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复联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霸道总裁›咬红唇

>

咬红唇

二十四桥 著

咬红唇 池鸢 霍寒辞 霸道总裁

火爆新书《咬红唇》逻辑发展顺畅,作者是“二十四桥”,主角性格讨喜,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小叔。”池鸢脸颊泛红,褪去了平日里的果断和清醒,“你说的催产素,血管升压素,它们会给人提供长期的幸福感,多巴胺虽然短暂,但能把人吸引到一个有着炽热承诺的关系中,这才是人们选择结婚的原因。”她没忘了刚刚的问题,睡过去之前,咕噜了一句,“我和小叔不一样,我觉得爱不是幻觉,而是一种本能,有人与生俱来,有...

来源:阅文起点   主角: 霍寒辞池鸢   更新: 2022-11-24 12:31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网文大咖“二十四桥”最新创作上线的小说《咬红唇》,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霸道总裁,霍寒辞池鸢是文里涉及到的关键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池鸢顿时没胃口了,懒得继续听,直接进卧室换了衣服出来霍明朝依旧在无能狂怒,并且一边接着池潇潇的电话扭头看到池鸢已经出门,忍不住皱眉,“这么晚了,你还要去哪里?能不能有点儿羞耻心?你就这么缺男人?!”池鸢本就气恼他的一系列操作“我缺不缺男人你不知道?怎么,只准你找鸡,就不允许我去找两只鸭子?”霍明朝瞳孔微微一震,接着将手机砸了过来“你他妈再说一遍!你说谁是鸡?!”...

第4章 那小叔以后会罩我么?

扳回一局。

池鸢心满意足的坐回去,也不在意是不是弄湿了他的西装。

去壹号院的路上,两人都默契的没有再说话。

池鸢清楚,霍寒辞这么对她,并不是因为怜惜或者心动。

他站在食物链顶端,十七岁那年就在虎狼环伺的华尔街打响了名气,一手促成当年最大的企业并购案。

那场影响了大半个世界的商业饕餮盛宴,由他一手策划。

他的成名,是踩在万千枯骨之上,这样的男人,本就没有心。

池鸢觉得冷,忍不住打了个喷嚏。

一块干净的毯子扔了过来,她抬头望去,发现他单手在膝盖上的文件批阅着,并未给她眼神。

“小叔,谢谢啦。

接过后,她擦拭着还在滴水的头发。

壹号院大门就在前方,两扇铁门缓缓拉开。

饶是见过了大场面,池鸢还是被里面的造景吸引。

汽车最后在别墅门口停下,前排的简洲下车,恭敬打开了车门。

池鸢被外面的冷风一吹,冷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

小跑着跟上霍寒辞,忍不住得意,“小叔,我是不是第一个踏入这里的女人?

清隽的背影停下,池鸢一下撞了上去。

他的眼里有着几分笑意,指了指不远处还在修剪枝条的女佣人,“不是。

“那我总该是第一个爬床成功的女人吧?

下巴被人桎梏,她被迫仰头。

对上霍寒辞的眼神时,池鸢没来由的有些慌。

这场游戏是她要开始的,可什么时候结束,却不是她说了算。

“是。

回答的很坦荡。

池鸢一下子不知道该说什么,只觉得大脑骤然触礁,短暂抛锚。

等回神时,男人已经走远。

她深吸一口气,咬了咬唇。

又跟上去,没心没肺问道“那小叔以后会罩我么?

已经进入别墅大厅,他单手扯着脖子间的领带,那串佛珠黑得晃眼。

“看你表现。

这是要和她长期保持关系的意思了。

池鸢想到霍明朝,那点微末的后悔顿时消失。

霍明朝觉得她无趣,霍明朝的妈妈说她有分寸,池家人以为她乖巧。

但他们都错了,她是个疯子。

“小叔放心,我一定好好伺候您。

霍寒辞挑眉,漆黑的瞳孔里全是淡漠。

他解开脖子间最上面的几颗扣子,将她打横一抱。

“没腻之前,罩着你。

“小叔不嫌我在床上是个死人了?

这是还在记恨刚刚的事儿。

霍寒辞的主卧没开灯,直接将人按在了门上。

“不嫌,你躺着就好。

池鸢真庆幸自己有一副冰肌玉骨,有一张好样貌。

来不及思考太多,便又坠了进去。

两人的身体靠得最近,最亲密,灵魂却飘得很远。

池鸢太清楚了,霍寒辞他是极端,是能吞没一切的疯狂。

爱上霍明朝,她还能全身而退。

但若爱上霍寒辞,是万劫不复,是真正的浩劫。

*

她在壹号院又待了一晚上,早上回到公寓收拾了一番,就去了公司。

手机上有无数个未接来电,有的来自池家,有的来自霍明朝的妈妈陈雅茹。

昨晚那场家宴,因为霍寒辞的缺席,自然没能办下去。

不过她作为准儿媳,没能出场却是不礼貌。

她主动打了个电话过去,还未开口,里面便传来陈雅茹的质问。

“我不是让你看着明朝么?今早公司那边有人反馈,他已经半个月都没出现了。池鸢,你到底在做什么?

池鸢已经到了公司门口,抬头看着高耸入云的霍氏大楼。

“阿姨,他也不接我电话。

“那你不知道去找?池鸢,我以为你是聪明人,我把你安排进霍氏,就是希望你看着他,现在他小叔回来了,霍氏内部肯定会动荡,你是京大金融专业的高材生,应该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霍寒辞此前极少坐镇霍氏,他一直在国外进行远程操控。

即使是这样,从他接手霍氏以来,业绩也节节攀升,股价更是翻了几倍。

如今他回来了,那些在霍氏高楼上混吃等死的蛀虫,自然该慌张了。

“池鸢,你自己好好想想吧,你若是看不住人,那这联姻,我想也没什么必要了。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