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复联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军事历史›大理寺卿

>

大理寺卿

疲惫的熬夜男爵 著

军事历史 大理寺卿 李闻 疲惫的熬夜男爵

军事历史小说《大理寺卿》是由作者“疲惫的熬夜男爵”创作编写,书中主人公是李闻疲惫的熬夜男爵,其中内容精彩片段:“畜牲!”李闻猛拍了一下停尸台,嘴里大喊出声,声音在略显空旷的冰窖内,仿佛也沾染上了一丝寒意。看着尸体上的每一处伤痕,李闻仿佛亲眼看到一个花季少女,被那个恶魔般的畜牲惨无人道的凌虐,少女痛苦的呻吟声,求饶声,甚至请求对方杀死自己的声音,就好像时刻回荡在他的耳畔。这得是多大的仇恨,多么狠的心,有多么丧...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李闻疲惫的熬夜男爵   更新: 2022-11-28 22:5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大理寺卿》这部小说的主角是李闻疲惫的熬夜男爵,《大理寺卿》故事整的经典荡气回肠,属于军事历史小说下面是章节试读。主要讲的是:第八章 血祭案3李闻看出了宋怀的疑惑,便解释到“宋大人请看,这尸体上上的淤青,可以很明显的看出是手指用力按压,紧握所致,但是您可以仔细看一下,无论老旧新伤,上面的指印大小,形成的按压力度都有所不同,所以可以断定,这些伤痕绝不是一个人所能造成的”说到这,李闻看了看宋怀,又接着说到“绝大多数情况来说,一个清白妇人想要短时间造成这些伤痕都是不现实的,而最有可能被伤成这样的女子,便是这些沦落风尘的可怜人...

第9章 血祭案4

第九章 血祭案4

冰窖内,两具尸体都有一些略微的腐烂,不过还好因为冰窖内温度低,腐烂程度基本不影响尸检。

通过观察,大致可以看出,相对腐烂较严重一些的女子年龄较大,根据服饰参考,目测应该是30多岁的妇人,而且经济条件应该相对较差,手上有长期劳作所致的角质层,死因是被砍掉头部致死,左手手腕部有明显伤口,且略有结痂,说明生前被放过血,但放血后并未死亡,颈部有多处刀伤,根据所形成的伤痕猜测,凶手应该是激愤之下冲动杀人。衣服上有破损,但是没有被侵犯的痕迹。

另外一具尸体看样子年龄不大,根据身高体型判断,女子年龄大致应该在17岁到20岁之间,根据残存服饰判断,死者生前生活条件优渥,放血痕迹与前者一致,颈部刀口平滑,很明显,死者是被一刀毙命,而尸身上残存的衣物破损严重,下亻本有明显被侵犯痕迹,并伴有撕裂伤,身上有多处淤青以及鞭打的痕迹,双手指甲缺失,腹部有贯通伤,伤口宽约1寸,并伤及脾脏,致死因是脾脏破裂导致出血过多而死,根据尸检结果猜测,死者是被凶手虐待致死后,随即一刀斩下头颅。

“畜牲!”李闻猛拍了一下停尸台,嘴里大喊出声,声音在略显空旷的冰窖内,仿佛也沾染上了一丝寒意。

看着尸体上的每一处伤痕,李闻仿佛亲眼看到一个花季少女,被那个恶魔般的畜牲惨无人道的凌虐,少女痛苦的呻吟声,求饶声,甚至请求对方杀死自己的声音,就好像时刻回荡在他的耳畔。这得是多大的仇恨,多么狠的心,有多么丧心病狂,才会用这么残忍的手段去对待一个双十未满的少女。

这一刻的李闻双眼通红,恨不得将这个残忍的施暴者抽筋扒皮,挫骨扬灰,以告慰这些被害女子的在天之灵。

旁边宋怀的脸色也不太自然,拍了拍李闻的肩膀,他动了动嘴唇,最终却什么也没有说出,只是发出了一声叹息。

正在这时有刺史府的衙役来报,说外面来了一位禁卫军的军士,说是奉上官之命将与冰窖内两名死者的身份有关的卷宗送来了。

在宋怀的安抚下,李闻调整了一下情绪,随即打开了刚刚送过来的卷宗,但不想看到卷宗上的内容,他的眉头却微微皱了起来,只见卷宗上的清楚的写着两人的身份:

一,死者王李氏,年龄三十有七,先夫王根早亡,王李氏寡居在家,平日以织布为生,深居简出,除了每十日到城北布庄送布外,几乎不与外人接触。失踪报案原因,乃是因布庄掌柜见十日之期已到,王李氏未来送布,去其家中却未见其人,心中存疑,便代其报案。

二,死者李灵儿,城东福来当铺东家李老爷的千金,年方十九,平日精明能干,善经营,常常出入当铺。此次失踪报案原因是,李灵儿带人去验看一座典当的宅院,而直到晚上李灵儿却依然未归家,连带着随同而去的小厮丫鬟也同样没回来,李老爷心急如焚,随即便报了案。

李闻正要将心中的疑惑说出,这时外面又来报,说王彪回来了。李闻见此便先将疑惑压下,示意王彪将调查结果告知他们。

见此王彪拱拱手说道“回禀宋大人,李闻兄弟,俺刚刚去那教坊司,问了那个老鸨,她告诉俺,教坊司此处管教极严,毕竟都是要犯家眷,轻易不得小叙,故而每天都必会核对人数,绝不可能有人能偷跑出去还不被发现的。随后俺便问她,那有没有这两天正常外出未归的?那老鸨告诉我,最近这几日并无姑娘外出,不过却有一个叫胡绣娘姑娘走了俞樟县令的路子被人赎了身,前两天刚刚取了身契,如若确定失踪的是教坊司的姑娘,那只有她最有可能。而且俺刚刚也去户曹核实过了,这个胡绣娘离开教坊司后确实并未落籍,俺觉得这个情况有蹊跷,就赶紧回来和两位回禀。”

李宋二人,俱都点了点头,等王彪退下后,李闻便将心中的疑惑说了出来。

“宋大人,眼下我们基本可以断定最早遇害的是独居的寡妇王李氏,第二个遇害的是城东福来当铺的李灵儿,第三个遇害的就是这个胡绣娘。根据死者尸斑的位置可以断定,她们三个都是被杀后抛尸,而且根据他们身上所残留的同种黑色土样颗粒物大致可以断定,他们被杀害的地点有可能是相同的。但是有一些问题我有些想不通。”

第一杀人手法,凶手为什么在割腕放血之后,还要将死者的头砍下,特别是李灵儿,她明明之前已经死了,为什么还要把头砍下,这不是多此一举吗?

第二杀人动机,死者有独居的寡妇,当铺的千金,还有教坊司的妓女,如果是图色那凶手杀害寡妇王李氏就说不通了,而且王李氏并没有被侵犯的痕迹,如果是图财,那胡绣娘和李寡妇二人则都说不通,而若说是复仇的话,三人之间又差距过大,实在看不出有什么关联。

“第三点也是我最想不通的就是案发过程。”说到这李闻来到李寡妇的尸身前说道“您看王李氏的手腕处,伤口不深,应该是放过血后,很快就止住了,说明凶手这个时候并没有想杀人,但是死者身上的衣物有拉扯的痕迹,看样子应该是凶手和死者之间有了一些纠纷,而颈部的伤口有多处,则说明了凶手在杀人的时候情绪激动,应该是突然之间有什么事刺激到了凶手。”

随后李闻又走到了李灵儿身边说道“然后再看李灵儿,很明显凶手对死者可谓是恨之入骨,身上除和其他死者一致的手腕伤痕外,其余的非致命伤都是为了增加死者的痛苦,包括对死者的侵犯也可以说是对死者意志上的折磨。”

然后李闻又指着胡绣娘的尸身道“胡绣娘的情况相对就简单多了,侵犯基本可以看作单纯的泄愤,其余的手腕伤口也好,颈部伤口也好,都是干脆利落。”

听到这宋怀点了点头。

《大理寺卿》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