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复联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武侠修真›全国都在跪求我给病娇皇帝生崽崽

>

全国都在跪求我给病娇皇帝生崽崽

桑烟贺赢 著

全国都在跪求我给病娇皇帝生崽崽 桑烟 武侠修真 贺赢

武侠修真小说《全国都在跪求我给病娇皇帝生崽崽》是由作者“桑烟贺赢”创作编写,书中主人公是桑烟贺赢,其中内容精彩片段:让人想呕吐。“吓傻了?”熟悉的男音带着点讥诮的意味。桑烟闻声看去,见皇帝坐在不远处的椅子上,正一眨不眨盯着她。“皇上——”她低低唤一声,示弱道:“臣女真的吓到了...

来源:阅文起点   主角: 桑烟贺赢   更新: 2022-11-26 07:5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全国都在跪求我给病娇皇帝生崽崽》,以桑烟作为故事中的男主角,是网络作家“桑烟”倾力打造的一本武侠修真,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小说内容概括:小太监小心翼翼捧着一串葡萄,回道:“御医说是什么伏气入体,得了热病,已经下不来床了还好主子心善那御医说,再拖下去,九成是没命了”桑烟听了,也很庆幸自己伸出了援助之手到底是一条人命啊“热病的话,你让内务府多送点冰去另外,饮食方面,也不得懈怠”“是”小太监领命下去了桑烟继续吃葡萄无意一瞥,就见秋枝坐在对面,双手托着腮,一脸崇拜望着自己她不明所以...

第056章 软肋

桑烟“……

行吧。

皇帝每日一情话。

她麻木了“皇上还是好好抄佛经吧。

希望佛门四大皆空,能治治他的恋爱脑。

桑烟告辞离开,去了冷宫。

她担心宣贵妃的身体,想着去看一眼。

没人阻拦。

但侍卫跟了很多。

桑烟忽视了,进去后,让秋枝跟小贵子近身伺候,其他侍卫留在了外面。

“桑主子来了。

云俏看到她,笑着行了礼,然后报告着宣贵妃的情况“娘娘刚喝了药,睡着呢。要叫醒她吗?

桑烟摆了手,压低了声音说“不用。我坐着等会也行。

但宣贵妃睡得不熟,已经听到了动静“云俏,谁来了?是桑大小姐吗?

云俏过去回话“是呢。娘娘。桑主子来看您了。

桑烟便在这时进了卧室。

宣贵妃被云俏搀扶起来,容颜憔悴却带着笑“你来了。

这一句莫名有点熟识已久的感觉。

是她跟闺蜜模样相似的缘故吗?

桑烟是想亲近她的,笑着说“嗯。你今天怎么样?

宣贵妃说“好多了。就是没什么力气。咳咳咳——

桑烟见她还是咳嗽的厉害,便跟云俏说“你让御膳房给她煮些冰糖雪梨。润喉养肺的。

云俏忙应了“谢谢桑主子。我这就去。

她一阵风儿离开了。

桑烟寻了个位子,坐下来,也不说话。

一是不知说什么,二是咸鱼久了,多少有点社恐。

宣贵妃倒是健谈,笑着起了话题“你跟其他人真不一样。

桑烟不知何意,就问“怎么说?

宣贵妃笑着解释“你深受皇宠,却不骄不纵,依旧保持着初心。这在皇宫,实在难得。想来,这也是皇上独宠你的缘故。

桑烟“……

是这样吗?

其实她根本不知道皇帝为何喜欢自己。

她觉得自己心思敏感,忧郁多愁,又性格怯弱,没有安全感,除了原主那张脸,实在没什么能讨人喜欢。

而这些,似乎有了可以说的人。

“我向来是有自知之明的。

她在原世界,就是个普通的社畜,长得一般,才华一般,不为人所爱,也不爱别人,每天为了生计,就够她忙的了,实在没心思想这些。

因此,陡然间来到这个世界,又得到了皇帝的爱,实在惶恐。

就像是天上掉了馅饼,第一反应不是去接,而是赶紧躲开。

毕竟,她没自信去接住这个馅饼,更没自信守得住这个馅饼。

“你说的对,人贵有自知之明。我当初若是明白这个道理,也不会落得这个下场。

宣贵妃自嘲一笑,却又说“可如果真的皇宠在身,我才不在乎这东西。人这短短几十年,自然要怎么开心怎么来。

桑烟不置可否。

她社畜做久了,实在做不到肆无忌惮的挥霍、享乐。

宣贵妃继续说“你是我的救命恩人,我无以为报,只能跟你说一个我在冷宫误出来的道理。

桑烟配合地问“什么道理?

宣贵妃咳了几声,笑道“也不是什么道理,就是个人感受吧。我觉得,名利如浮云,自由最可贵。当然,这个自由,咳咳咳,可不是人身自由,而是心的自由。

桑烟听着、想着,忽然发现,一直以来,她都在追求人身自由,却忘了心的自由。

“心自由,天地宽。

“很多时候,如果你不自寻烦恼,别人是无法给你烦恼的。

“一切都是心的修行。

宣贵妃还在说着自己的感受。

她在冷宫多年,还活的这般清醒,可见内心修炼的很强大了。

桑烟喜欢这样内心强大的女子。

而跟这样的女子来往交流,总是有益处的。

“你说的有道理。

她诚恳接受意见“我的心一点不自由。还喜欢自寻烦恼。总是想太多,不想别人因我受累。

宣贵妃点头表示理解“善良本身没有错,但过分善良,就是傻了。每个人的能力有限。很多事,不要往自己身上揽。尽人事,听天命,无怨尤。

桑烟思量着她的话,不时点着头。

两人闲聊了一个上午。

离开时,桑烟环视一圈,看着昏暗闭塞的环境,寒酸落魄的摆设,还是往身上揽了一件事——到底是冷宫,不适合休养身体。

于是,她去清宁殿找皇帝了。

清宁殿主殿

贺赢还在抄写佛经。

一写一上午。

不仅手腕酸痛,脖颈也吃不消。

他便让裴暮阳帮他捏了会肩膀。

“皇上何苦亲自动手?

裴暮阳露出很心疼的模样,一边给他捏肩捶背,一边劝着“想当年,贺太祖登基后,去龙禅寺礼佛。那方丈要太祖下跪。太祖何其威武?朕乃现在佛,岂有现在佛跪过去佛的道理?

贺赢也是知道这桩祖上典故的。

他当年去龙禅寺,未必没有效仿先祖的意思。

只是——

“朕虽是现在佛,可惜,现在佛有了软肋,也只能跪一下了。

“皇上多情,堪比太祖。

裴暮阳更想说——这贺氏皇族惯出情种啊!

贺赢收回手,扶着额头,眼神有短暂的迷茫“裴暮阳,你说人是多情好还是无情好?

裴暮阳不敢说啊。

这个人,肯定是指皇上啊!

贺赢似乎也不需要他回答,自顾自地说“朕觉得自己变的不像朕了。大概是太平天子坐久了,难免沾染些儿女情长。

他的内心深处燃烧着征战天下的野望。

一直以来,也只有在战场,才有活着的感觉。

但喜欢桑烟,似乎也有这样的感觉。

克制着暴戾,小心谨慎去掠夺,去占有。

她是他最美的城池,一旦到手,便是一生的荣光。

“皇上,桑主子来了——

小太监匆匆进来传话。

贺赢觉得想什么来什么,心情很好,笑着看向殿外——

桑烟急匆匆而来。

她穿着芙蓉花色的宫裙,腰间系着飘逸的流苏,裙摆坠地,行走间,裙摆翻滚,像是荡漾着涟漪。

“小心点。当心摔着。

他对她真的是操不完的心。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走这么急?

他询问间,起身迎了上去。

桑烟喘了口气,摇头说“没什么事,就是宣贵妃,皇上,让她出冷宫吧。

她只是觉得冷宫荒凉,不适合修养身体,而宣贵妃也值得住好一点的地方。

但贺赢误会了。

当场脸色一变“你又想往朕身边推女人?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