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复联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绝对溺爱

>

绝对溺爱

爱喝蜜桃乌龙的小花 著

夏柠 现代言情 盛修白 绝对溺爱

书名叫做《绝对溺爱》的小说,是作者“爱喝蜜桃乌龙的小花”最新创作完结的一部现代言情,主人公夏柠盛修白,内容详情为:”“是吗?”盛修白眉眼温柔,“我倒是觉得这种花被那么多人喜欢是有原因的,我想,再也没什么花比它更能表达赤诚热烈的爱意了。”夏柠被他的视线灼得眼皮发烫,他这话明明平常,眼神却无端让人觉得他好像在用这束花表达自己热烈的爱意。她心口狂跳,就在不知所措想要避开他眼神时,盛修白先放过了她,“好好带回家。”“嗯...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夏柠盛修白   更新: 2022-11-28 23:4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绝对溺爱》这部小说的主角是夏柠盛修白,《绝对溺爱》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现代言情小说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说完,盛修白还真拿出手机给宋琼语发红包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夏柠都觉得室内的温度似乎有些过高她抬手解开深蓝色衬衫的一颗扣子,但也没觉得好上多少要是早知道盛修白今天会来,打死她也不会选今天跟他撞上段茹思要去花园给他们看最近养的花,盛修白和夏柠落在最后面,两个人的距离很近,夏柠轻声提醒他,声音颇有些咬牙切齿的味道,“我什么时候是她嫂子了?”他低下眼睑,纠正了一下自己的用词,“那就是暂定嫂子?”“...

第8章 小心假戏真做

若是换了其他人,多多少少会展现自己的优良品质,即便不会也不像他那样,竟然说善良这两个字和自己没关系,还将真实目的托盘而出。

盛修白的话,翻译过来不就是——

他做善事目的并不纯粹,只不过是取悦美人的手段罢了。

但奇怪的是,明明这句话轻浮浪荡,但从盛修白口中说出来那份轻佻却很好地被压了下去,让人觉得他这种做法只不过是人的本能。

夏柠避开他蛊惑人的眼神,抱着花往前走,盛修白问,“喜欢玫瑰吗?”

她“嗯”了一声,“虽然在一些人眼里,红玫瑰显得俗气。”

“是吗?”盛修白眉眼温柔,“我倒是觉得这种花被那么多人喜欢是有原因的,我想,再也没什么花比它更能表达赤诚热烈的爱意了。”

夏柠被他的视线灼得眼皮发烫,他这话明明平常,眼神却无端让人觉得他好像在用这束花表达自己热烈的爱意。

她心口狂跳,就在不知所措想要避开他眼神时,盛修白先放过了她,“好好带回家。”

“嗯?”

他低下眼睑,自己也觉得有趣,“我第一次做善事的证据。”

这人……

夏柠散步散得差不多,准备回家的时候遇见了时柚韵,看她那打扮估计打算去酒吧玩,“柠柠!”

她走过来,看到她抱着一束玫瑰花,旁边还站着一位,眼神顿时变得暧昧起来,“你们……”

夏柠低头看了眼花,“你误会了……”

时柚韵笑了,“我还什么都没说呢。”

她朝旁边的盛修白打了声招呼,“你是盛修白吗?柠柠经常跟我提起你。”

“……?”

夏柠用疑惑的眼神看向她,脸上仿佛写着“我哪有经常提起他”。而且就算她提了盛修白,从她的口中说出来意思怎么就扭曲了呢?

盛修白礼貌性地说,“你好。”

“嗯嗯,我叫时柚韵,是夏柠的好朋友。”

夏柠总觉得这个冤种闺蜜要坑自己,暗示她,“你不是约了人吗?快去吧,不要因为我们耽误了时间。”

时柚韵笑眯眯地说,“我懂,不影响你们二人世界了。”

“……”夏柠无语住了。

回去的路上,她尝试向盛修白解释,“我朋友那个人比较口无遮拦,她说的话你千万别相信。”

“嗯。”他应完之后笑了,甚至还笑出了声,明显不信这份解释。

“……”

夏柠一回到家就没忍住给时柚韵打了个电话,那头刚开始很吵闹,后来时柚韵大概是找了个清净的地方,“嗯?你还有空给我打电话?我还以为你们……”

夏柠赶紧止住她的话头,免得后面的内容少儿不宜,“打住,你想到哪儿去了?”

她将晚上发生的事解释了一下,时柚韵也不认错,“不能怪我,你们俩太像情侣了。我以为你喜欢上你未婚夫,选择接受商业联姻呢。”

时柚韵又说,“还有,那个盛修白看你的眼神太多情了,任谁看了都会觉得不对劲。”

“他那眼神看电线杆子都深情,可能是因为近视吧。”

她噗嗤一声笑出来,“没有哦,今天晚上他看向我的时候明显眼神里带了点疏离。”

夏柠觉得她是在胡说八道,那么细微的表情变化哪有那么容易看出来。

“所以据我推测,你未婚夫绝对、一定、百分之两百喜欢你。”时柚韵有些得意,“我就说了,按照小说的套路……”

“脑补是病,要治。”

时柚韵吐了吐舌,“人家说的是实话嘛。”

夏柠戴上耳机,抬手找来醒花桶,将玫瑰花放进深水里,又听见对面的人说,“你未婚夫根本就是喜欢你,所以呀你小心你们假戏真做。”

她怔了一下,又想到晚上他抱花过来时的那双眼睛,好像细碎的星星全都落了进去。

那个瞬间,就像偶像剧里男女主相遇时的慢放,连周围的喧嚣都好像按下了静音。

这么一看,假戏真做还真有可能。

夏柠思考了半晌,决定尽量躲开盛修白。之后的一段时间,夏柠和盛修白也果然没了什么联系,哪怕是去准备订婚宴时也没碰上他。

夏柠松了口气,但与此同时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些奇怪的感受。那感觉转瞬即逝,她也就没放在心上。

她还以为这件事就这么完美解决了。

订婚的礼服已经做好,只需要最后的修改。夏柠挑了一天去店里,服务人员将礼服送过来,“夏小姐,你可以进去试了,这款衣服后面的绑带一个人可能系不上,我就在外面,如果需要的话等会儿您叫我一声就好。”

夏柠点了点头,径直走进了试衣间,两个服务生将裙子拿了进去,出来时将外面的帘子拉了起来。

礼服是粉色的,裙摆的形状很漂亮,像是含苞待放的花朵。她换上礼服,对着试衣间里的镜子转了个半圈,还算满意。

只是后面的部分绑带没系,夏柠朝外面喊了一声,“有人吗?”

话音刚落,外面有人敲了敲门,夏柠将门打开,进来的却不是服务生,“盛修白?”

他高大的身躯站在门口,落下一层阴影。

盛修白的视线落在她被裙子掐出来的一截细腰上,眉眼带笑,“好看。”

这一声引得她莫名慌张,夏柠往后退了一步,高跟鞋跟不小心踩到了长长的裙摆,整个人失去重心。她摔个踉跄,盛修白怕她摔跤,伸手搂住她的腰,一瞬间她被淡淡的香味笼罩了起来。

男人宽大的手掌烫得仿佛要留下烙印,气息落在她脖颈一小块敏感的肌肤上,“怎么这么不小心?”

夏柠感觉后面露出来的那一截被他托着的背快要融化,略微有些慌乱地从他怀里站好,“我只是被绊了一下,不用扶。”

盛修白意识到自己的动作有些唐突,十分绅士地道歉,“刚刚是下意识的反应,抱歉。”

“没关系。”

她看向盛修白,好像在等什么似的,但对方明显没能懂得他的意思,也用一双含情眼看着她。过了那么两秒,盛修白从镜子里看见她露出的半截白皙的后背,这才明白。

他唇角重新染上笑意,“在这等会儿。”

没过一会儿,刚刚的服务人员进来帮夏柠系上绑带,她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歉,“刚刚盛先生来了,我以为他会帮你系的。”

夏柠的背上还停留着滚烫的触感,她心一颤,耳根还发着热,没说话。

毕竟外人眼里他们就是未婚夫妇,还真不知道从何解释。

衣服换好,白色的帘子被拉开。夏柠从里面走出来,后面的人帮她整理着去裙摆,她在外面的镜子里又看了眼,“腰这个地方有些松,改一下就好。”

“好的,夏小姐。”

盛修白坐在后面的沙发上,本来在看文件,这个时候抬头看了一眼,对着镜子里的她撩起唇角。

“你今天怎么在这?”

盛修白不解,“有什么问题吗?”

夏柠说,“这段时间都没见着你。”

他这才明白,脸上带着些许歉意,“前段时间去了国外出差,昨天刚回来。”

原来是这样,害她白高兴一场。

盛修白看上去像是突然明白了什么,“这段时间你很想见到我吗?抱歉,下次出差我会向你报备一声。”

“……”等会儿,她什么时候想见他了?还有,报备这两个字似乎有那么点儿奇怪?

旁边的服务生听了忍不住笑了起来,弄得夏柠都有些不好意思,她赶紧说,“不用。”

夏柠觉得差不多了,想着衣服还没时柚韵看,拿出手机对着镜子自拍了两张。

恰好这时候盛修白站到她身边,夏柠发现,她已经算高的了,但站在盛修白身边竟显得十分娇小。她拿着手机,“别动。”

“嗯?”

盛修白虽然不知道她要做什么,但还是听她的话任她摆布,她让他站在哪儿他就站在哪儿。

拍完照片后夏柠十分满意,她发现盛修白真是显瘦单品,站在他身边都不用p图。

“好啦,我要回去了。”

要是时柚韵在,一定会吐槽她一句,这不是典型的用完就丢么。

盛修白抬手看了眼蓝色镶钻的腕表,建议,“这个点,不如一起吃个饭?”

“我约了人。”

她撒谎其实很明显,每次都会看上去不经意地拨动自己的耳坠,又或者拽自己的手链。盛修白看出来了,但没有揭穿,“好。”

晚上盛修白回了盛家同父母吃饭,晚餐结束后保姆端来水果,盛母就坐在盛修白旁边,她看了眼手机,“我未来儿媳妇真好看,这粉色礼服不错。”

先前商量订婚事宜的时候,她加了夏柠的微信,所以能看到夏柠的朋友圈,“旁边的这个是你?”

盛修白垂眼,“妈,给我看看。”

“好。”

手机递到他手里,男人翻看着照片,他还以为夏柠把他的照片也放到了朋友圈,然后点开后眼底笑意淡了几分。

照片里,夏柠把他的脸截了,只留着下半身。

“……”

盛修白眯了眯眼,大概是觉得自己刚刚想法的可笑,舌尖抵了抵后槽牙,而后重新笑了。

《绝对溺爱》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