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复联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奇幻玄幻›一剑开太平

>

一剑开太平

时育 著

一剑开太平 奇幻玄幻 时育 穷奇

奇幻玄幻小说《一剑开太平》,由网络作家“时育”近期更新完结,主角穷奇时育,精彩内容欢迎阅读!小说详情介绍:“我说的是滚开,你听不懂大爷的话吗?要用滚的!”光头大汉踢了下小乞丐,如同逗弄一条野狗。少年揉了揉腰畔,招手仿佛挥斥走苍蝇,屁股对着大汉继续睡觉。“真是条没用的野狗,没意思。”光头大汉撇嘴鄙夷,走到酒馆入口木栏旁,心头略有不爽,于是折返回来抬脚准备踩一下乞丐...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穷奇时育   更新: 2022-11-28 03:4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奇幻玄幻小说《一剑开太平》,讲述主角穷奇时育的甜蜜故事,作者“时育”倾心编著中,主要讲述的是:这影蝠是何人?在座诸君年纪不大,可能对这个名字没印象,但在两百年前影蝠的名字可是响彻六界!影蝠并不是异界人,而是地界冥河旁的古血蝠族,也算是半个地界人!为什么是半个呢?因为他的母亲是冥河另一边的魔族诸位都知道三代圣者劈开冥河,深入魔界,独占四代魔尊及魔界高手,强行逼退魔界的侵略军,为第三次地界大战画上句号殊不知早在两百多年前,影蝠为收回双亲尸骨,强闯魔界,一人战一城,将魔界搅了个天翻地覆!当时...

第1章 无家的人

喝醉的人或许有个醉酒的理由,那么一个每天醉酒的人究竟有多少个理由?此时瘫坐在酒馆前的少年不省人事,聊想酒这玩意怎么越来越不醉人了。

“滚开!醉酒的乞丐。”一个身形魁梧的光头大汉,露出半个膀子,凶神恶煞般大吼。

少年醉醺醺地侧身,缩着身子躺在门槛上,给光头大汉让出一个身位。

“我说的是滚开,你听不懂大爷的话吗?要用滚的!”光头大汉踢了下小乞丐,如同逗弄一条野狗。

少年揉了揉腰畔,招手仿佛挥斥走苍蝇,屁股对着大汉继续睡觉。

“真是条没用的野狗,没意思。”光头大汉撇嘴鄙夷,走到酒馆入口木栏旁,心头略有不爽,于是折返回来抬脚准备踩一下乞丐。

这本是个寻常举动,毕竟他踩过的人太多了,区区乞丐而已。

“你有完没完啊。”半醉的小乞丐睁开眼睛,惺忪的揉了揉。

“大爷我今天偏要踩你一脚,你乖乖不动的话,免受皮肉之苦。”光头大汉吃了秤砣铁了心。

他抬起厚重的脚掌,粗壮有力的大腿肌肉紧绷,收紧小腹,全力一脚朝小乞丐胸骨踩去。

这一脚,足以粉碎普通人的胸骨,让人半个月行动困难,令难觅温饱的乞丐慢性死亡。

可是,他那只侮辱过不少弱者的脚,却迟迟无法踩下去,因为那乞丐身外竟有一堵淡黄色气墙。

“是剑气!你是修炼的人,我我……”光头大汉深知这次踩到钉子了,汗流如豆,泛白的嘴唇连话都说不圆了。

他想要收脚,但一股吸力扯住脚掌,令他挪动不得,那淡黄色剑气已然制住他了。

“像你这种欺软怕硬的混蛋,还是不要进去喝酒,否则浪费了好酒。”那落魄少年半眯着眼,懒得将那人放在眼里。

他肩膀一抖,如驱赶一只苍蝇,淡黄色剑气在胸口黄菊般绽开,强悍的力道竟把光头大汉活生生掀飞。

那大汉身子在地上滚了好几圈,不时发出惨叫,地面都扬起灰尘,最后撞到马厩的护栏上才停下。

“你只配喝马尿,不配喝酒。”落魄少年淡淡说。

光头大汉扶着栏杆起身,头也不回,一瘸一拐的小跑着离开,当真如丧家之犬。

落魄少年打了哈欠,栽在门槛上,继续睡了个回笼觉。

这次喝醉半小时便清醒了,比一个月前又快了不少,可见酒精对他的作用日渐式微了。

他通过门前的旋转木栏,进入这个米提尔风格的古朴酒馆,冲着吧台的魁梧大汉和说书台上的老叟点头示意。

“嘿!小乞丐喝点什么酒!”大汉粗犷洪亮的嗓音让喝酒交谈的客人自主停下酒杯,不约而同的盯着衣衫褴褛的来人。

“龙骨酒。”少年自顾自的走到东边一隅的专属空桌,乘着珠帘后悠悠的竖琴声,盯着说书台上唾沫横飞且意气风发的老者。

“话说八千年以前的世界啊!叫做太古纪,那个时候我们生活的地界被妖神统治,人类是给妖神歌功颂德和建造宫殿的奴隶。直到有一天,一个圣者在合适的时间出现了。

他教会人类附魔,把妖神的力量与剑气融合,形成拥有奇效的附魔剑气!这位圣者令人类和妖神达成互不侵犯的《万古合约》!他还带领地界、天界和魔界清剿天外恶兽—太古战甲虫!

没人知道他从何而来,也没人知道他归去何处,他像那道不可见的命运门,他就是一代圣者!一个存在于古籍里的传说……”

“呸!一代圣者,压根没有这号人吧!骗小孩子的故事而已。”中间桌上扎着小辫子的中年消瘦男子讥讽的说。

他口音带有百鸟群岛特有的尖锐,服饰则是商队首领的行头,与他一桌的还有四个人。

圣者是地界人人膜拜的对象,这是地界公认的信仰了,如同闪族人信仰的至高神。

落魄少年不由得撺紧酒杯,面色不改,暗劲震得石质杯身龟裂。

崇拜的人被人玷污是件很令人气恼的事,因此酒馆里所有人,包括小辫子同行四人,无不难掩气愤!

小辫子甩了下头,把三把短剑拍在桌子上,愠怒地瞪着台上的老者,质问道“果真有什么圣者的话,为什么异界的屠夫在归巢半岛杀了五百万人,圣者呢!哪里去了,为什么不搭救一下他的信徒。

战争还没完呢!谁知道还有多少人死去,我三个儿子一个不剩地全死了,妻子生死不明,我已没什么可以失去了。

谁知道战争多久是头啊!圣者啊!求求你救救这万恶的世道吧!”

小辫子声泪俱下,使劲捶着暗黄木桌,酒杯里溅射的泡沫打湿他的衣袖。

这一刻怨愤被悲哀冲走了,酒馆里的人缄默着,举起酒杯,起初的愤怒悉数化为哀伤与痛苦沉入杯底,对着这个可怜的男人,冲着这该死的世道一饮而尽!

台上的老叟欲言又止,看着这个可怜的男人,叹息道“唉~圣者总会来的吧,第四位圣者一定会来,只是死去的人不会来了。”他不曾放弃希望,但剑划破的伤口,总会留下伤疤……

“圣者!你们看我可以吗?”一位玉冠粉面的俊俏少年走进酒馆,拍拍白色短披肩上的灰尘,打趣的说。

“哈哈!你是圣者,我就是圣者的债主了。”吧台后的大汉捧腹大笑,这小鬼还欠着他酒钱呢。

落魄少年瞟了眼来人,佯装未见,背过身喝酒。

吧台大汉瞧见落魄少年酒杯见底,单掌轻击手边的盛满龙骨酒的火烧石杯。

陡然,红黄分层的石杯旋转着飞向两人。

落魄少年单手一伸,稳稳钳制住,杯中的酒由于惯性还保持旋转,酒杯正好停在玉冠少年面前三寸。

玉冠少年虚惊一场,夺过酒杯,眉开眼笑道“酒是冲我来的,理应我喝。”

“三个银贝,记账还是付钱!小刀。”吧台大汉的声音再次响起。

名为小刀的玉冠少年把酒匀一半桌上的空杯里,对着大汉抱怨般的挥挥手,然后将酒杯递还给落魄少年。

“大叔谈钱多伤人啊!你就先给我记着吧。如果觉得麻烦也可以不记的,我不会在意的。”

不一会两人的酒杯已然干净,小刀酒喝完了,是时候说出自己来这的原因了。

“小乞丐,据可靠消息,今天东街有赌局,听说是一个富商举办的。我们老规矩,赢的钱你一半我一半。”

“不去,你出老千。”

“是吗?如果我不告诉你我出千你就不知道,别人看不出来也不知道,大家都不知道就是没人认为我出过千,也就是说我没有出老千。”

“至少有一个人知道。”小乞丐又接住一杯龙骨酒,分给后者一半。

“是谁?”小刀端起酒杯一碰。

“你自己!”小乞丐喝完一口,继续说,“你骗了别人,却骗不过自己的良知。”

“没错,我的良知时时鞭笞我,欠债要还钱。”小刀摇晃酒杯,痛心疾首的说,“我现在欠酒馆三百六十三个银币,无力偿还,良心犹如火炭上的龟壳虫,所以你要帮帮我啊!”

小刀一番歪理令珠帘后红颜不悦,琴声嘎然而止,随之而来的是弹琴人如箜篌般柔润的女声。

“赌鬼朋友不帮也罢,我去准备午膳。”

“好啊,我现在还空着肚子呢。”小刀兴致盎然。

“和你无关。”布局雅致的琴房内,如丁香般忧郁高贵的女人跪坐于凉席上,温柔地抚摸怀里红眸的小兔子。

“兄弟,你不会重色轻友吧?”小刀转头看向小乞丐。

“兄弟……”小乞丐如同被戳中软肋,不自觉摸到腰间故人的匕首。

精致灵巧的匕首通体赤红,刃面有股烤肉的味道,而这股味道勾起小乞丐的思绪。

“喂!想什么美事呢?魂被人勾走了。”小刀嘴角下撇,不屑的说,“看你样子也走不动了,我一个人去吧,省的分你一半。”

“老规矩,我帮你赚回酒钱!”

商榷已定,两人酒杯相撞,仰头送酒入喉,离开的时候习惯性的分文不留。珠帘后琴声复起,只是多几分郁结。

小刀把手搭在小乞丐肩头,丝毫不在意后者的脏乱,出门之前还不忘交待一句。

“大家听好了!你们今天酒钱他垫了!”小刀指向吧台后擦拭杯子的酒保大叔,然后对后者竖起大拇指。

“乌拉!乌拉……”有人请喝酒是件值得开心的事,酒馆的人顿时欢呼雀跃,举杯共饮!

“小刀!以后别让我看见你。”酒保大叔将杯子用力掷出,高速运动的杯面附有淡淡的青黄色剑气,这一下足以打断后者软骨。

“快跑!”两位少年异口同声,相视一笑,一前一后夺门而出。

米提尔酒馆从不缺少欢声笑语,人来人往,不同的人讲述不同的故事,离别之苦衍生相聚之欢。

《一剑开太平》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