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复联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武侠修真›重生之高门主母

>

重生之高门主母

李陵 著

李陵 武侠修真 重生之高门主母 静姝

李陵静姝是武侠修真小说《重生之高门主母》中出场的关键人物,“李陵”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又是被李陵抱着去的浴室。洗漱后回到床上,他将她拥在怀中,摩挲着她额前细碎的绒发,凑在她耳边问道:“从太医那里开的那药膏带来了吗?”她怎么知道他会跟来,又怎会将那东西随身携带。静姝抬起头,一双迷离的媚眼儿看着她佯怒道:“你说呢?”“疼吗?”他低声问道。他这时候倒是想起来怜惜她了...

来源:阅文起点   主角: 李陵静姝   更新: 2022-11-29 00:52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重生之高门主母》,是作者“李陵”笔下的一部​武侠修真,文中的主要角色有李陵静姝,小说详细内容介绍:清风苑得了消息,人人欢喜静姝刚进门,紫云、丹朱、碧缕并一杆子仆妇丫头们便齐齐的在门口候着,一个个眉开眼笑的围着静姝道喜自家主子成了这府里的当家人,她们自然也跟着沾光,从此,在这府中的下人堆里便是人上人了啊回到屋内,紫云喜滋滋的服侍着静姝更衣,她立在宽大的梨花木衣柜前,左翻又看嘴里不住的念叨着道:“穿哪件好呢?如今您身份不同了,这些个衣服怎么总觉得都配不上您了似的”一旁的...

第60章 既然被她撞上了,就好好好揣着

晚饭时候凌霄又过来了,说是李陵命人回来传话说是要晚归,不能回来用晚饭了。

紫云痛快的答应说“知道了。转头瞥着静姝却是欣慰的笑了。

自家小姐能与姑爷和好,她这番功夫也算没白费,因为心情好,晚饭时候服侍得也是格外殷勤。

静姝瞥着她问道“世子爷昨夜怎的突然回来了?

紫云尴尬的笑笑,夹了一口菜放到静姝跟前的小碟子里“这个奴婢怎知,定是姑爷想开了呗,不愿意跟您置气,怕您委屈着。

他能自己想开?若是真不想跟她置气,昨晚回来后也不会一直冷着个脸。

静姝又问道“园子里的事是你跟他说的罢。

这件事只有紫云知晓,除了她还能有谁?

紫云也知道瞒不住她,回道“确实是奴婢告诉姑爷的,奴婢不想看您和姑爷间因着这个有嫌隙,有什么话说开了不就好了嘛。

她与他之间的嫌隙,又岂止是单单因她园子里受那婆子气的事,只可惜今日没能将他与青鸾的事好好问个明白。

待他晚上回来,她一定要问清楚了。

方才见李陵对她的态度,静姝也看出他还是很在意她的,这就给她吃了个定心丸,纵是他心里揣着青鸾,也断不会休弃她。

这个高门主母的位置还是稳的。

自己的地位有了保障,静姝也便少了顾忌。现下她下定了决心,若是李陵心里真的还揣着青鸾,她也要想法子将青鸾从他心里剔出去。

这高门主母之位,还有李陵的人和他的心,他都是要定了的。

镇国公府主母之位如此显赫,李陵又是那样优秀的男子,多少名门贵女惦记着这些啊。

既然让她歪打正着的撞到了手,凭什么不好好揣着。

静姝没有再多言语,静静的用起了晚饭,紫云见小姐并没有因此责备她,也算是长长的舒了口气。

夜里,静姝一面理账一面等着李陵,等了许久也没等到他回来,她终于支撑不住便灭了明烛,上了床。

她躺在枕上闭着眼睛养神,心里却合计着待会该怎样与李陵开口说青鸾的事。

她正专心的琢磨着事情,冷不防的被一只大手揽了过去,跟着便跌进了某人坚实的怀中。

静姝问道“你回来,我怎没听到动静?

李陵回道“太子相邀,不好拒绝,归得晚了,我当你已经睡熟,便在外间脱了外袍,拍惊动了你。

“我怎么能睡,白日不是有话还没说完呢吗?说着,静姝便挣脱开他倚着床头的软枕坐了起来。

一副今日必须将事儿谈个明白的架势。

李陵也乖乖的跟着起身,紧挨着她靠着床头坐好。

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静姝正要开口,闻到他凑过来时身上的汗味,不悦道“你没洗漱吗?

李陵揪着里衣放在鼻子下闻了闻,回道“今日检阅骑兵时,我亲自下场演示了一番,出了汗,回来时怕惊动了你,便没去洗。

静姝略带嫌弃道“你先去洗洗。

李陵回道“你有什么话先说出来吧,等你说完了我再去洗,你白日便说还有话没说完,我今日我惦记了一整日。说罢,他伸手攥着她的小手“说罢,到底还有设么话?

静姝嫌弃的抽开手,捂着鼻子道“我真的受不了这汗味,你先去洗洗再说罢。说着,她便推着他下了床“多打上些皂角,好好去去汗味。

李陵跻上鞋子,不情不愿的去了浴室,稀里哗啦的冲洗干净后,上床抬臂将寝衣袖子凑到她跟前道“这回行了吧。

终于见小妻子点了头,李陵靠在床头的软枕上,一只腿伸展着,一只腿半屈着,顺手将小妻子拉进怀中,问道“说罢,将白日里没来得及说出来的话都说了,我还有哪里做得不好让你委屈的,也都统统告诉我。

静姝从他怀中挣脱出来,在李陵身侧与他面对面的端坐好,木着脸严肃的问道“你心里是不是一直揣着青鸾?

她不打算再拐弯抹角了,这回,她非要当面问个清楚才好。

静姝静静的“看着他,黑夜里她看不见对面之人的表情,当然她也不必刻意去掩盖自己的情绪。

此刻,她庆幸白日里她想问他这事时,被他胡乱打了过去。现下,借着黑夜的遮掩,反而对两个人更好些。李陵若是心里真的放不下青鸾,不会因为她这样的诘问而难堪。她也能借着这黑的夜,掩盖住他若是心里揣着别的女人而失控的情绪,不至于在他跟前失了清高风度。

静姝静静的等着他的回答,对面的人却是沉默着。

屋子里又黑又静,静得让静姝失去了耐性。

就在她忍不住想要再次诘问他的时候,李陵突然起身下了地,三两步走到桌前,用火折子点燃了桌子上的明烛。

静姝莫名其妙的看着他的举动。

李陵端着烛台一步步走过来,那烛火是李陵担心她晚上理账伤眼睛命人专门制的,蜡烛又高又大,灯芯子也粗,点然后便是明晃晃的,要比一般的蜡烛照得更亮。

李陵捧着烛台走到床边,眉头重重的拧着“你竟然这样想,那我可要好好跟你说清楚。

他傻傻的擎着跟大蜡烛,好像害怕黑灯瞎火说不清楚似的。

黑夜里,眼睛骤然遇明,静姝下意识的遮着眼,问道“你说就是了,点它做什么?晃得眼睛难受。

李陵见妻子举动,这才反应过来,他将烛台放在床下的脚踏上,讷讷道“我只是想好好跟你解释明白。

静姝无奈的叹了口气,复又端坐好,定定的看着李陵,等着他的回答。

因为刚沐浴过,李陵的头发还是半湿的,他穿着雪白的中衣,乌黑的发披着,身上散发着淡淡的皂角的香味。

他立在床边,看着静姝反问道“白天里你跟我说‘尚主’的事,指的是青鸾?

静姝郑重的点点头。

李陵用一种难以置信的眼神看着她,讪笑着道“你怎么会这样想,青鸾才多大,还是个孩子呢。

“她不是孩子,过了年她就及笄了。静姝盯着他,语气虽淡淡的,却是不想给他任何借口。

李陵这才恍然,他喃喃道“瑾嫣如今都快十岁了,青鸾是比瑾嫣大些。

静姝没功夫跟他说这些,追问道“你心里是不是揣着青鸾?当初若不是我落水被你救起失了闺誉,你是不是要娶她?即便是现在娶了我,你是不是还忘不了她?

听了小妻子一连串的诘问,李陵终于明白了纠结在妻子心里的疙瘩。

他原本严肃的面上露出了笑意,伸手刮了下妻子的鼻尖“胡说什么呢,青鸾是我妹妹,你怎会往那上面想。

静姝打开他的手,白了他一眼“表哥表妹在一起又不稀奇,你只老实回答我,你到底对她有没有男女之情。

李陵立刻收敛起笑意,斩钉截铁道“没有。

说完,他见小妻子仍旧绷着小脸,李陵像担心她不信他似的,对着她举起三指“我若是诓你……

听了他的话,静姝的心便一下子敞亮起来,她连忙拽下他的手,嗔着他道“没有便没有,起什么誓!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