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复联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善男信女

>

善男信女

线团团 著

善男信女 宋晚 现代言情 陆晟

正在连载中的现代言情小说《善男信女》,热血十足!主人公分别是宋晚陆晟,由大神作者“线团团”精心所写,故事精彩内容讲述的是:“对不起宝贝,是我没保护好你。”宋晚体贴安抚,“没关系,只是游戏。”可她神情失落,显然是难受的。裴季愈发自责...

来源:常读   主角: 宋晚陆晟   更新: 2022-11-26 03:45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善男信女》中的人物宋晚陆晟拥有超高的人气,收获不少粉丝。作为一部现代言情小说,“线团团”创作的内容还是有趣的,不做作,以下是《善男信女》内容概括:咖啡厅等着宋晚的不止裴季一人宋晚刚到,就一眼看到了陆晟换了件休闲的套头薄卫衣,人模人样的坐在裴季对面,悠闲自若的拿着手机拨弄跟坐在他对面黑着脸的裴季,对比鲜明“小姐,这边请”在侍者的带领下,宋晚来到桌前,还未落座,对面的江心妍就急切的朝她发难“宋晚,这是你的耳环吧”江心妍把那枚被陆晟‘偷去’的耳环拍在了桌上宋晚瞟了一眼,“怎么在你这儿?”“这话应该问你”裴季声音很沉,冷冷看着宋晚...

第14章

咖啡厅等着宋晚的不止裴季一人。

宋晚刚到,就一眼看到了陆晟。

换了件休闲的套头薄卫衣,人模人样的坐在裴季对面,悠闲自若的拿着手机拨弄。

跟坐在他对面黑着脸的裴季,对比鲜明。

“小姐,这边请。

在侍者的带领下,宋晚来到桌前,还未落座,对面的江心妍就急切的朝她发难。

“宋晚,这是你的耳环吧。

江心妍把那枚被陆晟‘偷去’的耳环拍在了桌上。

宋晚瞟了一眼,“怎么在你这儿?

“这话应该问你。裴季声音很沉,冷冷看着宋晚,“你的耳环怎么会在陆晟那儿。

宋晚脸上的茫然半分不虚。

“我不知道。

话落,她反过来问陆晟,“陆少,我的耳环怎么会在你那儿?

“装什么糊涂?江心妍忿忿,“你就是故意勾引我表哥。

被勾引的陆晟,坐在位置上没有半句话,掀着眼皮,饶有兴致的看宋晚狡辩。

“我没有。

宋晚否认,转而同裴季解释,“你要相信我,我跟陆少什么都没有。

但现在一心觉得自己被绿的裴季根本听不进去。

压着满腔怒火,重重道,“那你怎么解释你的耳环?

宋晚还能怎么解释?

转眸就用她那双勾人又无辜的眼睛看向陆晟。

“陆少,这是怎么回事?

宋晚第二次把问题抛给他。

再装鸵鸟默不作声,就说不过去了。

双腿交叠懒散而坐的陆晟,调整姿势,坐直后,他端起面前的咖啡。

“玩游戏不小心欺负了嫂子,是我的问题,以咖啡代酒,给嫂子赔个不是。

话是这么说,脸上却是半分诚意都没有。

“什么游戏?

错过昨晚最精彩部分的江心妍显然不知道这茬。

陆晟说,“无聊的接吻游戏,裴季也知道。说罢,看向裴季,“我不都跟你说过,一个游戏,你难不成还介意?

裴季一顿。

他是怎么都没想到,陆晟当时说的会是宋晚。

介意!

怎么可能不介意,自己兄弟亲了自己女朋友。

还TM咬!

可偏偏–

是游戏,且自己还参与其中了。

看一眼对面的陆晟,和身边的宋晚,深知游戏规则的他,不知这火该从哪发。

憋屈的坐不住,裴季说,“我去抽根烟。

裴季带着情绪离场,陆晟朝宋晚扬了扬下巴,“不去哄哄?

宋晚瞥一眼已经跟上去的江心妍,“不是有人去了。

陆晟说,“明眼人都看得出来,妍妍比你更在意裴季。

“明眼人也都看得出来,裴季两头骗两头哄。宋晚有点讽刺,“你可真是疼妹妹的好哥哥。

陆晟满不在乎,“我只管她喜不喜欢,可不管别的。

“也是,偷鸡摸狗的事都干了,连自己的脸面都不管还能管什么。

句句都在骂他。

陆晟挑了下眉,“生气了?

“不至于。宋晚十分好脾气,她甚至朝陆晟笑。

“早知道你为了让裴季‘误会’,连偷耳环的事都干的出来,我就该亲手打包一份自己的贴身内衣送给你,这样岂不是更刺激?

这笑多少有点冷。

陆晟看宋晚一眼,没吭声。

….

裴季再回来,看宋晚的眼神比之刚才更糟糕几分。

“起来,送你回去。

连声音都格外冷硬。

看来,江心妍这火拱的是不错的。

宋晚起身同裴季离开后,陆晟看向江心妍,语气沉沉,“以后没我的允许,不准乱翻我东西。

裴季带着气,把宋晚送至一半放下了。

说,“你自己回去,我有事。

裴季本是想借此让宋晚同他认错道歉,平一平他的怒火。

结果,宋晚语气平静,丝毫不知错。

“你忙你的。

宋晚这态度,裴季心里那口气更不顺了,伸手扯了把衣领,冷眼看着宋晚下车。

这边刚站定,车就‘轰’的窜了出去。

一阵强风带过,宋晚的头发被吹的乱七八糟。

她伸手随意整理两下,拿出手机。

裴季放她下来这地,出了名的难打车,不想浪费时间等待,宋晚干脆滴滴。

单下了一半。

有车停在了她面前。

宋晚下意识抬头,看到了陆晟。

敞篷的红色法拉利,陆晟手搭在车门上,对宋晚扬扬下巴,“上车。

宋晚看了陆晟两秒,面无表情的转开视线。

被宋晚无视,陆晟皱了皱眉。

紧接着他推门下车,不由分说将宋晚打横抱起来塞进车里。

关上车门,他说,“最烦女人给我摆脸子。

宋晚表情凉凉,靠在车背上,扯过安全带,故意冷嘲。

“有些男人就是没骨气,上赶子给人做司机。

“…..

还骂起劲了!

陆晟懒得与她计较,一脚油门下去,声音接踵而至。

“谁说我是给你当司机来了?

….

跑车的轰鸣声穿过横城的大街小巷,最后停在了南郊的一处私人会所门口。

看着门头烫金的‘九仓’两个大字。

宋晚瞟一眼陆晟,“喝个酒跑这么远,你也知道咱们见不得人?

那意思–

偷耳环还让人发现的时候,怎么没见他这么小心翼翼。

阴阳怪气的没完没了了。

要不说女人就是小气。

陆晟推门下车,看一眼坐在车里半分不动的宋晚,说,“我不保证这里没人认识裴季。

要说两人这关系,更见不得人的当然是宋晚。

“走吧。

果然,他上一秒话落,下一秒宋晚就下了车。

陆晟嘴角噙笑,他还以为,她有多天不怕地不怕。

两人走进大厅。

“陆少,贺少他们已经在上面等着了。

会所经理看到陆晟进来,立马迎上来。

陆晟点头,“知道了。

宋晚这才晓得,陆晟还约了朋友。

横城上流圈,也就那么一亩三分地,能跟陆晟玩在一起的,那自然都是圈子里的人。

“你能保证这里的人不会把咱们的事捅到裴季那去?

《善男信女》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