场不堪设想。

当然,这并不代表,乔以笙愿意和陆闯又一次搅和在一起。

且,现在,多了两个人知道她和陆闯的关系——再不想面对现实,乔以笙也不得不睁开眼。

“醒了?杭菀语气温柔,关切询问,“还很不舒服吗?

乔以笙摇摇头。之前她神志不清间,恍惚听见陆闯称呼面前这个人为“二嫂,想来便是陆闯他哥哥陆昉的太太。

她今天第一次见他们夫妻俩。在此之前仅仅听郑洋、陈老三他们偶尔几次的闲聊中提及过,陆闯的哥哥陆昉从小身体差,不良于行,结婚对象是照顾在他身边好些年的医生。

“没事就好。杭菀收起医药用品,打量她两眼,“你比我高点,也比我瘦点,不过我的衣服你应该也能穿。我去给你找一套。

“谢谢。乔以笙难为情极了,下意识往被子里缩了缩。先前的裙子完全是被她自己扯坏并弄脏的。

“不用这么客气。杭菀笑起来,两只酒窝特别漂亮,“小闯的朋友,就是我们的朋友。

她对陆闯的称呼,令乔以笙极度不适应地默默起鸡皮疙瘩。

头有些胀痛,手脚也有些乏力,但杭菀送来衣服之后,乔以笙还是第一时间换上身。

由于彼时她要得又急又凶,现在遭罪的也是她自己,总觉得有异物感。她怀疑可能弄伤了。

杭菀见她这么快穿好衣服从里间开门出来,连忙迎上前“怎么不再休息会儿?

乔以笙颤着腿说“不了,我想早点回家去。

“你不等等小闯送你?

“我和我男朋友一起来的。

“你男朋友?杭菀略感意外,旋即迅速收敛表情,“噢噢……

显然,她误会了她和陆闯的关系。乔以笙尴尬“谢谢你,我先走了。

“我送你吧,你不认得路。等会儿如果有必要,我可以帮你向你男朋友解释你这段时间的去向。

“嗯。乔以笙点头,再次道谢,“谢谢。

临出门时,杭菀从药箱里取了一管子药膏,塞到乔以笙的手心,低声说“你大概率弄伤了。回去自己抹一抹。最好是去医院让妇科医生做个检查。

“……乔以笙不用照镜子都知道自己脸红得能滴血了,心里纳闷她怎么就瞧出她不适的?

因为她是医生吗?还有,她不是妇科大夫吧?为什么马上能拿出对症的药?

杭菀又叮嘱“即便不做妇科的专项检查,你还是也去做个体检。你被投食的药不是什么好东西,虽然我给你打了针,但为了自己的健康,全面检查清楚很有必要。

两人刚从后庭穿行到前面来,就碰到陆昉。

陆昉长得和陆闯很不像,坐在轮椅里,身体单薄,面容清癯,脸色透着不健康的白。

“仪式是不是快开始了?杭菀自然而然地从乔以笙身旁走到陆昉后面,握住轮椅的两只推手。

陆昉朝乔以笙轻轻点一下头算作问候,然后回答杭菀“出了点意外,推迟了,等通知。

杭菀轻轻喟叹“我早知道不会这么顺利。

乔以笙向他们道别“杭医生你不用送我了,我可以自己回宴厅。

杭菀原本也是想着顺便来和陆昉会和,现在既然陆昉在这儿,杭菀便止步了“好,乔小姐你沿着这条过道直走,之后右拐就到了。

这和乔以笙之前撞见陆闯的地方不是同一条道,进去宴厅后她确认是另外一扇侧门。

宴厅内的气氛乍看之下和她离开时没有什么不同,大多数人应该和郑洋一样,比起陆家的喜事,更在意的是在这场宴席上的社交。

乔以笙找到她之前那个角落里的位置,拾起她的包,既没瞧见郑洋也没瞧见许哲,摸出手机准备打郑洋的电话。

猝不及防一双枯皱的手忽然握住她的手,轻轻抚摸她的手背。

乔以笙吓一跳,抬头。

入目的是一位年过八旬白发苍苍的老人家,胸前扎着可爱的三角小餐巾,笑眯眯地凝注她,感怀道“佩佩,你尚若年轻时美好,我却敌不过岁月的苍老。

乔以笙怔怔然。

很快有个保姆模样的婶婶小跑过来,帮忙拉开老人家的手,向乔以笙道歉“不好意思,他老年痴呆,认错人了,希望没有冒犯你。

老人家像个小孩一样不高兴地撅起嘴“我没认错人,她就是佩佩。

保姆无奈地哄他“佩佩不在这儿,佩佩在给你烤小蛋糕。我现在带你去找佩佩好不好?

老人家开心地拍手“好耶!找佩佩!吃佩佩小蛋糕!

保姆搀着老人家,边走边小声嘀咕“怎么一转头你就不见了?哎,病得这么重,手脚却还很麻利。

乔以笙忽然意识到,他应该就是郑洋口中提及的,脑子越来越不清醒、大概率捱不过除夕的,陆闯的那个爷爷。

正忖着,她猛地被人从身后拽了一把。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