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复联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古代言情›精品外室变正妻,你当公主是摆设?

>

精品外室变正妻,你当公主是摆设?

弦公子 著

冷澜之 古代言情 沈逸之

小说《外室变正妻,你当公主是摆设?》新书正在积极地更新中,作者为“弦公子”,主要人物有冷澜之沈逸之,本文精彩内容主要讲述了:上一世,她一个堂堂公主,却下嫁到侯府,全心全意得爱他,帮扶他,甚至还给他养义子。可到最后她才发现,这哪里是什么义子,分明是他和外室的孩子,还是条养不熟的白眼狼……当他把那个女人带回家时,她才知道,这辈子错付了,可万万没想到,他还狠心到要了她的命!再睁眼,她回到了从前,事情还有挽回的余地。她,一国公主,给别人做替身?真是天大的笑话!真当她皇室没人了是吗?就在她杀红眼的那一刻,一双温热的手握住了她……他:“这种小事,微臣来就可以了,莫要脏了公主的手!”上一世,他没机会护住她,这一世,她给他这个机会!...

来源:tjtsjzddi   主角: 冷澜之沈逸之   更新: 2023-09-08 12:03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今天安利的一篇小说叫做《外室变正妻,你当公主是摆设?》,是以冷澜之沈逸之为主要角色的,原创作者“弦公子”,精彩无弹窗版本简述:血迹顺着他纯白的衣袍缓缓流下,很快便在地上形成了一个小血泊。“来人!”“哎呦我的爷!”阿北闻讯赶来,看到那刺目的鲜血瞬间白了脸。本该沉寂下去的平南侯府突然热闹了起来,下人跑去找大夫,阿北将沈逸之扶到了床上躺好。沈逸之摆摆手:“你去锦绣苑向公主告罪,就说我受伤了,无法侍寝,让她不用等了...

第10章

沈逸之十分笃定“此事做的很隐秘,她断然不会发现。过几年安儿长大成才,我再想办法让她名正言顺地出现在人前。

赵氏心下一突“名正言顺?你想做什么?

当朝驸马这个身份好似十分显贵,却不能如同寻常人家的男子一般纳妾,便是通房丫鬟都不能有。

他怎么让那女子名正言顺地出现?

赵氏有些心慌“儿啊,你可千万别做蠢事,别害了咱们侯府。

沈逸之自信道“娘请放心,不会有事的。

赵氏忧心忡忡,但事已至此,她也不敢横加干涉,担心一不小心走漏了消息,他们平南侯府被扣上一个欺君之罪!

赵氏离开后,沈逸之便进了书房,执起一本兵法研读了起来。

待到夜幕降临,下人来询问是否备水沐浴,他剑眉蹙起,忽然觉得自己与宫中那些被脱光扛着去侍寝的妃嫔没什么两样。

可他乃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怎能给女子侍寝?

要侍寝,也该是那女人给他侍寝!

简直有违纲常!

他心下厌恶的厉害,冷声道“暂且不必,我一会儿还要练剑。

他提剑来到院中,婉若游龙将长剑舞的虎虎生风。

不知过了多久……

“哼!

沈逸之一声闷哼,长剑脱手落到地上,剑刃上染着红色的鲜血。

血迹顺着他纯白的衣袍缓缓流下,很快便在地上形成了一个小血泊。

“来人!

“哎呦我的爷!阿北闻讯赶来,看到那刺目的鲜血瞬间白了脸。

本该沉寂下去的平南侯府突然热闹了起来,下人跑去找大夫,阿北将沈逸之扶到了床上躺好。

沈逸之摆摆手“你去锦绣苑向公主告罪,就说我受伤了,无法侍寝,让她不用等了。

阿北唤来一个丫鬟照看驸马,他则是领命去了锦绣苑。

然后就看到,锦绣苑外并未点灯。

非但没有点灯,锦绣苑的门还紧紧闭合着,一声声琴音宛若流水叮咚缓缓溢出,十分好听。

阿北不会弹琴,但驸马年少时有盛京才子的美称,琴棋书画的技艺均是不俗,阿北跟在驸马身边,多少也有些鉴赏的能力。

他隐约听出,这琴音里所传达的情感似乎是……很欢快?

欢快?

不确定,再听听。

两刻钟后。

阿北回到腾云苑。

侯府一直有府医,府医已经来过了,为沈逸之包扎好了伤口。

沈逸之斜倚在床边,手握兵书,苍白的脸在昏黄的烛光的照耀下越发苍白病弱,减弱了几分冰冷与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冷漠。

听到动静,沈逸之抬头看去,见阿北的神色有些奇怪,他心中了然“她为难你了?

她等圆房等了六年,今日终于有机会了,他却受伤了。

她舍不得对他发怒,便只能为难下人了。

阿北沉吟道“小人……没见到公主。

翻书页的手一顿,沈逸之不解抬眸“没见到?

阿北垂下头,不敢去看驸马的表情“锦绣苑已经落了锁,门口也没有点灯。

唰。

平整的书页上蓦地出现了一个口子。

锦绣苑。

冷澜之轻抚琴弦,红唇微微勾起,眸中漾起了笑意。

晓柔端了燕窝进来,忍不住问道“公主怎么如此开心?

冷澜之微微笑道“想起一件开心的事。

她年少时最喜欢做的事情便是追着沈逸之跑,为了得到他的关心,她费了不少心思。

还记得在一场宴席上,她不小心打翻了茶杯,手背被滚烫的茶水烫出了一片红,她捂着通红的手背来到沈逸之面前,委屈巴巴地告诉他她被烫伤了。

那时他是怎么说的来着?

噢。

“受伤了就找御医,我又不会疗伤。

过了几个时辰,他让人送来了烫伤膏。

他总是这样,一面当面拒绝她,一面又在事后表现出关心。

她的一颗心就是被他这样的高明手段稳稳吊着,以为他也是心悦自己的,只是碍于身份而不敢表露心思,才会一腔孤勇地选择继续爱下去。

忽然,院门被人敲响,有人来通秉“启禀公主,驸马受伤了!

晓柔面色一变“驸马怎么会受伤?

冷澜之停止抚琴,淡淡道“去问问不就知道了?

不多时晓柔就回来了,表情凝重道“驸马是在舞剑的时候不小心划伤了手臂,流了好多血。

“这样啊。冷澜之并不意外,不语气颇为淡然。

晓柔一怔“公主,我们不去看看吗?

冷澜之伸了个懒腰“熄灯休息吧。

晓柔表情懵懵的。

往常公主若是得知驸马受伤了,定然会心疼的不行,说不定连衣服都来不及换就会去关心驸马的伤情。

今日……是怎么了?

莫非,是被驸马伤了心?

锦绣苑的灯,全部熄灭。

累了一天,冷澜之很快就睡着了。

忽然,院门再次被人敲响。

晓柔去开门,看到门外的人却是变了脸色“夫人。

赵氏屁股还疼着,但还能行动,只是行走间会牵动伤口。

伤口一疼,她本就愤怒的心情便更加愤怒了,怒气冲冲地质问“公主呢?

晓柔见她脸色不好,坚定地拦在了门口“公主已经休息了,夫人有事明日再来吧。

“胡闹!赵氏怒极“她的夫君受伤了,她不去侍疾,睡什么觉?她是怎么睡得着的?

晓柔不知道如何回答,干脆便不回答“夫人慎言,有事等明日公主醒来再说吧。

“狗奴才,给本夫人让开!赵氏用力一推。

平南侯府建府不过二十来年,在此之前赵氏一直在田间地头里劳作,便是后来养尊处优了二十来年,她的力气也不是晓柔这等自小养在宫里的姑娘能比的。

晓柔被推的一个趔趄,险些摔倒。

赵氏气呼呼地闯进了院里。

晓柔见她面色不善,顾不得生疼的肩膀,就要去拦。

忽然,房门“吱呀一声打开,冷澜之披着披风站在门口,冷冷看着赵氏“不经通传便敢闯本宫的住处,婆母是想造反吗?

似是被兜头泼下了一盆冷水,赵氏的火气被浇熄了不少。

她可没忘记那十大板。

转念一想,那顾典司这会儿又不在,于是又豪横了起来“有你这么当妻子的吗?你的夫君受伤了,你竟看都不看一眼?

冷澜之纤细白腻的指尖捻着一缕秀发绕啊绕,红唇微勾,缓缓开口。

小说《外室变正妻,你当公主是摆设?》试读结束,继续阅读请看下面!!!

《精品外室变正妻,你当公主是摆设?》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