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复联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衡天录

>

衡天录

徐为坤 著

奇幻玄幻 宇文辰风 徐为坤 衡天录

《衡天录》是由作者“徐为坤”创作的火热小说。讲述了:随着宇文辰风和阿雅两人离那两个乞丐停下来的地方越来越近,那里的景象也逐渐清晰起来,映入眼帘的是由乞丐们排成的一排长长的队伍。充斥着不爽被欺负了的叫骂,谈笑声和打闹声等,很是混乱嘈杂,既有年近古稀的老头也有七八岁的少年,各个年龄段的人都有,唯独少了青壮年。在他们赶到队伍后面的过程中,已有好几个人陆陆续...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宇文辰风徐为坤   更新: 2022-11-29 04:4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奇幻玄幻小说《衡天录》,是小编非常喜欢的一篇奇幻玄幻,代表人物分别是宇文辰风徐为坤,作者“徐为坤”精心编著的一部言情作品,作品无广告版简介:魂源三界,体自五行,纵使跳出三界五行,也难逃冥冥天命传说在远古,存在着一个属于神仙的世界,那个世界光怪陆离、霞光冉冉、紫雾腾腾那里万族林立、乱天动地,有着腾云驾雾、呼风唤雨的神仙,有着各种各样的妖魔鬼怪巡游世间有着直顶苍穹的神树,各种飞禽走兽包罗万象,它们有的宛如山岳、有的细如微尘,却能搅动一方风云奈何天地不仁,神话殁去,上一次出现霞光普照、紫雾腾腾的景象还是在几千年前,据说是一位先贤看破...

第十章 淮乡丐三霸

尽管两人的步伐不及那两个中年人一样大且快捷,中间也来来往往的隔着很多人,但阿雅始终没有让他们脱离自己的视野。

两个中年乞丐来到镇上的十字路口,没有丝毫犹豫的左转,速度依然不减,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

阿雅拉着宇文辰风快速度跟上,和两人一样在十字路口处左转,两人再次进入阿雅的视线,阿雅继续一路小跑跟着他们。

不久之后阿雅就发现前面两人的速度逐渐慢了下来,停在了前面的人群中。

随着宇文辰风和阿雅两人离那两个乞丐停下来的地方越来越近,那里的景象也逐渐清晰起来,映入眼帘的是由乞丐们排成的一排长长的队伍。

充斥着不爽被欺负了的叫骂,谈笑声和打闹声等,很是混乱嘈杂,既有年近古稀的老头也有七八岁的少年,各个年龄段的人都有,唯独少了青壮年。

在他们赶到队伍后面的过程中,已有好几个人陆陆续续的赶在他们前面站在了队伍后方。

“来,我们站这儿。”队伍后面又增加了七八个人后,阿雅拉着宇文辰风终于来到了队伍的后方。

两人站定后稍作喘息,便好奇的探头打探着队伍前面。

只见在队伍的最前面放有一张木桌,木桌上放着一个大大的木盆,里面装满了堆成小山一样的白馒头,其上还在冒着白气,在木盆的旁边还有一个缸口冒着腾腾热气的大木缸。

在木桌的后面站着两个系着白色围裙,莫约四十来岁模样的中年男子,一人正在火炉旁忙碌,另一人则来到木桌旁砰的一声将手中的菜刀钉在木桌上,严肃的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这一排长长的队伍,告诫道

“我告诉你们,待会儿我们发餐食的时候谁也不准挤,一个一个来,不准抢,不准多要,不准闹事,否则你们的下场将和之前那些闹事的人一样,打断四肢丢到镇外自生自灭。”

“镇长真好啊,隔三差五的就为我们这些人赏口吃的。”在阿雅前面的一个满脸皱纹的中年人一脸感激的说道。

“我怎么听说并非镇长所为,而是镇上最有名的淮乡酒楼所为啊,因为我听说最近前线战事吃紧,粮草物资紧缺,要是耽误了战事那可是要掉脑袋的,镇长自保似乎都是问题,哪还有闲心来管咋们呐。”站在刚刚说话那人前面的那个人回头说道。

“对啊,你没发现每次的食材和用具都是从淮乡酒楼里面搬出来的嘛,而且他们每次弄完之后都会把多余的材料和用具再搬回淮乡酒楼。”又有一人说道。

“那为什么不在淮乡酒楼里面做好了再抬出来发给我们呢?那样多省事啊。”刚刚说是镇长安排的那人说道。

“唉,淮乡酒楼是什么地方,那可是达官贵人、有钱有势的人才有资格进入消费的地方,连平民百姓都没有资格去消费,何况我们这些乞丐吃的东西,怎么可能有资格上得了人家那种高档的厨房。”那人表情复杂的说道。

“那这样的话,他们没来发的时候为什么没人去淮乡酒楼闹事啊?我记得以前每天都会在这里给我们发餐食的王家就是因为有一天人家有事没有来发,就有人跑去人家府上闹事,那王家也算得上咱们镇上的大家族了,最后还是被搞得不得已的搬离了这里。”说镇长负责一部分开销那人好奇的问道。

“唉,怎么没有,他们刚在这里发的时候,由于所有使用的东西都是从淮乡酒楼里面搬出来的,所以当没有来这里发的时候,那些人也想像对待王家一样,跑去对付淮乡酒楼。”

“结果你猜怎么着。”

“怎么着?”

“结果人家说不是他们安排的,是有人委托他们出材出具的,策划的另有其人,那些人当然不信了,还想用当初对付王家那招来对付淮乡酒楼,结果不但没有讨到好处,还全部被打断了四肢丢到了镇外的荒郊,至今都不见那些人的身影,估计是喂狼了。”

“自那以后,就再也没人敢去找人家闹事,人家来发的话,大家就来吃,不来发的话就另想办法。”其中说两边负责这个善食的人说道。

“你怎么会知道这些,你从哪里听来的。”之前说镇长负责那人好奇,想知道他的消息是从哪里听来的。

就在这时另一人戳了戳两人,示意两人住嘴,因为旁边有几人正恶狠狠的看着他们。

那几人看起来十多岁的样子,身上的衣服袖不过肘刚过手拐,裤刚过膝盖,小腿裸露,一人尖嘴猴腮,清瘦无比,挺着圆圆的肚皮,一人憨态可掬,体型圆胖,还有一人身材魁梧中带着清瘦,身材相比于前两者比较正常。

阿雅和宇文辰风没有插嘴,只是不停地看着前面,他们现在对那些没有兴趣,只关心什么时候开饭。

三人没有对方才谈论的几人发难,只是用吃人一样的眼神看了几人一眼。

“你们几个给我小心点!”尖嘴猴腮,长相清瘦者恶狠狠的警告刚刚说话的说道。

“小······小心点。”那憨态可掬的人也对几人恶狠狠的警告,随后跟在两人后面朝队伍前面走去。

“你们几个往后,这个位置我们哥仨要了。”几人走到队伍前面,对着队伍前面的几人一顿呵斥,占据了他们的位置。

“后······后退!”胖憨憨也摆着手,一脸凶相。

“听到没有!”瘦子说着就走了上去,抬腿踢向几人。

几人让开瘦子踢过来的腿,后退了几步,后面的人也默默地跟着后退,虽然他们都把不爽写到了脸上,但都不敢出声。

木桌后面系着围裙的中年人见状也没有阻止,对于他来说已经见怪不怪了,只要不要刻意制造事端影响食物分发或者不要弄出人命就行,其他的他懒得管。

“喂!你们怎么插队呀,先来后到不懂吗?”突然一个奶声奶气的声音从后方传来。

包括几人在内的众人闻言纷纷回头看向后方,好奇是谁喊出了他们的心里话。

众人回头只见一个三岁左右的孩童,一双肥肥的小手叉着腰站在队伍后面,嘟着嘴对他们插队的做法很不齿。

“你干什么啊!?想死啊!快回来站好。”宇文辰风这突如其来的管制把阿雅吓得够呛,赶忙小声的劝阻,伸手想把他拉回来站好。

然而宇文辰风不为所动,继续站在那里看着插队那几人,不准他们插队。

三人看了一眼宇文辰风,随即离开队伍向宇文辰风走了过来,看着越来越近的几人,阿雅内心忐忑不安,心想今天完了,这小子怎么那么能来事,自己能吃到不就行了,管那些事干嘛。

“小子,胆挺肥啊,你知道我们是谁吗,你也不去打听打听,居然敢管我们的事。”

“挺······挺肥哈!”

那几人走了过来,非常不爽,眼里透着愤怒,恶狠狠的盯着宇文辰风。

“我才不管你们是谁,你们不分先来后到的插队就是不对,我阿爸说过,不遵守秩序的孩子不是好孩子。”

宇文辰风并不害怕,依然平静的看着这几人,讲起了宇文啸教给他的道理。

“你爹!?你爹很厉害吗?很厉害的话你还会到这里来要饭?我告诉你,在淮乡镇我们哥仨就是天,你爹来了也不好使。”挺着圆润肚皮的瘦子听了宇文辰风的话,毫不客气的说道。

“不……不好使!”

一脸憨态可掬的人吼道。

魁梧中带着清瘦之人抬起拳头伸到宇文辰风眼前说道“小子,你很狂啊,知道这是什么吗?”

“沙······沙包一样大……大的拳······拳头,你见······见过吗?”身材魁梧、憨态可掬者好不费力的说道,说完这句话感觉他整个人都要窒息了。

“见过吗?”一旁的一个瘦瘦的,尖嘴猴腮面容嚣张。

“没······没见过,很······很厉······厉害吗。”宇文辰风也学起了他的讲话风格。

“你······你在讽······讽刺我!信······信不信我废······废了你!”

那人听到宇文辰风的话,瞬间不高兴了,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一时表情狰狞起来。

“行啦,别说了,等你说完太阳都下山了。”身材魁梧清瘦者收起拳头,微微扭头阻止结巴继续说下去。

旁边的瘦子又看着憨憨的结巴说道“太阳都下山了。”

“太······太阳下······下山了?”结巴挠着脑袋一脸疑惑的看着即将升起的太阳。

他明显记得几人才起床来到这里呀,太阳应该是才出才对呀,怎么就下山了,难道自己失忆啦!

魁梧中带着清瘦,几人中看起来相对正常一点的那人,看着望着还未升起来的太阳一脸疑惑的胖子瞬间无语,赶紧阻止瘦子道“你也住嘴。”

不然他们的威严,他们的气魄,何在。

“住······住嘴!”结巴见状也对瘦子喝道,他感觉这瘦子在耍他,很是愤怒。

“小子,你很狂啊,知道我们是谁吗?”那人阻止两人说话后来到宇文辰风面前,双手抱在胸前,冷眼看着宇文辰风说道。

“我刚刚就说啦,不知道。”宇文辰风面不改色,摇着小脑袋,一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

“条子,告诉他,让这小子长长见识。”闻言一本正经的让旁边的瘦子给宇文辰风长长见识。

宇文辰风闻言谨慎起来,毕竟对面有三个,自己这里就算阿雅帮自己也才两个人,而且对面人数胜过自己不说,年纪体格也都胜过他们。

“小子,准备好了吗。”瘦子上前一步,昂首挺胸的捏着拳头,很是嚣张的说道。

“哼,准备好啦,来吧,谁怕谁呀!”宇文辰风站定,小小的拳头紧握。

“好小子,有种!你给我听好了,我们是,餐见餐来,馆见馆开,锅见锅打开的,淮乡镇无人不知、没人不晓的淮乡,丐,三,霸!”

瘦子两手叉腰,说着手舞足蹈起来,说完对着旁边的两人做出一个闪亮登场的动作。

“我是大霸!”其中阻止两人说话的,比较高大的男子声音粗犷。

“二······二霸!”结巴一脸憨态又极其认真凶狠的说道。

“小霸!”瘦子将脸凑近宇文辰风,瞪大双眼一脸嚣张的说道。

“怎么样,怕了吧!”瘦子说完,一副他骄傲,他自豪的样子,很是自负。

!!!

宇文辰风震惊,这波操作让他措手不及,甚感意外。

他已经做好了动手的准备,以为三人要和他动手,没想到居然是面对此等另类别致的自我介绍!

三人发现宇文辰风还在愣愣的站在原地,一句话也不说,以为被他们的名声震慑住了,大霸随即发出粗犷中带着幽默的声音说道

“怎么样,怕了吧,这样吧,咱看你还挺面生,细皮嫩肉的,刚来滴吧,咱哥仨也不为难你,只要你叫咱们一声三霸好,认可咱哥仨在淮乡镇这无与伦比的地位,今天的事就一笔勾销,咱不跟你计较,怎么样,小崽子?”

大霸说完扭头看了一眼尖嘴猴腮的小霸,似乎想到了什么,伸手摸着下巴说道“小子,让你一下子认可咱哥仨确实有点强人所难。”

“强······强人所难。”二霸也在一旁说道。

“这样吧,你只要叫一声大霸好,咱就饶了你,怎么样,没问题吧?”大霸拍着胸脯,信誓旦旦的说道。

“没……没问题吧!”二霸重复说道。

宇文辰风从没见过占便宜占得如此理所应当的人,居然想让他叫他们爸,这是绝对不可能的。

“哎,老大,不带这样玩的啊,说好了叫三霸的,怎么能只叫你呢!?”一旁的小霸闻言,瞬间不乐意了,这不明摆着抢风头吗。

“不······不带这样玩······玩的。”一旁的二霸闻言也很不乐意,奈何话又一时半会说不完,脸都急红了。

“哎~,二位兄弟听我解释,咱们淮乡三霸纵横淮乡镇多年,为的是什么?”大霸见二位兄弟不同意,回头开始给他们做起了思想工作。

“这还用说,当然是称霸淮乡乞讨界!”小霸抬头挺胸气势非凡,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

“称······称霸!”二霸也是眼神坚定,信心满满地说道。

“嘿~,会不会说话,这叫饮食分忧,饮食分忧,懂吗,补街!”大霸听他说乞讨,瞬间不开心了,抬手就给了小霸脑袋一巴掌,怎么能叫那么庸俗的名字。

“既然是称霸淮乡镇,那你们说称霸是不是就是当老大,所以应不应该叫大霸。”大霸接着说道。

“是,老大英明!”之前还不同意的小霸,闻言非常赞同,对大霸竖起了大拇指。

《衡天录》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