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复联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小说推荐›锦绣深宫

>

锦绣深宫

夏如卿 著

夏如卿 小说推荐 秋桐 锦绣深宫

《锦绣深宫》,以夏如卿作为故事中的男主角,是网络作家“夏如卿”倾力打造的一本小说推荐,目前正在火热更新中,小说内容概括:赵君尧皱了皱眉。教礼嬷嬷在他十岁的时候就教导他,不可贪口舌之欲,也不许他吃这样……重口味的东西了,吃完满身都是味道,有失礼仪。君子讲究的是仪容修整,举止得体,谈吐优雅。如果一个俊逸优雅的美男,浑身散发着麻辣烫的味儿,这画面……简直不敢想!赵君尧失笑:“朕不吃了,你吃吧!”“是!”夏如卿讪笑...

来源:阅文起点   主角: 夏如卿秋桐   更新: 2022-11-24 18:2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夏如卿秋桐是小说推荐小说《锦绣深宫》中涉及到的灵魂人物,二人之间的情感纠葛看点十足,作者“夏如卿”正在潜心更新后续情节中,梗概:御膳房虽然不明白,皇上怎么突然要这样的东西,但还是照着吩咐,用最快的速度做好,呈了上来一碗油汪汪的面,上边铺着肉丝,辣椒酱,酸豆角,酸酸的米醋味儿直往鼻腔里钻汤鲜味美面劲道,夏如卿兴奋的口水都要掉下来了“皇上,这个可好吃了,不如……您也尝一尝?”,她献宝似的小心翼翼说道赵君尧皱了皱眉教礼嬷嬷在他十岁的时候就教导他,不可贪口舌之欲,也不许他吃这样……重口味的东西了,...

第18章 朕的初吻

御膳房虽然不明白,皇上怎么突然要这样的东西,但还是照着吩咐,用最快的速度做好,呈了上来。

一碗油汪汪的面,上边铺着肉丝,辣椒酱,酸豆角,酸酸的米醋味儿直往鼻腔里钻。

汤鲜味美面劲道,夏如卿兴奋的口水都要掉下来了。

“皇上,这个可好吃了,不如……您也尝一尝?”,她献宝似的小心翼翼说道。

赵君尧皱了皱眉。

教礼嬷嬷在他十岁的时候就教导他,不可贪口舌之欲,也不许他吃这样……重口味的东西了,吃完满身都是味道,有失礼仪。

君子讲究的是仪容修整,举止得体,谈吐优雅。

如果一个俊逸优雅的美男,浑身散发着麻辣烫的味儿,这画面……简直不敢想!

赵君尧失笑“朕不吃了,你吃吧!”

“是!”夏如卿讪笑。

她有些不好意思,人家多优雅,不能把人往坑里带,还是……让她自己吃吧!

赵君尧午歇去了,夏如卿美美地把面条吃完,被宫人服侍着,沐浴更衣。

然后就躺在小房间的榻上,裹着被子甜甜地睡了起来。

窗外秋雨淅淅沥沥,到了晚上渐渐转成大雨,她还在睡。

傍晚,议政回来,赵君尧见她睡得迷迷糊糊,嘴角有些抽搐。

这丫头住在昭宸宫,还真是一点儿压力都没,能吃能睡的。

赵君尧脑补了一下,假如宁妃芸妃等人在昭宸宫住一天,那……那得做作成什么样。

额……赵君尧抖了抖鸡皮疙瘩。

算了吧,能吃能睡没什么不好的!

饿了就吃,高兴了就笑,这样挺好的!

脱了外衣,赵君尧在榻边儿上坐了下来,随手拿了一本书。

榻上,某人睡得正酣!

赵君尧忽然想起什么,勾了嘴角“头回见你,你就睡在这儿,是不是格外喜欢这儿?”

“嗯哼……”她翻了个身,哼唧了一声。

转身一把抱住赵君尧结实的腰,然后猫儿般在他腰间蹭了蹭。

然后……一脸满足,继续睡了。

赵君尧一愣,石像一样瞬间僵住。

像有一支柔软的羽毛,在他的心里轻轻扫着,若有若无,却又奇痒难耐。

有一种心快要化掉的,难以描述的快感!

李盛安在不远处站着,恨不得把头埋在胸口里,他没看见,他什么都没看见!

活了这么大,跟在皇上身边儿这么久,自以为见多识广的他,何曾见过这情况!

真是要闪瞎了他的钛合金狗眼!

赵君尧索性把书一丢,伸出胳膊微微托着她的后背,轻轻吻了上去。

快接触到她的唇,赵君尧忽然停住。

等等!‘自己究竟在干什么’

吻?以前他对这种嘴对嘴缠绵的行为十分不理解,十分厌恶。

小老婆们要是想亲他?不好意思,直接拂袖离去!

可是,他怎么突然要干这事儿?疑惑!

他的睫毛好长啊……好帅……

一觉醒来就有帅哥豆腐吃,不亏不亏!

李盛安跑得比兔子还快,能不跑吗?要命啊!

站在门廊上看着哗啦啦的大雨,李盛安擦了擦额头的汗、

小柱子忙递上一块手帕,凑近问。

“师父,皇上传膳了?”

“传你个头啊!”,李盛安在他脑壳上敲了一下。

“没看见里头正忙着?”

“忙?”小柱子抓了抓脑壳。

心里头嘀咕皇上已经从御书房回来了,这时辰该是传膳的时候儿啊?

“走!赶紧走!待会儿再来!”,李盛安吩咐。

“可是师父,皇上要是传膳,跟前儿没人……”

“啰嗦,叫你走你就走!”李盛安恨铁不成钢地又敲了一下。

他这个笨徒弟!怎么这么笨呢!这都不明白!

可转念一想,要不是自己亲眼瞧见,谁敢往这上头想?!

李盛安明白了一个道理。

夏贵人是个特殊的存在,以后一定要客客气气的!绝不能为难!

想罢,李盛安也走了,顺带着还把宫人们都赶到了三丈以外!

皇上忙了一天了想放松放松,身为御前总管,他得全力配合啊!

当晚,皇上的晚膳足足比平时晚了两个时辰!

大雨下了整整一夜,于是……夏如卿在昭宸宫又待了一天。

直到第三天的五更时分,才叫人把她送了回去!

自那以后,御膳房和内务府的人待昭华阁更客气了!

不但没人敢克扣她的月例,反而还多出来许多。

夏如卿犹豫着不敢收,来人就悄悄告诉她。

“贵人主子放心,这些东西不做记录的!”

夏如卿点了点头,这才收下!

做戏要做全套嘛,她现在毕竟只是个“失宠”的贵人。

……

九月中旬,一匹快马带着家信、银票及一些首饰,从京城直奔江南某地。

沼水县是江南的一个小县,不大不小,不贫不富。

天灾也没有,百姓想要发家致富却也艰难。

夏渝夏老爷在这儿当了十余年县令,政绩基本是原地踏步。

无功也无过,降职倒不至于,升官儿?没门儿!

所以,自上任以来,他只见过一回京城御史,就是他中举那年,吏部下来的调令!

一晃十多年,当他得知有御史要来,激动的老泪纵横,早早去城外迎接!

“沼水县正七品县令夏渝,参见御史大人!”

自己没犯错,肯定不是罢免令!那么,一定是升官儿!

“夏老爷请起吧!”周御史说话客气,脸上却没什么表情。

夏老爷已到中年,身体发福,他从地上爬起来,堆了一脸的笑意。

“御史大人一路辛苦,下官已备宴席,为大人接风洗尘!”

夏老爷在官场混了十余年,虽然有些迂腐,但这些礼节套路,他还是知道的!

“不必!在下从京城赶来,时间紧迫,就不劳烦大人了!”

“有需求之处,自会登门拜访!”

说完,也不等夏老爷再说什么,便翻身上马,绝尘而去!

《锦绣深宫》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