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小说尽在复联小说!

首页全部小说现代言情›柳下知秋

>

柳下知秋

Haribo逃跑计划 著

夏知秋 温柳 现代言情

看现代言情的小说,一定不要错过“Haribo逃跑计划”写的《柳下知秋》。精彩截取:”王姨是夏家工作的老人了,说是看着两个少爷长大的也不为过,对柳诗羽爱屋及乌,对夏知秋带回来的温柳也是一个道理。她摆摆手忙道:“您可是二少爷带回来的客人,哪有让您动手的道理?”温柳端着碗的动作没停,嘴上说着没事,心里却在想,说不定以后我跟您就是同事了。昨晚夏知秋并没有给她明确的回复,只留下一句今晚好好...

来源:fqxs   主角: 温柳夏知秋   更新: 2023-03-02 05:07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正在连载中的现代言情《柳下知秋》,深受读者们的喜欢,主要人物有温柳夏知秋,故事精彩剧情为:吃过晚饭夏知秋把温柳叫到了书房邱文那边只给温柳请了一天假,也就是说明天温柳要回学校上学了出于对适应新环境的时长考虑,夏知秋不打算给她转学,高中生还是不要折腾为好温柳在邱家的行李不多,夏知秋这次去也就把她的书本拿了回来,衣服什么的全丢在了邱家至于为什么叫温柳来,只是和她说一声明天会有司机送她去上学,违约金也已经付过了,现在的温柳是自由的“还有件事,三楼现在就住你一个人,你一个人可能会怕,......

第5章 留在他身边

第二天一早。

温柳早早地起了床,她还是个高中生,作息很规律,平日里五点半起床,收拾好六点之前出门,坐公交半小时到学校。

因为学校七点开始早自习,而班主任又很严格,要求他们必须早自习前二十分钟到学校,所以温柳只能被迫早起。

她轻手轻脚地下了楼,走到厨房里已经开始准备早餐的阿姨身边,轻声问道:“我来帮您吧。

王姨是夏家工作的老人了,说是看着两个少爷长大的也不为过,对柳诗羽爱屋及乌,对夏知秋带回来的温柳也是一个道理。

她摆摆手忙道:“您可是二少爷带回来的客人,哪有让您动手的道理?

温柳端着碗的动作没停,嘴上说着没事,心里却在想,说不定以后我跟您就是同事了。

昨晚夏知秋并没有给她明确的回复,只留下一句今晚好好休息就出去了。温柳摸不清他什么意思,只能怀着不安迷迷糊糊地过了一夜。

她这一宿睡得并不踏实,光是被噩梦惊醒就两回不止。最后一次醒来时也刚好离平时起床的点只差了几分钟,温柳干脆就爬了起来,至少先给夏知秋看看她的诚心。

前一晚,夏知秋离开温柳的房间之后,径直去了大哥的书房。

家里的事现在基本都由大哥做主,爸妈早就当了甩手掌柜,只不过这事在征求大哥意见以后,还需要爸妈的帮助。

温柳的情况特殊,凡事涉及未成年人就会变得麻烦许多。想要彻底将温柳从深渊里拉出来,第一步就是解决她那个丧心病狂的舅舅。

夏知秋站在秋沐夏面前:“哥,你有没有认识的律师?

秋沐夏抬眼看了看弟弟,兄弟两个说话不用打哑谜,他伸手扣上了电脑:“想帮那个小姑娘?

夏知秋点了点头,他们家每年都会往慈善机构捐钱,但是那些钱到底有没有帮到需要帮助的人,谁也不知道,与其这样还不如帮帮眼前的人。

可秋沐夏摘下了眼镜,一个猜测在心头涌现:“我看那个小姑娘长得有些像…

“哥。夏知秋打断了他还没说完的话,眉头也皱了起来,“我没有。

见弟弟不开心,秋沐夏抿了抿唇便没再说下去。

有了两个儿子,秋母夏父一直都很想再要个女儿,但是因为年纪大了就打消了这个心,眼下听二儿子问愿不愿意温柳留下来给他们做女儿,二老自然乐意,直言道温柳如果想留下他们怎么都好。

夏知秋松了一口气,无奈地想,做佣人她都能接受,更遑论做养女。

忙了一晚上,夏知秋成了全家最后起床的,他打着哈欠下楼,看着餐厅里坐得整整齐齐的一家人不觉有些震惊,小孩子不是最喜欢睡懒觉吗,怎么这么早就起床了。

随即王姨便开口解答了他的疑惑:“哎呦,温小姐不到六点就起来了,还在厨房帮我做事。

“这么好的孩子要是我家的多好。

已经吃完饭的秋母一听这话心中警铃大响,嗔怪地看了王姨一眼,亲亲热热地摸了摸温柳的小脸:“我要是也有个女儿就好了。

顾不上自家妈妈的暗示,夏知秋精准地从王姨的话里读出了关键信息,有些无奈地摇了摇头,这孩子怎么还真觉得自己会留下来做佣人。

他下楼坐在温柳身边,和父母大哥大嫂打了声招呼。女孩的样子依旧拘谨,见他坐下忙倒了杯牛奶给他,夏知秋将这一连串的动作看在眼里,女孩讨好的样子属实扎眼。

他轻轻拍了一下温柳的手,放轻了声音柔声道:“别乱想。

谁知这话一出温柳更慌了,他这话什么意思,是不想留下自己,连做佣人都不行吗。

心底的慌张逐渐膨胀,一直以来寄人篱下看人眼色的生活导致温柳心理素质不算强大,过于紧张的时候会过呼吸已经是常事了。

那一点几乎不可见的恐惧掺杂在慌张中促使她不由自主地抽噎了一下,声音不算大,却足够夏知秋听见。

初见时温柳可怜兮兮的模样还在脑海里未曾散去,夏知秋侧头看向脸色又变得极差的可怜小孩,忙去伸手握住了再度变得冰凉的小手。

“别赶我走。细不可闻的声音传来。

夏知秋心脏像是被人狠狠攥了一把似的,他握紧了温柳的手:“别怕,不会赶你走的。

吃过早饭,一家人像是开家庭会议似的聚在了会客厅。佣人搬来了一把椅子,温柳这次则坐在了这一家人的正对面。

而不等温柳的小脑袋瓜又开始乱想,夏知秋就开了口:“会说谎吗?

温柳:什么?

夏知秋推了推鼻梁上的眼睛正襟危坐,昨晚他们咨询了律师,温柳的情况是父母双亡,本来是外婆作为她的法定监护人,可后来外婆又去世,监护权就到了舅舅手里。

他们打算以监护人侵害被监护人权益为由向法院申请变更监护人,而这需要温柳说一个小小的谎言。

“你就说我和你妈妈是多年的好友。秋母有些心疼地看着面前端坐着的女孩,“这样我们就可以拟定协议向法院申请变更监护人。

“你的指定监护人会变成我。

“如果你同意的话,我们以后就可以一起生活了。

突如其来的好消息砸得温柳懵懵地,连句话也说不出来,直到秋母以为她不愿意,才蹭地站起来,声音都染上了哭腔:“我愿意。

夏知秋能救她一次已经不易,现在居然愿意帮她第二次,几乎到了平常人也许根本就不赞成的地步。

这一家人甚至愿意为了自己走这样复杂的程序。

温柳看看秋母,又看看柳诗羽,继而又将视线转向了夏知秋,她有些不敢相信地开口问道:“这是真的吗?

这一句话逗笑了全家人,连秋沐夏都轻笑了一声。

夏知秋摘下眼镜,从沙发上起身,走到温柳面前揉乱了小姑娘的头发:“假的,你现在还在做梦呢。

《柳下知秋》资讯列表:

为您推荐