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复联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逍遥世界游

>

逍遥世界游

不耻第一 著

奇幻玄幻 白秋然 逍遥世界游 陆青言

最具实力派作家“不耻第一”又一新作《逍遥世界游》,受到广大书友的一致好评,该小说里的主要人物是白秋然陆青言,小说精彩片段:“我被人绑架了?”“还是穿越了?”白秋然第一反应是被绑架了,第二反应则是穿越了。作为二十一世纪新时代青年,刚从大学毕业的白秋然昨晚通过了私企面试,正准备迎接社会生活,睁眼后却来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难免有些犯嘀咕。出于谨慎,白秋然没有立即行动,而是放缓呼吸坐在床上静静观察,等到眼睛适应了黑暗,才认...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白秋然陆青言   更新: 2022-11-28 05:3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小说叫做《逍遥世界游》,是作者“不耻第一”写的小说,主角是白秋然陆青言。本书精彩片段:随着吴先生的话语落下,本该形成围剿之势的三人身形顿了顿,就连嘈杂的战场都为之一静似乎每个人都听说过落香国白衣仙的大名悠扬的笛声精确地传到每个人的脑袋里,伴随而来的是一个略显懒散的声音,“剑舞,夫君在这里呢,快来洞房”............大隋国的杨家曾是一个传奇这里的人都会一种特殊的舞蹈,其中最为优秀者称之为剑舞与之对敌,都会在其曼妙的舞姿中沉沦,在其扭动的身姿、如蝴蝶般翩飞的长剑中丢...

第1章 尸狗大姐姐

咣咣咣~

耳边不时传来铁链摩擦地面的声音,四周的味道有些怪,好像是番茄酱、臭豆腐、辣椒面等等混合在一起的气味。

说不好是催泪还是勾人食欲。

白秋然被周围的异常惊醒,在床上疑惑的睁开眼,四周的黑暗让他吃了一惊。

七盏若隐若现的烛火悬浮在半空,烛光下七道青铜门矗立在不远处。

“我被人绑架了?”

“还是穿越了?”

白秋然第一反应是被绑架了,第二反应则是穿越了。

作为二十一世纪新时代青年,刚从大学毕业的白秋然昨晚通过了私企面试,正准备迎接社会生活,睁眼后却来到了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难免有些犯嘀咕。

出于谨慎,白秋然没有立即行动,而是放缓呼吸坐在床上静静观察,等到眼睛适应了黑暗,才认真观察四周。

“这里是一座地牢?”

“不对,远处能看见围墙,是一所监狱?”

白秋然心里有点发憷,尽可能的压低声音,寻找身上可用的东西。

口袋里只有一张干巴巴、被水泡坏的卫生纸,还有一张身份证,除此之外别无他物,没有找到他最需要的手机。

白秋然想了想,决定不能坐以待毙。

正当他准备抬起屁股时,一道青铜门后的身影似乎注意到了床上的人醒了过来,铁链声忽然之间大作起来,哗啦作响。

一个女性的声音从门后幽幽传来,“胎光?你醒了?”

胎光?

我不是叫白秋然吗?

受到惊吓、打算拔腿就跑的白秋然闻言停在原地,谨慎的没有回答,在陌生的环境中沉默是最好的选择。

可是下一刻,不远处传来齿轮滑动的声音,在黑暗中格外刺耳,刺激着他的神经。

青铜门后传来开锁的声音,大门也随之打开。

白秋然愣住了,这门还可以打开的?

这不是用来关犯人的吗?

可是更让他感到惊悚的,是青铜门后走出来的那个人,以至于让他感觉世界是如此的荒谬。

与自己一般身高,一般模样,就连行为习惯、平日里的小动作都一模一样。

白秋然感觉自己好像在照镜子,可是……

白秋然的视线往下划去。

那高高鼓起的地方是怎么一回事?最起码有E了吧?女性化的自己?

那名女子脖子上有一节断裂的铁链垂在胸口,随着步伐颤颤巍巍地晃动,“胎光,我已经等你等了快三千年了,还以为你再也不会醒来了呢。”

女子的口吻有些埋怨,更多的却是难以掩饰的开心。

白秋然沉默片刻后,谨慎的说道“这位长得和我一模一样的女士,我叫白秋然,你若是和那位胎光有仇的话,我觉得您是找错人了。”

女子来到床边,大大咧咧的坐下,盯着白秋然左看看右看看,似乎确认了白秋然就是自己要找的人后,自顾自的说道“我叫尸狗,其余的人都已经离开这里了。”

“其他人?”

尸狗点点头,侧过身指向青铜门,挨个指了过去,“伏矢、雀阴、吞贼、非毒、除秽、臭肺,他们因为不同的原因已经离开这里,现在只剩下我了。”

“三千年了,让我好等!”

白秋然很努力地从尸狗大姐姐的胸口移开视线,听着尸狗的介绍,忽然愣住了,心里有了一个想法。

刚想试探性的问话,尸狗就点头道

“没错,就是你所想的那样,我们七个就是你的七魄,你是胎光,也就是生魂。”

白秋然在地球上读过很多小说,看过大量的动漫,所以仅仅是惊讶了几秒钟,就很自然的接受了尸狗说的话,重重的松口气,可随之产生了一个新的疑惑。

白秋然哈哈笑了下,“尸狗姐姐别开玩笑了,失去了六魄人还能活着?”

尸狗斜视了他一眼,“谁说你还活着?”

“额……”

尸狗打了个响指,也不见有任何的动静,监狱之中所有的烛光突兀被点亮,白秋然也终于看清了监狱全貌。

果真如尸狗所说,其他六个青铜门后早已没有了人。

尸狗似乎说累了,伸了个懒腰,展示着自己凹凸有致的身材,随后手指轻轻一点,指尖闪过微弱的光芒,触碰在白秋然的额头上。

白秋然被点中的刹那,身体产生了急速的下坠感,黑暗迅速的将其裹挟着,像是进入到茫茫的宇宙之中,分不清东西南北,唯有尸狗的声音缓缓从四面八方传来。

“在地球上玩了三千年,你也该回来了,回到……

真正属于你的世界。”

“要尽快找全你的魂魄。忘了告诉你了,你的两魂,爽灵和幽精也走了,把他们找回来,你就能想起所有的一切。”

“否则,你将不再是你……”

“唔……先去找非毒那个臭娘们吧,她和一把刀厮混在一起,那把刀……一定要尽快找全魂魄,否则每当初一或者十五……”

“找到某个……”

“去……之路……”

“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后续的声音白秋然已经听不清了,还没完全搞清现状的他只剩下一个荒诞的念头,“根据重力加速度,我现在自由落体十五秒了,也就是说……我死定了?”

咚~

刚有此想法,白秋然便砸落在地上,瞬间失去了所有的意识。

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白秋然幽幽睁开眼,视线还有点模糊,鼻腔内却涌进一股奇怪的味道。

臭臭的,像是自己最爱吃的臭豆腐。

手上黏糊糊的,是自己的血吗?

咦?

天上的是什么东西,绿油油的,我眼花了吗?尸狗姐姐把我送到哪里了?

当白秋然的眼睛恢复正常、环顾四周、看清景象后,惊恐的心魂都在颤抖。

尸体!

尸体!

遍地都是尸体!

此时的自己正坐在一座腐烂的尸山上,附近堆满了破烂的棺材,其余地方也有几座小型的尸山,一处处火焰正在缓缓燃烧。

这是我的世界?

良久,身体上传来的疼痛让白秋然逐渐恢复过来。

白秋然强忍恐惧,颤颤巍巍的撕开衣服,意外发现自己的体型变小了不少,可是为何……

自己的身体上有六个血洞?

难道是对应的六魄?

可是伤口看起来更像是刀剑刺穿身体造成的,是从外到内形成的伤口。

隐隐约约能够看见自己的内脏,鲜红的血液缓缓流淌。

身为和平年代的人,什么时候见过这种场面。

白秋然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思绪,惊恐的大叫了一声,彻底的晕了过去。

天空上,绿色的光芒随之消散,化作繁星落在白秋然的身上。

……

……

在白秋然晕倒后,义庄陆陆续续进来许多人,全都穿着蓝黑相间的统一服饰,胸前都刺有一朵烫金牡丹花图案。

一名甲胄兵士苦着脸掩住口鼻,怅然问道“陆大人,皇帝陛下怎么想的,竟然害死了这么多百姓?”

陆子尧闻言轻捻佛珠,喝道“谨言慎行!”

随后双手合十,悲悯道“佛祖保佑,世人皆苦,何时众生才能脱离苦海。”

手下人也自知失言,犯了忌讳,便不再多说,立即动身和其他甲士一起将尸体抬入义庄之中。

春季的那场战争对于落香国镇山关外的百姓而言,是一场灾难。

废墟毫无征兆的降临,落香国皇帝却反常的没有第一时间派兵清剿,反而是下令关闭与外界往来的镇山关,但这就苦了关外的百姓。

废墟降临之后便闹了瘟疫。

两场灾难下来导致关外数百里疆土沦陷。

陆子尧身为落香国世袭伯爵,拥有百余名甲胄士兵,封地在镇山关外,自然就承担了处理封地附近尸体的责任。

忙了整整一天,义庄内尸山更高了一些。

陆子尧站在上风向的山坡上,挥挥手,立即有人上前弯腰问道“陆大人有何吩咐?”

陆子尧抬头看了眼天色,“时候不早了,将这些尸体烧掉后就地掩埋吧,让这些可怜人死后能落个安稳。”

很快就有许多甲士举着火把,点燃事先铺设好的干草柴垛。

上了马车,准备回府邸时,有个高大的人,腰间挎着一柄星允长剑,一瘸一拐的来到陆子尧的马车前,怀中抱着一位十岁左右的少年。

“陆大人……”此人有些犹豫,不是很能摸清自家大人的态度,“这有一位还活着的孩子。”

不过高大男子很懂得说话的艺术,“在灾难中还能活下来的人命硬,也许有大福气。不过也有可能身患瘟疫疾病,带来更大的麻烦,您觉得那种方式比较妥当?”

陆子尧掀开厚重的车帘审视杜少康怀中的孩子,帘子上也有烫金的牡丹花纹。

仔细看了片刻,陆子尧有些惊讶。

不得不说,男子怀中的孩子到是挺眉清目秀的。

“哪里找到的?”

杜少康微微侧身让出道路,可以让陆子尧看到身后的义庄。

“义庄内,这个孩子在尸山的顶端,手下人在焚烧尸体时这个孩子突然叫了一声,不过似乎受到了惊吓,醒过来没多久便晕了过去。”

陆子尧再次转动手中的佛珠,目光不断地闪烁,脑中没由来浮现出与之同龄的宝贝闺女,心软了下来,念了一句‘我佛慈悲’。

杜少康点点头,将怀中的孩子一同带走,只留下火势越来越大的义庄。

《逍遥世界游》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