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复联小说!

首页资讯›《似是而非》乔以笙陆闯已完结小说_似是而非(乔以笙陆闯)经典小说

《似是而非》乔以笙陆闯已完结小说_似是而非(乔以笙陆闯)经典小说

《似是而非》

根号桑

乔以笙 似是而非 现代言情 陆闯

经典现代言情小说《似是而非》推荐大家阅读,本小说作者“根号桑”是个网文大神。剧情精彩截取:欲气十足。说话间他还意犹未尽般地舔了一圈嘴唇,更是有种难以言喻的涩情感。乔以笙的耳珠尚残留温热的湿濡,见状轰然烧得灼烫。“你不怕被郑洋发现?”她的口吻携裹一丝她自己也没察觉的亲昵的怪责...

来源:hj   主角: 乔以笙陆闯   时间:2023-01-13 16:27

《似是而非》小说介绍

小说《似是而非》,超级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主角是乔以笙陆闯,是著名作者“根号桑”打造的,故事梗概:乔以笙的脑子嗡地刹那间空白她和陆闯的关系怎么会曝光了?下一瞬两个女人自行争执起来——“怎么感觉和照片不太像?”“哪儿不像了?不就是本人比照片更漂亮——啊呸,勾引别人未婚夫的狐狸精,丑得一批!”“你把照片…

第016章 绯

乔以笙握紧险些掉落的手机,极力稳着喉咙道“没事阿洋,是我厨房还在烧水准备做饭,先这样。

匆忙挂断电话,她推开陆闯的恶意作弄。

“怎么不让他继续听着?陆闯后退一步。

他总算不光着了,但只穿了裤子,皮带没系,裤腰处的那颗纽扣是松开的,拉链拉得含糊,松松垮垮敞开一截。

欲气十足。

说话间他还意犹未尽般地舔了一圈嘴唇,更是有种难以言喻的涩情感。

乔以笙的耳珠尚残留温热的湿濡,见状轰然烧得灼烫。

“你不怕被郑洋发现?她的口吻携裹一丝她自己也没察觉的亲昵的怪责。

“你怕?陆闯反诘。

既然做得出来,乔以笙怎么可能怕?何况她没有对不起郑洋。

她只是觉得,这么快曝光就没意思了。她还等着看郑洋要把她当傻子一样骗到什么时候。

“你和郑洋可真是好兄弟。乔以笙语气凉凉透着讽意。三番两次下来,显然他比她更热衷于刺激郑洋。

陆闯身形斜斜倚在沙发里“不好的话,我现在怎么会在这?

乔以笙怪好奇的“你和郑洋为什么这么塑料?

她还记得,那年跟着郑洋一起去寻找许愿沙的人里,也包括陆闯。由此来看,他们兄弟几个应该算过命的交情。

故而从前听闻郑洋和陆闯面和心不合,她没信。她认为只是因为郑洋和陆闯关系不如郑洋和其他几个人亲近,才生出的传言。

陆闯的眉眼隐匿在背光之中,声线变得冷淡“你的锅快爆炸了。

经提醒,乔以笙暗道一声糟糕,飞快冲进厨房。

锅里的水沸腾不已,烧干了大半。

乔以笙重新倒进去些。

她拆意面的时候,冷不防陆闯的手伸来,多抓了一把扔锅里。

乔以笙转头。

陆闯嘴角挑着欠欠的弧度“出力气让你爽的人是我,我比你更饿。你好意思只煮你自己的份?

“……乔以笙想怼他“好意思,可终归是转回头,沉默地搅拌锅里的面。

陆闯倚着门框,饶有趣味地欣赏她的耳朵从发丝的缝隙间泄露的难为情的绯色。

一直到吃完这顿简餐,乔以笙才成功送走这尊大佛。

送走大佛,她依旧没个消停,进卧室收拾狼藉。

拆枕套和被褥时,乔以笙发现那个玻璃罐被摆回了床头。

陆闯干的?

乔以笙蹙眉,不悦地薅过玻璃罐,扔进纸箱里,计划趁着这个机会把屋内所有关于郑洋的物品一并清理掉。

欧鸥在这个时候到访,专程前来送还昨晚她落在夜店的外套。

乔以笙刚给欧鸥打开门,欧鸥就蹿进来四处打量。

最后欧鸥瞥过那脏了的被褥和丢在垃圾桶的用过的套,表情意味声长“乖乖,战线拉得很长噢,从昨晚持续到现在。

“什么跟什么啊。乔以笙推她回客厅。

“已经是有正常X生活的人了还害羞呢。欧鸥俨然一副得见自家女儿终于出息了的老母亲架势。

乔以笙否认道“没有害羞,也没有从昨晚到现在。

欧鸥揭穿“我在你家楼下,想打电话问你在不在,就看见陆闯刚刚开车离开。

乔以笙指着桌上还没洗的碗“他赖在我家蹭饭,所以拖延到现在。

“噢?欧鸥以一种“我就静静看着你狡辩的眼神注视她。

乔以笙无语凝噎,推了她一把“既然来了,帮我一起搞卫生。

欧鸥蹲身在纸箱前,拿起那罐许愿沙,有点感慨“也不怪你瞎了眼。当初郑洋确实怎么看怎么对你用心。

乔以笙将被褥塞洗衣机,摁下启动键,不置一词。

欧鸥放回许愿沙,不厚道地说“好期待郑洋知道你和陆闯现在的关系,会是什么反应。

乔以笙“……

欧鸥摸摸下巴自行猜测“郑洋和陆闯这么多年兄弟,那次他的命也多亏了陆闯才救回来的,估计也不会大动干戈。

乔以笙困惑“什么郑洋的命是陆闯救回来的?

欧鸥搭住她的肩“你当时眼里只有郑洋,跟着郑洋那辆救护车走了,所以没听到陈老三跟我们说的详情。

“他们几个男生不是和郑洋走散了吗?是陆闯最先找到郑洋的,也是陆闯施救得当,郑洋才熬得到搜救队出现。好像陆闯因为郑洋也受了不轻的伤吧。

原来如此。乔以笙确实一无所知,她从未听郑洋提起过。

这样的话乔以笙更难理解为什么郑洋和陆闯的关系塑料。

不过倒令乔以笙参悟,可能陆闯就是和欧鸥方才的猜测想到一处去,所以丝毫不畏惧被郑洋发现。

欧鸥见她收走餐桌的两份餐具,跟进厨房里,细问“饭是你做给陆闯吃的?

乔以笙强调“我只是做给我自己,他强行蹭的。

欧鸥的语气严肃了两分,“乖乖,我得提醒你,如果没想深入发展关系,同一个男人不要搞太多次。

“……乔以笙从洗碗池前转身,看着欧鸥保证,“我绝对没有。

何况除去第一次,也不是她先主动的。

“那就好。欧鸥放心地捏捏她的脸,“陆闯那种类型,不是你能驾驭的,我担心你受伤。

乔以笙促狭“是啊,我得再向你多请教学习,提升段位。

“可不。欧鸥骄傲,立马就给她上一课,“你知道我当年为什么没有锲而不舍吗?陆闯至今还保留着最快被我放弃的记录。

乔以笙从没觉得这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不就是陆闯没有让你锲而不舍的吸引力吗?

欧鸥因她的回答乐得不行“对,这是标准答案,哈哈哈。

实际真正的原因是——“那时候陆闯心里有人了。

乔以笙诧异“谁啊?

“不知道。欧鸥耸耸肩,“我只知道,他那种人心里如果装了人,除非他自己放弃,否则外力赶不走。我当然不白费劲了。

乔以笙委实难以想象。

欧鸥又记得道“对了,昨晚你离开之后我碰到陈老三了,他告诉我陆闯快结婚了。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