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复联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悬疑惊悚›无鸡楼

>

无鸡楼

素氏桂花酿 著

悬疑惊悚 无鸡楼 机彩翼 李泽润

悬疑惊悚小说《无鸡楼》,由网络作家“素氏桂花酿”所著,男女主角分别是机彩翼李泽润,纯净无弹窗版故事内容,跟随小编一起来阅读吧!详情介绍:“她本就不一样,进去吧!”李泽润走进酒楼,生意很不错,机彩翼忙的脚不沾地,根本没看见他们来。“老板,再来一壶酒。”“好嘞。”机彩翼高声回答...

来源:番茄小说   主角: 机彩翼李泽润   更新: 2022-11-27 04:4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机彩翼李泽润是悬疑惊悚小说《无鸡楼》中出场的关键人物,“素氏桂花酿”是该书原创作者,环环相扣的剧情主要讲述的是:“2位姑娘请在此处稍等”章安顺先走进去“查的怎么样?”李泽润一脸期待的问“布料已经查出来了,是江南西区布坊特有的料子,这种料子价值千金,最适合用来做夜行衣,因为一到晚上便能跟夜色融为一体,叫人看不出来”“那香味呢?”“这香味太浅,属下问了很多地方都没有查清楚,不过,属下带回来2人,也许可以帮忙”章安顺越说越小声“谁?”章安顺打开门,“机姑娘,王姑娘,请进”“你好啊,又见面了”机彩翼...

第6章 何去何从

“无鸡楼。”李泽润看着酒楼悬挂的名字,笑出了声。

“公子,属下也是第一次见到有酒楼如此取名的。”章安顺也笑着说。

“她本就不一样,进去吧!”李泽润走进酒楼,生意很不错,机彩翼忙的脚不沾地,根本没看见他们来。

“老板,再来一壶酒。”

“好嘞。”机彩翼高声回答。

李泽润看着忙忙碌碌的机彩翼,也没叫她,自己想找一个位置先坐下来,却发现竟然没有空位,只好,“姑娘。”李泽润客气的喊。

机彩翼耳朵灵敏,立马听见叫声,看过去,“哇噻,漂亮的眼睛。”飞奔过来。

“咳咳,姑娘,好久不见。”李泽润有点不好意思的说。

“是啊,好久不见。”机彩翼四周看了看,发现没位置,便领着他们上二楼,“对不起啊,最近生意好,我们酒楼也小,所以没位置,但是二楼有,而且只给贵客哦。”

李泽润跟着机彩翼走着,路过一间,门没关紧,看见地上铺着被子。

“老板,上酒。”

“老板,点菜。”

“老板,没位置坐。”

楼下不时传来喊声,但机彩翼像是没听到似的,丝毫不管。

“你们生意这么好,为什么不请人啊?”李泽润坐下之后问。

“没钱呗,你看着人好像很多,生意好,但是除去七七八八的,真没多少,主要是,要还你钱啊!”机彩翼调皮的说。

“不急,姑娘,你先请人,不急着还。”李泽润看着做起事来有模有样的机彩翼说。

“不还清楚我心里也不高兴,算了,现在累点。”机彩翼无所谓的说,“你吃什么?”

“你看着来几样吧,再来一壶酒。”

“好嘞,马上啊!”机彩翼灿烂的笑着,又急急忙忙跑下去。

“公子,以前看着这机姑娘还像个没长大的小孩子,这才几天的功夫,怎么觉得年纪大了很多呢?”章安顺调侃道。

李泽润没说话,走到走廊看向一楼,机彩翼一个人穿梭在大厅里,面带笑容忙碌不停。

李泽润带着几分欣赏回答,“人总是会长大的。”

梦见自己正跟一群大公鸡跳舞的机彩翼闻到了一股烧焦的味道,还伴随着噼里啪啦的声音,机彩翼伸手揉了揉鼻子,味道更浓了,耳边的声音也越来越大,慢慢睁开眼睛,眼前一片明亮,转过头,是冲天的火光。

“彩蝶,彩蝶,快醒醒。”机彩翼赶紧叫醒旁边还在睡梦中的王彩蝶。

“彩翼,再睡一会,就一会。”王彩蝶疲倦的说。

“彩蝶!”机彩翼拉起王彩蝶的耳朵大声喊,吓得王彩蝶赶紧坐了起来,“你干嘛呀?”

“着火了,快跑。”

王彩蝶这才清醒过来,跟着机彩翼没穿衣服没穿鞋,撒腿就往楼下跑,一楼的一半已经完全烧了起来,火势巨大,眼看整座楼都要化为灰烬。

“还好,还好,终于跑出来了。”机彩翼和王彩蝶弯着腰,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看着眼前的火海,王彩蝶心里抽着疼,机彩翼心不痛,只是觉得有些可惜了。

躲在暗处的何刁叶看着机彩翼跑了出来,转身离开。

“出来了?没伤着吧?”李润丘坐在书房的椅子上略带紧张的问。

“出来了,没伤着,殿下,为什么?”何刁叶不懂为什么李润丘多此一举。

“我留着有用。”李润丘并没有多说。

火烧了半夜,无鸡楼连着旁边的2座布坊,1间民宅都在大火中成为一片废墟。

“让一让,让一让。”一队官兵开路,京城守卫统领李维勇走了过来。

“就是这无鸡楼最先着的火?”李维勇盛气凌人的问。

“是,大人。”

“好,给我搜。”李维勇架子十足的说。

官兵四散开来,涌进那一片废墟中,准确来说,只涌进无鸡楼的废墟中,不一会,有2个官兵抬着一个完好无损的箱子走过来,“大人,这箱子是在后院的地下埋着。”

“好,带回去。”李维勇说完,又看着只穿了中衣的机彩翼和王彩蝶,“你俩是这无鸡楼的老板吧?”

“她不是,我是!”机彩翼马上站出来。

“好好好,不管她是不是,都给我一起带走。”李维勇前半句和颜悦色,后半句凶相毕露。

“是。”马上有人过来,架着机彩翼和王彩蝶走,脚都沾不到地。

“干什么?干什么?”机彩翼和王彩蝶大声喊着,可是没有人理。

“皇上,昨夜东街发生火灾,烧毁一间酒楼,2间布坊还有1处民宅。”吏部尚书葛早耀禀报。

“可有人受伤?”李楠炽问道。

“托皇上鸿福,未曾有人受伤,不过火最先从酒楼里烧起来的,而这酒楼听说是五殿下的产业,五殿下经常出现在酒楼,并且傅太傅也经常光临,今早,从酒楼的后院挖出了一箱东西。”葛早耀回答。

“什么东西?”李楠炽问。

“抬上来。”2个太监抬着今早挖出来的木箱走上大殿。

“打开。”

窃窃私语的声音瞬间响起,里面是一套胡人的衣服,上面还放着几封信。

“把信拿上来。”李楠炽表情很不好。

“是。”李如程赶紧走下去,从箱子里拿出来,递给李楠炽。

李楠炽打开,上面的胡文,一个字也不认识,“傅太傅,你来看看。”信又被送到傅博识的手中。

“皇上,这上面不过是一些问候的话,并没有什么可疑。”傅博识说。

“是吗?并没有什么可疑,那有劳傅太傅亲念上面的内容。”葛早耀看似客气,却又步步紧逼。

傅博识见李楠炽并没有反对,便只好念了出来,“五殿下近来可好,常念思之,盼来。”

“皇上,您看,是多亲密的关系才能写出这样的信啊!皇上,臣怀疑五殿下与胡人勾结,请皇上明察。”

陆陆续续又有其他人跪了下来,“请皇上明察。”

李楠炽看着眼前发生的事,冷笑一声,“润儿一向忠心耿耿,平时从不犯错,好了,这件事情先这样吧!”

“皇上,请明察啊!”

“润儿现在正在查明你们这帮人查了几年都查不出结果的案子,不能让他分心,此事等以后再说。”

“皇上,五殿下也查了快半年,毫无结果,臣斗胆,请允许二殿下一同查办,或能有所发现。”

“准了。”李楠炽说。

“谢皇上。”

李泽丘的府中,书房门紧闭,还有四个侍卫站在门口严防死守。

“恭喜殿下,筹谋一番,终于有所得。”李维勇和葛早耀站在李泽丘的面前,殷勤的笑着说。

“不过是查件几年都破不了的案子罢了,有什么好值得恭喜的。”李泽丘把玩手里的笔,倒是真没看出有什么开心的。

李维勇上前一步,“只要殿下想要了解这件案子,就可以了解,想放在谁头上,就可以放在谁头上,半个月,足够做很多事情了。”

李泽丘停下手里的动作,看着眼前谄媚的笑脸,“李大人,你错了,这件案子还真不是那么简单,如果没有一点实质性的东西,那么就算推给了五皇弟,要是再发生,我们还是吃不了兜着走。”

“是,属下考虑不周。”李维勇心虚的说。

“殿下您打算怎么办?”葛早耀沉稳的问。

“火上浇油。”李泽丘面露杀机,“对了,无鸡楼的2位老板是不是被你关着呢?”

“是是是,殿下,小人打算回去就严刑逼供,一定让她们吐出点东西来。”李维勇赶紧又笑着说。

“不用了,放了吧!”

“放,放了?”李维勇不确定的又问了一遍。

“你听不懂我说的话吗?”

“是是,属下回去马上就把她们放了。”李维勇感觉自己越来越琢磨不透眼前的人了,可偏偏又不得不琢磨啊!

机彩翼和王彩蝶被关在同一间牢房,牢房还算干净,地上铺着干草,2人昨天晚上折腾了一夜,实在太累,根本无心关注自己的处境,王彩蝶好歹还喊了几句“冤枉”,机彩翼一看到草,就倒头下去睡着了,还发出“咕咕咕”享受的声音,王彩蝶也放弃挣扎,躺在机彩翼旁边搂着她一起睡。

“一定要找到白色的黄鼠狼皮,你们鸡族的使命才能结束,知道了吗?”黄鼠狼神情悲痛,一直盯着机彩翼,机彩翼点点头,看着黄鼠狼的头倒下去,死了。

“喂喂喂,起来了。”王彩蝶被人踢醒,睁开睡眼看见是狱卒,“赶紧起来,可以走了。”

“谢谢,谢谢大哥。”王彩蝶缓了几秒,高兴的道谢,旁边的机彩翼睡着没醒,王彩蝶推了推她,“我会找到的,放心。”

“彩翼,彩翼,回家了。”王彩蝶拍着机彩翼的脸,以前一点响声就醒了,这会却怎么也叫不醒。

“彩翼,彩翼。”

“啊!”机彩翼惊吓的坐起来,好一会才回过神,“怎么了?彩蝶。”

“我们可以出去了。”王彩蝶高兴的说。

“哦,好。”机彩翼先站起来,又把王彩蝶拉起来,2人走出牢房,看见外面明媚的阳光,机彩翼伸了一个懒腰,王彩蝶愁眉苦脸,现在又该何去何从啊!

“殿下。”章安顺把今天早朝的消息告诉李泽润,“李统领和葛大人都是二殿下的人。”

“机彩翼她们怎么样了?”听完之后,李泽润先问出这个问题。

“呃,这个属下不知道。”章安顺没想到这点。

“你去看看吧,要是她们需要帮忙,你就尽量帮助。”

“知道了,殿下。”

章安顺走了之后,李泽润一个人待在书房,看来自己的一举一动都被人严密盯着,自己没事还给找事啊!

“二哥,竟然你想参与进来,那就一起吧!”

《无鸡楼》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