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复联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悬疑惊悚›月下归途

>

月下归途

一只虾子 著

徐典 悬疑惊悚 李久川

经典小说《月下归途》是网络作者“一只虾子”的代表作。无错版精彩剧情描述:“嘿,whoareyou,美女?”李久川醒来,瞥见一旁坐着的人,有气无力的问。那人听了抬眼看他,无语了几秒说:“你试一试能不能坐起来。”李久川听着这明显是男人的声音,说:“原来是美丽的男同学。”说完,李久川稍微动了动身体...

来源:fqxs   主角: 李久川徐典   更新: 2023-01-22 11:09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月下归途》是网络作者“一只虾子”创作的悬疑惊悚小说,这部小说中的关键人物是李久川徐典,详情概述:两人换到一个靠近舞台角落的一个位置,看着台上的几人,看氛围估摸着是已经到最后两三首了,两人就慢慢悠悠喝着等她老姐台上的音乐突然停止,聚光灯突然聚到一抱着琵琶的女孩身上,只见她右手突然发力,柔弱无骨的手瞬间筋骨分明,在一层薄的有些透明的皮肤下像有灵魂般交错起伏,更是快得看不清哪根手指到底拨动了哪根琴弦,一串琵琶音炸开,气势磅礴,忽急忽缓,半音居多,虽是印象中历史悠久空灵娴静的中国乐器,因着这多数的......

第5章 柳氏之墓

男子坐在窗边的沙发上,身体倾斜,头轻轻靠在支撑在沙发扶手上的左手肘上,乌黑的长发从冷白纤细的脖颈和背脊倾泻而下。右手拿着一本翻到一半的线订本发黄的书,窗外一束阳光正好洒在他的侧脸,随着视线而动的睫毛扑闪扑闪,阳光好像要从骨骼透过去,像温润透光的玉石。

床上躺了几天的男人手指微微颤动,眼睛慢慢睁开。这昏了许久,这并不强烈的阳光让他觉得刺眼和恍惚,皱起眉头眯起眼睛打量起这个不大的房间,灰绿色的墙上固定着几根形态各异的木桩,上面装裱华丽书的和线订泛黄的书没有章法的穿插排放、房间实木地板上米白色的地毯倒刚好打破这单色块复古墙体的沉闷,窗边棕色皮质沙发上坐着一个映衬得宜的瑞凤眼高鼻梁长黑发的美人。

“嘿,who are you,美女?李久川醒来,瞥见一旁坐着的人,有气无力的问。

那人听了抬眼看他,无语了几秒说“你试一试能不能坐起来。

李久川听着这明显是男人的声音,说“原来是美丽的男同学。说完,李久川稍微动了动身体。“啊啊啊!

“你还是继续躺着吧那男子说。

“痛痛痛!李久川龇牙咧嘴。

“能活下来就不错了。

李久川使劲闭上眼挤了一下眼睛,想从这许久不见刺眼的光里寻到清晰的视野。

窗边美人抬起头,放下书,看着李久川问“你叫什么名字。

李久川愣了愣,没想到他比自己想象中还正经。

“李久川。

“我叫徐典,和你一个学校,你这伤还得一两周才好。

李久川收起嬉笑的表情,说“你救了我?

“举手之劳。

“柳氏后人呢?

“死了。

虽然是意料之中,李久川还是闭上眼不想说话。

徐典瞥了一眼李久川,看他那有些萎靡不振的样子说“她是自散元神的。

李久川还是闭着眼没动。

“我找到你们的时候她的身体里连一丝气都没有了,如果是伤重而亡,短短时间不可能这么干净。

“我知道。

既然他知道,徐典也就继续看书。

李久川睁开眼看着天花板,眨巴眨巴。

“你记得去年网上揭露儿童诱奸案那个事儿吗,那柳氏后人是柳音的妈妈,柳氏只剩他俩了。家族,家人都没了,最后的异乡人,靠什么活着呢。她冲向陈旭旭的时候已经在散气,但是她收不住那一掌,陈旭旭更抗不下,她料定了我会出手。

徐典没抬头,继续盯着那本泛黄的书,又是一场长长的静默。

“美人,我饿啦,没力气,我要吃炸鸡!李久川直挺挺地躺在床上,突然脑袋转向徐典嚷嚷“可乐多冰。

徐典撇了李久川一眼,放下书向房间外走去。

“美人还要亲自出去买吗,点个外卖就行了嘛。李久川一副欠揍的样子,眼看徐典不理他,走出了房间,又嚷嚷了两声“喂,喂!

李久川一个人躺在床上百无聊赖了半小时,徐典才端着一个托盘走进来,上面几个碗冒着热腾腾的蒸汽,李久川见状深深吸了一大口气,可是却没有想象中的食物香气,反而一股子药味还混杂了其他不知道是什么味道的臭,顿时干呕了两声,扯得身体剧痛。

“谋杀!谋杀!李久川痛的扯着被子泪眼汪汪,委屈巴巴。

徐典嫌弃的看了他一眼,直接把李久川手里的被子扯开,在李久川胸口的位置放了一张小木桌,又把托盘放在上面。李久川立马捏住鼻子,恐惧的看了看那四碗黑乎乎的东西,又看看徐典。徐典吧托盘上的吸管往左边那碗一甩,说“自己喝。便悠哉悠哉的拿起桌上一个竹筒的小杯子,走到沙发坐下,取下盖子慢慢悠悠的喝起来。

“你自己喝什么好喝的,给我喝这个臭烘烘的东西!李久川一直捏着鼻子,皱着眉。

徐典喝了两口,见李久川不喝,轻飘飘的说“你不喝就不喝吧,反正今晚你死了跟我没关系。

“什么意思,我不喝晚上会死?李久川试着运身体里的气,还是不行,但是明显感觉到炼风还在有些存留。

“你身体里那个东西每晚都会发作,你醒之前我都是用药吊着你的五脏六腑的,加速恢复的速度,也只能到刚刚维持的程度,这药你一天不喝,当晚你就扛不住这东西穿烂你的五脏六腑。

“那我昏迷的时候是怎么喝的啊,这么多,我这梦里也没尝着苦呀。李久川听完,还是不情不愿的看着那几碗散发恶臭的药。

“我嘴对嘴喂你喝的。徐典挑挑眉,翘起二郎腿一晃一晃,端起竹杯继续喝他的。

李久川犹如五雷轰顶,想和徐典决一死战,可这连坐起来都做不到,咬咬牙,只好做一个识时务的君子。看着徐典贴在竹杯口沿的嘴唇,咽了咽口水,拿起吸管默默喝完了四碗药。

喝完,李久川越来越觉得不对劲,为什么要救我,还知道我在后山,还···嘴对嘴喂我药,他不会是暗恋我跟踪我吧,想到这儿,李久川看看自己的衣服,已经被换过了,想了一会儿,支支吾吾小心翼翼的开口“那个····哥们儿,谢谢你救我,确实我是个有恩报恩的人,就是吧····这个我还没谈过恋爱呢,那什么,我还想尝尝爱情的苦,就是说吧,我爸妈可能也不会同意,不是我对你有什么看法,就是说那个,我···

“怎么,男的就不行?至于你爸妈那边我会去说的。徐典打断了李久川的话,站起身,慢慢向李久川走去,眼睛死死的盯着他。李久川大脑疯狂运转,也只能眼看着他逼近“你别过来啊我告诉你,你这是趁人之危!强扭的瓜不甜!滚!李久川拉住被子死死的罩住自己,却感觉胸膛一股暖暖的气流入,掀开被子,徐典正单手给他渡气,长发从肩头滑落到胸膛,李久川呆了几秒。徐典展示了几秒就收回了手,憋不住笑说“得了吧,看你那怂样,我对男的可没兴趣。前几天给你渡气修补费了我不少力气。

李久川一脸无语,说“你是老六啊。过了一会又问“我这保守估计还有多久才能下床啊徐医生?

“我的药加上你自己理气,三五天就能下床了。

“漫长的喝药躺床的日子。对了,我的手机呢?

“在床头柜里。

李久川伸手够了够把手,拉开柜子摸到了手机。已经没电了,徐典拿来了充电器,开机后一连串的消息弹出来。其中陈旭旭的消息简直可以称为轰炸,大体可以看出来,陈旭旭在后山醒了之后,回到宿舍拉了几天肚子。李久川诧异,吃了这么多泥巴居然只是拉肚子,又一想,徐典估计在他昏迷时也对他做了一些处理,也就不觉得奇怪了。因为一直没找到李久川,也联系不上,这个臭小子居然去告诉了导员,还好看消息看见的早,不然导员都要报警了。李久川一一回复了那些消息框。

三日后,李久川能起身了,便拉着徐典去了柳音的墓前,想着去上几柱香,结果发现旁边多了一座新坟,居然是柳氏的墓,也不知道是谁安排的,想必也是心中尊敬他们母子,想着让他们能在一起。李久川环顾了一下,看到柳音的墓碑前堆积着各种程度枯败的花,想必其中也有那几个至今还未开口的在场人的花吧。

两人给两座坟前都上了香,尽了礼仪后便起身往回走。

“你现在准备去哪儿?李久川伸手搂住徐典的肩膀,这几天徐典照顾他的饮食起居,两人也渐渐熟络起来,或者说是李久川单方面的熟络。

徐典双手揣着裤兜,长长的黑发扎成马尾在脑后,看了看李久川的寸头在这十几天已经长得乱七八糟,加上大病初愈苍白干裂的嘴唇和大黑眼圈,嫌弃的说“你这鸡窝头,别搂着我。我一会有事,先走了。

李久川摸摸头发,笑着说“居然长长这么多,估计你那药还加快了我头发生长的速度,走,陪我去理个发,你什么事,一会我也去。

徐典本想开口拒绝,想了想那烦人老姐的酒吧开业,她乐队还搞了个开业live演出,电话轰炸非要他去捧场,又想了想他让老姐给他在学校边租的房子,还是决定拉上李久川去一趟。

从理发店出来,李久川又变成了个精神的帅气小伙,就是身上那套徐典的睡衣皱皱巴巴,像片咸菜一样挂着。李久川也不管,听了徐典说他姐的事,就着这身行头就前往目的地了。

《月下归途》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

小说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