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复联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武侠修真›下堂王妃

>

下堂王妃

沐六六 著

下堂王妃 楚思九 楚思玥 武侠修真

完整版武侠修真小说《下堂王妃》,此文也受到了多方面的关注,可见网络热度颇高!主角有楚思九楚思玥,由作者“沐六六”精心编写完成,精彩片段如下:那两家心有余而力不足,没有王爷宽裕呐。”陆道仁在边上听得不乐意了,阴阳怪气地哼一声,“你当王爷的膝盖是怎么肿的?若不是为了保你,他能去皇宫里跪一天一夜?”“闭嘴。”东方昊冷声喝道。陆道仁气呼呼地指着楚思玥,“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

来源:阅文起点   主角: 楚思九楚思玥   更新: 2022-11-24 15:3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高口碑小说《下堂王妃》是作者“沐六六”的精选作品之一,主人公楚思九楚思玥身边发生的故事迎来尾声,想要一睹为快的广大网友快快上车:北城门的马场,是一个经营性的场所由肃王府的宋佑打理他从江南往北方运送粮食,又从北方贩马匹下来每回运过来的马匹中,总有几匹顶尖的骏马,会带来这个马场,供业城的达官贵人们挑选另外,东方昊在业城北面的松岗岭,还建有一个大型的马场那里地势开阔,可以策马扬鞭,尽情奔驰简而言之,业城的高端马匹生意基本被东方昊垄断了……七月骄阳,日光很盛所幸这一世没有温室效应...

第070章:难道,是寒冰公子?

哎?不对。

怎么不是将她千刀万剐?

楚思玥眨了眨眼,极之欠揍地问了句,“那我会如何?”

东方昊被她气得笑起来,然而眸光阴恻恻,“你可以猜一下。”

楚思玥打了个寒噤,不说别的,光是那明晃晃的一刀已经刺激得她寒毛直竖了。

定一定神,她故作淡然地推他一把,“都谈好了,你可以走了。”

东方昊磨了磨牙,探起头看她,“你踢韩明珠的脚法,是从哪里学的?”

楚思玥张了张嘴,“踢一脚,还需要学吗?”

她能说她前世的闺蜜是跆拳道教练么?她经常去道馆等她,熟能生巧,看多了就会的么?!

东方昊黑沉沉地看她一眼,“之前怎么没见你踢过?”

楚思玥爆笑,“之前有机会么?”

东方昊噎得不要不要的,方才韩明珠拿簪子冲向楚思玥的时候,汪兴已经有了启动动作,他在后面,更加不会让韩明珠得逞,

没有料到,楚思玥腰腿笔直,裙摆轻扬,竟然踢出如此……飒爽的一脚。

脑子一晃,他想起那日逃命时,她把被单撕成条状,结绳从檐角落地的情景。

一般人哪里想得到这种方法。

而且还敢实践之。

他生出些疑问,似乎阿九的身上,有着他不知道的秘密。

“东方昊,你可以起开了么?”楚思玥轻轻地拍他。

这一回,他倒没有死缠着她,缓缓地坐起身,他转了话头,“阿九打算如何助我?”

关于这点,楚思玥确实有想过。

这两只皇子落井下石,赶尽杀绝,原本就是要收拾的。

她有自己的想法,但是在东方昊这里,不能漏了底。

贱贱地笑一声,她说得流利,“作为一枚有用的棋子,我会听从王爷的安排,您想我如何助您,我便会如何助您。”

话音刚落,卧房内的气氛,倏地沉寂了。

东方昊冷绷着脸,静静地看着她,眸光高冷,沉重又有力地搁在楚思玥的脸上。

许久,他淡淡地站起身来,声音生硬又刻板,“你只需要保住这条命,便是助我。”

楚思玥被他搞得心头发毛,垂下眸子不看他。

“我会尽力而为,自力更生,不让王爷费心。”

老半天没有声音,稍后,耳边传来“咔嗒”的关门声。悄没声息的,东方昊竟然走了。

楚思玥烦燥之极,躺到床上用力地翻了两个来回,心脏怦怦地跳着,又恨恨地咬起了牙。

这货到底想干嘛?

想干嘛?

想干嘛?

说什么没睡过别的女人,撩拨得这么来劲,关键时刻却提枪而退?

最后还跟她玩深沉?

百思不得其解,她也不怕热,气恼地用被子捂住了头。

*

威武将军府,书房。

老将军梅存良绷紧了面孔,坐于案几前的正座。

梅允腾坐于侧座。

他长得五大三粗,眼睛滚圆,平日里精力旺盛,有点不怒自威的劲头,此刻也是黑沉了脸,垂头不语。

梅存良怒其不争,眼眸沉沉地瞪着他。

“你打算如何收拾残局?”

“爷爷,这回若不是横空插了一个武林高手出来,孙儿已经得手了。”他不服气,磨着牙恨恨道。

“得手?”梅存良狠命地拍了一下桌子。

极响的一声“啪”,惊得梅允腾抬起头来,怔怔地看着爷爷。

“得手之后呢?你当肃王爷是吃素的?这一回你派出去的人都是些什么下场?鬼门兄弟被剁成烂泥,其余人缺肢少腿,一个不剩地尽数屠灭。”梅存良捂紧前胸,呼呼地喘着气。

“宅院被铲平,外室一刀毙命,你这个始作俑者竟然做了缩头乌龟,一个屁都不敢放,我威武将军府的脸面都给你丢光了。”

梅允腾也觉得面上无光,讪讪地说,“表弟吃了亏,我总要帮他讨回公道的吧。”

一块砚台朝他飞去。

他自小被爷爷打骂教训,躲得极是麻利。

砚台落地,又是极响的一声“啪”。

“公道?肃王爷招他惹他了?他没本事保下自己的王妃,却去暗杀楚思玥,这是哪一门子的公道?”

梅允腾也知理亏,但是这件事情摆明了不是这么理解。

“爷爷,您也知道的,怡王也是想争皇位的。咱们是他的母家,也是他最大的倚仗,关键时刻总是要帮的。之前跟着几家一起出动杀手时,您不是也没反对嘛。”

梅存良听得火大,使劲地拍一记桌子,“此一时,彼一时,那时人多,肃王爷就算吃了亏,也不会把目标定到威武将军府。之后韩、李两府受了威胁,不再动手。睿王聪明,跟着就罢手了。你做事不考虑后果,不知死活地往上冲,活生生地把威武将军府摆到了前台,还落了这么个下场。老祖宗们戎马一生,出生入死打出来的威名,都毁在了你的手里。”

他气得全身颤抖,指着梅允腾恨恨道,“你收拾行李,立时去青龙师傅那里闭关思过,三个月内不许回城。”

“爷爷。”梅存良惊声道。

青龙师傅住在城外一百里的深山老林之中,六亲不认,性格古怪又严苛,落到他的手上,不脱层皮,是回不来的。

又一堆古怪的东西朝他的面门甩去,还伴了一声怒吼,“还不快滚。”

梅允腾心惊,灰溜溜地逃窜出门。

*

夕阳西下,晚霞在天边漾出几浮绯红,清风徐徐吹过,街面上俱是匆匆归家的行人。

肖剑的心情还不错,今日先抑后扬,打了个大胜仗。

他唇角溢着笑容,一双精神的吊梢眼神采奕奕。骑在高头大马之上,缓悠悠地往肃王府的方向骑去。

高手都有气息感应,接近王府的时候,他突地感到一股森寒的气息,往前一步便加重一分。

心头一凛,眉心凝了起来。

但是他并不怕,天下武功第二的称号并不是他妄自封的。

这些年,他打过无数的阵仗,不过输给王爷一人而已。

大马缓缓向前,森严的气息愈来愈强。脑子微抽,他的眼前闪过一张寒凉的俊脸。

难道是寒冰公子?

他正想着,大马突地停住了,前蹄在地上冷踏了几下,浑身抖抖地嘶鸣了一声。

水寒冰,穿一身浅冰蓝的袍衫,身姿凌冽,眸光莹亮,悠然自得地等着他。

声音很平淡,没有什么情绪。

“打一场。”

肖剑有些武林高手的派头,浅浅地眯起眼,“为甚?”

水寒冰冷冷地瞟着他,“我需要赢你半招。”

……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