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复联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武侠修真›重生在高考:带着糙汉发家致富

>

重生在高考:带着糙汉发家致富

榆枝 著

榆枝 武侠修真 蒋峥嵘 重生在高考:带着糙汉发家致富

小说《重生在高考:带着糙汉发家致富》,现已完本,主角是榆枝蒋峥嵘,由作者“榆枝”书写完成,文章简述:瘦猴瞪了赵强一眼:“你可小声点吧,被壮哥听见了,有你好果子吃。我不管她是不是装的,反正壮哥高兴,壮哥喜欢,她就是我嫂子,她爱咋装咋装。你啊,也别太有情绪,你给嫂子脸色看,难做的还不是壮哥。橘子哥,你说是吧?”李甘抬抬眼镜,浅笑勾唇:“嗯,你说的有理...

来源:阅文起点   主角: 榆枝蒋峥嵘   更新: 2022-11-29 01:5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重生在高考:带着糙汉发家致富》是作者“榆枝”独家创作上线的一部武侠修真,文里出场的灵魂人物分别为榆枝蒋峥嵘,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桑大壮想到崔雪给榆枝找的几个混混,眼中戾气横生,确实该收拾一顿了,更遑论还有下毒这事,这次哪怕拼着榆枝三年不理自己,也不能让姓崔的好过桑叶讥讽的呵了一声,这会说得热闹,床上那个闹一闹,还不是什么都妥协了一家子一个比一个蠢崔雪那个老贱人,呵……桑葚垂着眸子,小嘴轻抿,崔雪啊,蹦跶得实在遭人嫌榆枝醒过来的时候,王新凤带着两个小家伙已经回去了本来王新凤嫌弃桑大壮笨手...

28杀猪菜

三人看着榆枝的背影,神色不一。

“哼,装模作样,我看她能装多久。”赵强撇着嘴道,这些年他真是烦透了榆枝的自视清高,高人一等的做派。没有桑大壮她算个啥。

瘦猴瞪了赵强一眼“你可小声点吧,被壮哥听见了,有你好果子吃。我不管她是不是装的,反正壮哥高兴,壮哥喜欢,她就是我嫂子,她爱咋装咋装。你啊,也别太有情绪,你给嫂子脸色看,难做的还不是壮哥。橘子哥,你说是吧?”

李甘抬抬眼镜,浅笑勾唇“嗯,你说的有理。”

赵强没好气的瞪着瘦猴“你问他干啥,他张嘴就那么一句话,不管你说啥,他都是那一句话,有什么好问的。”

瘦猴不管,哼了一声“反正橘子哥说了我有理,我就是有理。”

赵强懒得再跟他说。

李甘镜片下的眸子闪过幽光,确实有理啊,大壮稀罕那个女人,他们可不得敬着,要不然大壮那个傻小子该多难受。

即便是装的也无妨,他会让她装一辈子的。装不了一辈子,那就早逝好了,人这一生,也没多复杂,就图个顺心顺意,心满意足。

灶房里,桑葚在帮忙烧火,王新凤在做早饭。

桑大壮和桑叶在后院做准备。

榆枝上手给王新凤帮忙,把蒸好的杂粮窝窝头捡出来。

杀猪是个力气活,可得吃饱了。所有来帮忙的人,都得来吃早饭,不图多丰盛,就图饱肚子。

杀猪也是有技术含量,有讲究的,必须得白刀子进红刀子出,才吉利,杀不好,白刀子进,白刀子出,一年到头都能感到晦气。

农村人就信这个,杀猪的时候就会找专业的人来,找来的人,可不得好好伺候着,所以这年头帮忙杀猪可是个肥差。

老桑家不用请人杀猪,桑大壮自己就是干这个的好手。

桑叶也能胜任,这些年跟着桑大壮去山里,杀了不少野物,技术都练出来了。

请来的人,都是帮忙干其他杂活的,杀头猪,可不仅仅就杀死了事。

而且杀猪是大事,也得图个热闹。

王新凤还煮了浓稠的大碴子粥,配上小咸菜,简单但是管饱。

没多久,李建设也来了,还有陈氏,牛婶子和她男人儿子,以及周婆婆,都是来帮忙的。

王新凤招呼大家到堂屋坐,马上开饭。

榆枝准备把装杂粮窝窝头的框端起来送堂屋,结果试了好几下,框子一动不动。

桑叶正好看见,嫌弃得直翻白眼。

挤开榆枝,轻松端着框就走了。

榆枝扶额,她真是弱得不忍直视。

桑叶又回来把装粥的盆端进去,厚实的陶盆,这玩意比馍馍框还重,指望不上榆枝。

榆枝已经放弃挣扎了,就端着小咸菜跟上。

堂屋里就一张八仙桌,男人们坐了,女人们就坐旁边炕上,一人端个碗,拿个窝窝头,呼呼的喝口粥,再咬口窝窝头。

王新凤放下窝头框子,把小咸菜从榆枝手上接过去,催着榆枝。

“快去炕边坐着,暖和,粥和窝头都弄好了,多吃点,今天活多,必须吃饱了。”

“好,谢谢妈,妈也快吃吧。”

“不用操心妈,你快吃。”王新凤风风火火的把榆枝安顿在炕边,又转身招呼其他人“你们大家都吃饱了啊,这里小咸菜,下饭,多吃点,锅里还有,可不能剩下。”

大家伙笑着应了一声,满屋子都是喝稀粥的呼噜声,听着怪有意思的。

吃完早饭,才不到六点,冬天天亮得晚,这会天还是雾蒙蒙的。

男人们吃饱喝足,都去了后院,临时挖的灶上架上锅烧水,水烧好了,就去摁猪,杀猪。

一阵惨叫,惊了整个古柏大队,所有人都知道老桑家今天杀猪,陆陆续续有人来看热闹。

猪杀好了,退毛,然后挂起来开膛破肚。

王新凤带着妇人们去清理剖出来的下水,男人们把肉抬前院准备好的门板上,剔骨分肉。

看着白生生的大肥肉,所有人都忍不住吞了吞口水。这年头油水差,越肥的肉越馋人。

有老头问桑大壮“桑家小子,今年你家的肉还是那样卖不?”

“不卖不卖,除了定了的,都不卖了,自己吃。”

一听不卖,人群就急了。

“咱能不卖呢,这么多怎么吃得完。”

“是啊,你还年轻,还有孩子要养,可不能这么挥霍,卖了多存些给孩子娶媳妇备嫁妆才是,过日子可不能大手大脚。”

“就是,年纪轻轻的,就知道享乐可不行。”

众人你一句我一句,说得桑大壮不卖肉就是十恶不赦了。

桑大壮拎着蒲扇大的砍刀,往门板上一丢,刀刃直接扎穿了两指厚的实木门板,发出嗡嗡的轰鸣。

凶狠的大黑脸满是不耐烦“咋的,老子家的猪肉,还得让你们安排了?”

刚刚还叫嚣着让桑大壮必须买肉的人,顿时禁声了,有人还受不住的迎来一股尿意。

王新凤拎着大勺子气势汹汹的跑出来,直接往这些人脸上怼“滚滚滚,都滚蛋,一个个吃饱了没事干的玩意,管到老娘家来了,老娘养的猪,想咋样咋样,说不卖就不卖,你们还想强买强卖不成?你们是土匪啊这么能耐?老娘可不吃你这一套,都滚蛋。”

一群人被王新凤的大勺子逼得连连后退,最后被啪的一声关在门外,气得脸都青了。

一个个骂骂咧咧不甘不愿的走了。

陈氏担忧的往外看了一眼“他们不会记恨上婶子吧?”

王新凤哼了声“怕啥,恨老娘的多了去了,他们算老几,别理那些瘪犊子玩意,端起碗吃饭,放下碗就骂娘,背地里不知道怎么编排我家呢,有好处了就跟苍蝇似得围上来,惯得他们。”

陈氏想想也是,老桑家在古柏大队是虱子多了不怕痒,无所谓了。

一群人又热热闹闹的边干活,边聊闲话。

榆枝在配卤料,王新凤怕她累着,就让她只管说,让桑葚动手,桑叶帮忙烧火,两个小家伙被指使得团团转,榆枝闲得生霉,就这,王新凤还说累着她了。

王新凤宠儿媳妇,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大家伙也见怪不怪。

榆枝觉得自己做顿饭还是能行的,不过王新凤的好意,她也不会辜负就是了。

“妈,之前咱家不是收了一些嫂子婶娘家的礼吗,趁今天日子好,都请过来热闹热闹咋样?”

王新凤想都没想就应了“行啊,妈洗洗手就去说一声,顺便去自留地拔两颗白菜,待会炖肉吃。”

“好,叶子也一起吧,顺便把你的那些小伙伴都叫来热闹热闹。”

烧火烧得百无聊奈的桑叶一愣,桑葚的动作也顿了顿。

桑叶满脸质疑看着榆枝“我的小伙伴?所有?为什么?”

王新凤瞪了桑叶一眼“你这孩子,咋一点不知道好歹,你妈让你叫你那群小鼻涕虫来吃饭你还不乐意,这是给你长脸面的事,蠢不蠢。”

桑叶瘪瘪嘴,她可不敢要脸面,一看就是鸿门宴,怕吃不下。

榆枝笑,鸿门宴倒是不至于。

只是榆枝觉得这些人都是桑叶的人脉,拥有的时候,就好好经营,哪怕将来关系淡了,或者帮不上忙也没关系,记得且珍惜这份情谊也是好的。

童年嘛,就要像桑叶这般热热闹闹,可惜她家小葚,比个小老头还看淡人生。

榆枝经历过一世,不会再小瞧任何人,即便现在是鼻涕虫,将来可不一定。

当然,主要目的没有这么功利,还是为了感谢那天,这群孩子仗义执言,也感谢他们愿意和桑叶玩。

“都是你的小伙伴,平时帮了你不少忙,今天家里热闹,请过来玩一玩,热闹热闹而已,哪有为什么。你平时不是还请他们吃糖吗,这不一样的?”

桑叶哼了声,一点都不一样,肉和糖都不是一个价。

不过也没再提出质疑,跟着王新凤出门了。

王新凤去请送过礼的人家,桑叶扭头就撒欢跑了,这段时间可憋屈死她了。

因为家里那人生病,连带她都被拘在屋子里不准出去,周末了就让她哥给她布置作业,从早写到晚,差点写掉她半条命。

难得出门放风,桑叶恨不得跑飞起来。

王新凤笑骂一句,也没拘着她。

桑叶看似大大咧咧,实则很听话懂事,知道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

熟门熟路的找到小弟们玩闹的地方,看到一群鼻涕虫撅着屁股不知道在干嘛,黑黝黝的小蛮腰露了大半截在寒风里也不知道冷。

“喂,干嘛呢?”

一群罗卜头齐齐扭头,看到桑叶又齐齐吸吸鼻子,把鼻涕吸回去,欢喜的朝着桑叶围拢过去。

“叶子姐,你怎么出来了?”

“叶子姐,你家今天杀猪是不是?”

“叶子姐,你家今天吃杀猪菜吗?”

几个萝卜头一听杀猪菜,齐齐吸溜一声口水。

桑叶敷衍的应了两声“是是是,你们在干嘛呢?”

“我们在掏兔子窝呢,就是掏了半天也没掏着。”

桑叶凑过去看了一眼,直翻白眼“蠢货,这是蛇窝,再掏下去,你们就得给蛇当冬粮了。”

“啊?”萝卜头们一脸失望加后怕,亏得他们掏得慢。

就是心心念念的兔子肉没了,难受得慌。

桑叶又嫌弃了几人一眼“行了,瞧你们那点出息,吃什么兔子肉,跟我回家吃猪肉去,我家的猪肉又肥又厚,保证香掉你们舌头。”

“吃猪肉?”几人狠狠的吞了吞口水,却是迟疑着没点头。

家里大人耳提面命的再三告诫,如今家家户户都不好过,不能随便跑别人家吃饭。

几个孩子都是懂事的,即便小,即便馋,也摇了摇头“不了,我妈让我中午早点回去,要不然要挨揍。”

“对,我奶还说给我蒸玉米面窝头,大冬天的,难得吃一顿干的。”

“对对对,我们也不去。”

桑叶虎目一瞪,有几分桑大壮的气势“让你们去就去,哪那么多废话,我家那谁都说了,让你们都去,还请了其他人呢,别给我磨磨唧唧的丢人,男人就要大气干脆点,扭扭捏捏的跟娘们似得。”

虎子小心翼翼的问“叶子姐,你妈好了?”

桑叶撇了他一眼,家里那位可真是,生点病,全村都能知道“好了,多大点事。”

虎子是个耿直小家伙,竖起了大拇指“你妈可真厉害,那样了,几天时间就好了。”

桑叶听着这话觉得奇怪“咋样啊,生病了还能有几个样啊?”

“不是生病啊,”虎子眨眨眼“叶子姐,你不知道啊?”

“我知道啥?”

虎子顿时不说话了,他也不蠢,桑叶不知道,肯定是她家里人不愿意让她知道,他也不能说。

其他孩子同样聪明,都眼神发飘,不和桑叶对视。

他们越这样,桑叶越觉得有问题。

“你们,是不是皮子痒痒了,连我都敢骗,还不赶紧说,到底咋回事。”

几个小豆丁始终太小,在桑叶的威慑下,说了那天的事。

顿时桑叶脸色难看极了,又气又怒,还有些自责。

瞪了眼小弟们“你们怎么不早说?”

小弟们委屈巴巴的看着她“你没出来找我们玩,我们没法跟你说啊。”

桑叶恍然大悟,难怪上次放假,把她和她哥拘在家里,感情是怕他们出来听到消息。

以为事情过去这么多天了,外面谈论少了,也不会料到他们兄妹俩不知道,不会特意在他们面前提起,所以才放她出来。

请她的小伙伴吃饭,也就是为了感谢那天几人说实话,没让吴家讹到钱。

桑叶一拳头打出去,手臂粗的歪脖子树拦腰折断。吴小狗只是骨裂,还是太轻了。

几个小豆丁吓得脖子一缩,躲得远远的,生怕被波及。

桑叶哼了一声“以后有什么事,不管什么事,都要及时跟我说,知不知道?”

“知道了知道了。”

“知道就好,走,跟我回家吃肉去,今天的肉管够,你们家里放心好了,我奶会去说的,保证不让你们挨揍。”

小豆丁一听就放心了,欢欢喜喜的跟在桑叶身后去桑家。

王新凤手脚麻利,已经喊完人,抱着白菜回了。

灶房里,榆枝听到孩子们叽叽喳喳的闹腾声,笑了笑“小葚,碗柜里,妈昨晚做好的酥糖,还有炒的板栗,你拿出去和叶子一起分给小伙伴吃。”

“好。”桑葚不急不躁的拍拍手上的灰,起身去碗柜拿吃的送出去。

桑叶一瞧见桑葚就跟他使眼色,这是兄妹俩惯用的暗号。

《重生在高考:带着糙汉发家致富》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