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复联小说!

首页资讯›江月张柳岭(大雾散尽)全章节在线阅读_(大雾散尽)完结版免费阅读

江月张柳岭(大雾散尽)全章节在线阅读_(大雾散尽)完结版免费阅读

《大雾散尽》

旧月安好

大雾散尽 张柳岭 江月 现代言情

现代言情小说《大雾散尽》安利给大家阅读,这本书的作者“旧月安好”是网文大神哦。精彩桥段值得一看:她从小本就是一个刁蛮任性的人,所有人都知道,她被众星捧月,她怎么可能受得了他的忽视与冷淡,她就要时时刻刻来吸引他的注意,挑战他的忍耐力。她的脚开始去勾张柳岭的腿,整个人有种诡异的清纯与诡异的放荡,她的脚趾缠着他袜口,扬着唇,一字一句:“我、不让、开。”她那张脸太过刺激了,带着不符合她年纪的浓稠艳丽。...

来源:hj   主角: 江月张柳岭   时间:2023-01-13 16:12

《大雾散尽》小说介绍

现代言情小说《大雾散尽》震撼来袭,此文是作者“旧月安好”的精编之作,故事中的主要人物有江月张柳岭,小说中具体讲述了:闹够了吗?”江月的身子抵在书柜上不动“闹够了就让开”江月面无表情的伫立在那里,那姿态就像是在跟他闹别扭,手抓着书架站在那就是不肯动,仿佛在挑战他拿她没办法的这件事情她仰着一张年轻鲁莽而…

第12章 艳丽

闹够了吗?

江月的身子抵在书柜上不动。

“闹够了就让开。

江月面无表情的伫立在那里,那姿态就像是在跟他闹别扭,手抓着书架站在那就是不肯动,仿佛在挑战他拿她没办法的这件事情。

她仰着一张年轻鲁莽而又不知世事倔强的脸,一幅让他没办法的刁蛮态度。

她从小本就是一个刁蛮任性的人,所有人都知道,她被众星捧月,她怎么可能受得了他的忽视与冷淡,她就要时时刻刻来吸引他的注意,挑战他的忍耐力。

她的脚开始去勾张柳岭的腿,整个人有种诡异的清纯与诡异的放荡,她的脚趾缠着他袜口,扬着唇,一字一句“我、不让、开。

她那张脸太过刺激了,带着不符合她年纪的浓稠艳丽。

张柳岭眼里的情绪从清浅到浓烈“江月,我不喜欢你这幅样子。

他很直白,很直接,以一个长辈的身份跟她表达,过了会儿,他又问“你父亲明天是不是生日?

江月在听到他这句话后,勾在他腿上的脚停住,便又一点一点收了回去,她说“是。

她在他面前又逐渐站端正了些。

张柳岭敲打着她,那眼神里,是毫不留情面的警告。

江月一脸满不在乎的,似乎又觉得有些无趣,嘴角撇了两下,然后面容上又重新带着乖巧的笑。

张柳岭看着她重新规矩了后,眼眸里的锐利这才减下来,他本就不是一个爱露出锋芒的人,可唯独对她,眼睛里的冷锐是怎么都无法隐藏。

江月是跟同学下午离开的,下午江月没有回学校,而是回了家里,回到家后,她的父母在聊天,问明天宴请的问题,她母亲还特地问了他父亲张柳岭是否会来。

她父亲,江成达回答着说“已经邀请了,明天会来的。

江月在门口远远的听着,能够听出父母对张柳岭的重视。

上辈子,张柳岭一直都是她们家里的座上宾,现在依旧是,她能够看出他们对他紧张的情绪,她也不知道为什么,她父亲明明跟他是朋友,而且她父亲还比张柳岭大,却始终对张柳岭,维持着一种小心的对待。

而这个时候,楼上传来她弟弟的叫声,一边跑,一边在那大叫着“我就要这个熊!

后面是保姆在追着,低声说“江户,这是你姐姐最喜欢的熊,不能拿的。

江月的母亲,江夫人这个时候也听到了,开口对保姆说“江户要你就给他,在这乱嚷什么?

江户的手上拿着一把剪刀,在用力的剪着手上的熊。

她冷眼的看了一眼客厅里的父母跟楼上的江户,径直进了大厅朝着楼上走去。

江母在看到她,突然大叫“江月,你怎么回来了?

江月停住回答着母亲,甜笑着“爸爸明天不是生日吗?

而这个时候,楼上传来她弟弟的叫声,一边跑,一边在那大叫着“我就要这个熊!

后面是保姆在追着,低声说“江户,这是你姐姐最喜欢的熊,不能拿的。

江月的母亲,江夫人这个时候也听到了,开口对保姆说“江户要你就给他,在这乱嚷什么?

江户的手上拿着一把剪刀,在用力的剪着手上的熊。

看着那只熊,江月想起了一些前世的事情。

这只熊是陪着她长大的玩偶,上辈子的这天,江户也像今天这样,不知道看了哪个动画片,于是去她房间拿了她的熊出来剪,她当时为此跟江户发生了冲突。

后来,熊还是被江户给剪了,那晚她抱着破碎的不成样子的小熊,一个人躲在房间,哭的天塌地陷。

至于她的父母当时在干嘛呢?

哦,江月想了起来,那天晚上江户不小心被剪刀扎到了手,流了几滴血,被她妈宝贝蛋儿的哄了一晚上。

就在这时楼上的江户在那嗷嗷大叫,江父江母一听,大声问“出什么事了!谁都没再看她,连忙冲了上去关心江户了。

江月也上前,冷眼看着眼前母慈子孝的场面,忽然笑出声。

她的父母都愕然,看向她“江月!你弟弟都受伤了,你怎么还笑得出来?!

江月故作惊讶“呀,弟弟这伤口,看着好严重呢,还不赶紧送他去医院看看吗?再不去的话,他手上的伤口,可就要愈合了!

江母脸上心疼顿了顿,朝她大叫“江月,你在这说什么?我看你是疯了!

江月笑着看向自己的母亲“妈妈,我怎么会疯了呢,我可是听你的话,在心疼弟弟。

她笑容很是奇异,那种奇异将江父江母都给镇住了。

而江月说完那句话,便脸色漠然的转身去了卧室,后面是江户哇哇大哭。

第二天江父生日,在最名贵的酒店大办宴席,张柳岭来了,端着酒杯跟江成达祝寿“江先生,寿辰快乐。

江成达看到张柳岭那一刻,小心接待着“柳岭,没想到还麻烦你专程过来一趟。

张柳岭极其温和,对江月的父亲江成达说“这是我应该的,毕竟江叔以前可还当过我一年的老师。

江成达笑。

这时江月穿着裙子翩翩走了过来,到江成达身边后,对着张柳岭便乖乖的唤了句“张老师。

一幅知书达理的模样,亭亭玉立,又钟灵毓秀。

张柳岭看到她,眼眸很淡,目光移向江成达。

而江成达这个时候也说“听说江月现在正在施小姐那当学生?她从小有点调皮,还请施小姐那边多多包容。

张柳岭回着“江月被江叔教的知书达理,倒是不用施念操心什么。

他客套的夸赞着。

江月听着他的夸赞唇边带着笑,可这笑还没维持一秒,她的身子被人撞了一下,她感觉到裙子上的凉意,一回头,撞她的人,正是江户,正对她笑嘻嘻,做鬼脸。

江月脸上的笑立马拉了下去,她正要说话。

江成达因为昨天晚上的事情,冷冰冰对江月说“他又不是故意的,去换身就行了。

江月所有话止住,半晌脸色幽冷看向自己的父亲,回了两个字“好的。

张柳岭的目光,也朝江成达看了一眼。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