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复联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吾为卿狂:将军追妻忙

>

吾为卿狂:将军追妻忙

蚊子姬 著

云子非 古代言情 吾为卿狂:将军追妻忙 景赫焱

景赫焱云子非是古代言情小说《吾为卿狂:将军追妻忙》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蚊子姬”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皇帝冠冕堂皇的出尔反尔,引得朝中一片哗然,更是证实了镇国将军府权势滔天。原本卫国公主欲与镇国将军府结亲,也被皇帝坚决拒绝了。卫国使臣也不是好应付的,直嚷嚷着夏武国目中无人,卫国必与夏武国开战。景家军也没客气,百万大军迅速集结夏武和卫国边城,只等景赫焱一声令下,便踏过关口直接进攻卫国...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景赫焱云子非   更新: 2022-11-27 11:2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无删减版本的古代言情《吾为卿狂:将军追妻忙》,成功收获了一大批的读者们关注,故事的原创作者叫做蚊子姬,非常的具有实力,主角景赫焱云子非。简要概述:瑞安和侍卫凌风赶到时,就见到一众判官整整齐齐站着,而他们家将军坐在其中一张座椅上,目光一错不错的落在台上云子非的身上判官主管事是兵部的左侍郎,他正纳闷景赫焱这大神怎么突然关心武举,难不成是有什么要发难的事情?心里七上八下,看到瑞安后,左侍郎立刻迎了上来“瑞副将,您来了”左侍郎如同看见救星,“本届武首角逐,上将军莅临视察,实属荣幸”恭维的开场白,话里话外的意思就是想引出景赫焱是为何而来瑞安...

第7章 武策师是个女子

转眼已近入秋。

距离云子非失踪,已足足两月。

云子非不见的当天,褚裕皇帝在得知将军府太祖余氏晕倒后,也吓坏了,急忙给将军府传了好几位太医,并让太妃和皇后一行人立即出宫看望。

没等景赫焱进宫,第二道圣旨便赐到丞相府,取消了丞相府与镇国将军府的婚事。皇帝冠冕堂皇的出尔反尔,引得朝中一片哗然,更是证实了镇国将军府权势滔天。

原本卫国公主欲与镇国将军府结亲,也被皇帝坚决拒绝了。卫国使臣也不是好应付的,直嚷嚷着夏武国目中无人,卫国必与夏武国开战。

景家军也没客气,百万大军迅速集结夏武和卫国边城,只等景赫焱一声令下,便踏过关口直接进攻卫国。

景洪也回了京中,因为有着太妃这层关系,他算是皇帝的半个兄长。听云子非被气走了,捶胸顿足,先是把李氏数落了一顿,又进宫把御书房也掀了才解了气。

皇帝也冤啊,他又不知道景洪事先已安排景赫焱与云忠郴女儿结亲,指婚丞相嫡女纯粹是一番好意。

不过镇国将军府自打先帝在时就手握着夏武无上兵权,几个将军一个比一个霸道,打仗还奇勇,全凭实力压制敌国。有了镇国将军府,这王座才能坐得安稳,他乐得当个窝囊皇帝,也只能当个窝囊皇帝。

听涛轩

景赫焱静静地站在莲花池边,现在已不是盛夏,池中的莲花已经不如盛夏时开得密,零星几朵,在初阳下显得有些突兀。

莲花也很安静,比起荷花她只是轻柔的贴在水面,也没有香气,开了二三天,便败了下去。

短短两个月内,景赫焱已经去往桓江郡云家三趟。动用了身边所有人手,沿途的几个郡也都在查找云子非的下落。而云子非并没有回云家,就这么凭空消失了。

一向将事情尽在掌握的景赫焱,心情从开始时的烦躁逐渐转变成了执拗。

父亲景洪下了死命令,必须把云子非找着。

常年在大营中,景赫焱睡得浅。但他这两个月几次深睡,梦醒,忆起梦中都是一个场景,一池莲花,池边一个模糊的影子。

一个声音告诉他,云子非已经死了,不要再找她了。

她真的死了吗?

景赫焱望着这一池清浅,出神。

“将军!将军!”副将瑞安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洪亮,由远及近。不同的是,他擅自在将军府内宅用了轻功,这招致几个影卫齐齐现身拦住了他。

景赫焱转过身,正见到瑞安被几个影卫拦着,一挥手,影卫得令退下。

“何事。”景赫焱问道。

“将军!有云姑娘的消息了!在盛泽门比武场!”瑞安大喜过望。

景赫焱听完,一闪身,便消失在池边。

瑞安和几个影卫急忙跟上。

——

盛泽门 比武场

夏武国的科举是每四年举办一次。可因为与敌国连年战乱,武将人才急需,所以武举是每两年举办一次。

武举中,每两年必考武试,每四年加试策论。若考生仅参加武试,就算得了第一,也不可直任军中主将帅或在兵部任职。武试第一名称为武首,策略第一名称为策元。武试与策略都考了第一的,称为武策师。

迄今为止,夏武国只有两位武策师。

第一位武策师是景赫焱的太祖爷,神勇无双,晚年还著有夏武国最有名的兵书《决胜论》。

第二位武策师便是景赫焱。虽然镇国将军府的军队由几大支系景家军组成,景家子孙完全可以世袭将帅位,但四年前,十八岁的景赫焱轻而易举的打败了对手,拿下了武策师的名号。

武举面向全国考生开放。

其中,武试分初试,复试和竞技对决。只有通过武试复试的考生才有资格参加策论考试,而策论考试又需要考三次,取每人三次考试中的最高得分作为最终成绩进行排名。

策论考试前几名的,都将会调配到各大营中作为军师或智脑。

初试难度就很大,是由兵部的十位武师主考官亲自把关,考生若能撑得住任一位武师五十招即可通过。复试是以一挡百,模拟战场,考生需要打倒上百个包含骑兵及弓箭手组成的精兵团,方能进入最后的对决。

竞技对决的规则就简单了,是考生间的厮杀,抽签后一对一比拼,淘汰制。同一届中的最强者为武首。

今年的考生数量与往年的差不多,报名人数在一千左右,能通过初试的约是一百人,经过两个月的考试和淘汰,通过复试的是三十人,这三十人还参加了策略考试,并需经过对决得出最终的王者。

百姓们是看不到策略考试的,只能在每年的这个时候,挤在盛泽门的比武场边,见证最后一场巅峰对决,瞻仰武首的风光。

为了避免作弊和冒名顶替,所有考生都不报姓名,只拿自己的号牌。通过初试的考生便统一进入考试院住宿,与外界隔离。

公平起见,随着考试的进行,考生只在得到自己的最终成绩后,才报出姓名。

所以现在在比武场上的两人,众人也并不知晓双方姓名,只等着一场殊死搏斗后,输赢后双方才可自报家门。

偌大的比武场,战鼓在中央,一身藏青衣袍的高大男子站于一侧,只见他身形壮硕,孔武有力,握着长刀的手肌肉贲涨。数十丈开外的另一侧,立着一位穿着白衣婷婷而立的女子。她个子不高,秋风萧瑟,微微扬起了她的衣角,显得她娇弱不已。

男人的阳刚与女人的阴柔,猛虎与白兔,视觉冲击太大,台下的众人不住高喊助威。

夏武开国后便设置武举,提倡全民皆兵,女子也可参加。但随着民生发展,女子从军少之又少,能坚持到复试的女考生已屈指可数。

像比武场中这位能争武首的女子,绝无仅有。

云子非按条例中对女子参考的要求,脸上戴着面纱。一双异常美丽的眼睛露在外边,反倒显得她更为灵动与神秘。正是十五六爱打扮的年纪,可乌发上没有任何赘饰,只梳着最常见的垂髻。

按以往,策论成绩排名的公示榜文已经贴出了,可直至现在都未展示,难道台上二人之中是策论的榜首?

武策师竟有可能是女子?!这个猜测更是将台下众人的情绪调到了最高点。

当景赫焱赶到比武场,几个起落跃过密密麻麻的人群,看到的就是这番景象。

“上将军!”听到护卫们齐齐行礼,判官台上的数十位兵部要员迅速聚拢过来给景赫焱行礼。

景赫焱此番大胜,获封头衔是上将军,从一品,只比他爷爷、父亲和叔叔们低一级。

“继续。”景赫焱摆手,冷冷应了一句,便落座在判官席上。判官们没敢也坐下,纷纷恭敬地站了一排。

离着判官台有些远,云子非并没细究谁来了,今日这是最后的对决,来几个大官观战也是正常。

负手而立,她手中并无兵器。

两月前的大雨夜,云子非离开了镇国将军府。原来想着从正南门出城回云家,但距离城门打开还很久,她便在一处防火所的回廊外暂避雨水。

回廊上的灯笼摇曳,光线忽明忽暗,防火所外立着的告示牌虽然大半个已被大雨浇湿,但云子非还是看清了贴在正中间的告示。

夏武纳全国勇士为国效力,武举招考。

父亲已不在,母亲也不在云家了,师父几年前就去寻云子非的大哥,现在还未归来。

偌大的云府,如今空荡,回去也只她一人。想要落脚在镇国将军府,也成了泡影。

风雨飘摇的感觉又让云子非心酸。

她也只有十五岁,但亲人们都离她而去了。在镇国将军府几日际遇,更是时刻提醒她——

不愿任人摆布,只能靠自己。

《吾为卿狂:将军追妻忙》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